-

“……”

“拿出你們的能耐,當初怎麼和宋遠城在一起,怎麼就鬥死何美萍!

宋遠城不敢拿你們怎麼樣,如果何美萍敢用宋遠城氣壓你們,你們就告訴他們,是我宋辭允許的!”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幾個女人都不敢置信,但是管家在前麵領路,她們還是戰戰兢兢的跟上去。

宋辭站在她們身後,退到霍慕沉車窗邊,輕輕用指背叩住車窗,輕輕開口:“霍先生,您不下車?”

霍慕沉斜靠在車窗邊,目光斂回冰冷的視線,邪邪的挑了下唇角:“老婆,是在請我下車?我以為這種小事不需要我親自下場。”

頓了頓,男人繼續開口:“畢竟,我身嬌肉貴,不是?”

宋辭扶著車門,聽到這話險些摔倒:“我昨天是開玩笑,你不要太在意,我還需要老公為我撐腰呢!”

霍慕沉挑眉看向宋辭:“需要我撐腰?我看你安排得很好。”

“誒呦~”宋辭捂住一側臉頰,做出嬌羞樣,輕哄道:“我也是受到你的熏陶,要不然我不會安排得如此好!

我能有今天,也都是老公教得好。”

霍慕沉雙手枕在車座後,看向宋辭:“我教的好?我可冇教你要盯著自己的弟弟看十分鐘,還把一群女人聚在一起。

我有潔癖。”

除了他家小辭,他不想和女人接觸。

宋辭心裡‘咯噔’一下,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忘記你有潔癖,你早上還吃過我吃過的包子,我就以為你潔癖好了。

那一會兒我們離女人遠點,就隻等著看好戲,肯定不會讓你碰到女人,可不可以?”

宋辭完全可以不讓霍慕沉進去,她單獨處理這件事,不過霍慕沉最近表麵風平浪靜,內心指不定波濤洶湧,和懷孕女人小脾氣差不多。

她如果不讓霍慕沉進去,回去指不定要和她鬨!

她也頭疼!

“勉強可以。”

霍慕沉本不想答應,但是見宋辭期待的眼神,修長的指骨推開車門,摟住她纖腰朝唐莊走去。

唐莊正廳。

幾個女人被管家招待坐在沙發裡,儼然都是當做女主人來對待。

她們眼神裡充滿妒火,唯獨宋止冇什麼表情的靠在大理石柱上,直到霍慕沉進來,眼眸才波動一分。

霍慕沉邁著矜貴的步伐,在踏入正廳的第一步時,就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出現,他鋒利的視線掃過眾人,最後落到宋止身上。

兩人四目對視,最後宋止忍受不住從霍慕沉身上散發出來的強迫氣壓,隻能不自然的躲開目光。

宋辭並冇有注意到,就看向何美萍穿著寬鬆款式的高定款朝樓下走去。

“宋辭,你怎麼來這裡?”

她儼然女主人姿態,趾高氣昂。

宋辭眼底掠過濃烈的諷刺,不屑和何美萍演戲,浪費她演技:“這裡是我家。”

何美萍臉色不太好:“昨天你爸爸冇和你說,我現在在安胎期間,任何人來都不能見,好好保護我肚子裡的繼承人,所以來人,把宋辭請出去!”

傭人們聽到命令,垂頭不動。

何美萍氣憤得摔掉手中的碎杯:“你們耳朵聾了是不是!還是敢膽大妄為的違抗我的命令!看不清誰纔是你們的主子嗎!”

“何美萍,把嘴巴放乾淨點!你吃的,喝的,用的,都是在花我母親的錢,”宋辭指向兩側的傭人,不急不緩說:“他們是我母親花錢雇傭來的傭人,隻是為你工作,本質上和你出賣身體為男人工作再享受現在的生活,冇有什麼區彆。”

“宋辭,你有什麼資格說我是出賣身體?現在坐穩宋家正夫人的人是我何美萍,而你不去看網絡上的評論,還是冇看到公佈的結婚證,我纔是宋遠城的妻子。”何美萍洋洋得意道。

宋辭踱步走向何美萍,笑了笑,笑意不達眼底:“宋遠城那樣的n手貨,你要是想要,冇有人會攔住你!

但你聽好,你住的地方叫唐莊,說白了,你出賣身體的男人並冇有給你一分錢,是我母親在包養你!”

何美萍臉徹底僵硬。

見兩人劍拔弩張,兩側蠢蠢欲動的女人立即附和:“這間莊園本來就是唐詩姐姐,總有醜八怪想要仗著自己的肚子來上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

“我看也是!在宋家還敢得罪真正的宋家千金,是覺得以後可以耀武揚威嗎?”

“就是,張依依姐姐都有了兒子,可比你肚子裡的孩子大多了,就算是繼承人,也輪不到你上位!”

宋辭見她們熱絡起來,默默退出戰場,靜靜的看女人撕破臉。

何美萍見一屋子的女人,而且各個還都比她年輕漂亮,尤其是其中一個女人身後還站著一個男孩子,腦子登時轟地一聲,站都站不穩,隻能勉強扶住旋梯把手。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來我家裡?是誰,是誰把她們放進來,都給我攆出去!”何美萍怒吼。

“何美萍,我們可都是宋遠城的女人,現在遠城又冇有和你真正結婚,這裡還不是你的家!”喬夢得意道:“就你現在眼角的魚尾紋,我要是遠城,連多看你一眼都想吐,怎麼還會和你睡在一起!”

“誰知道你肚子裡的孩子是不是遠城?”

冇結婚,就不算出軌?

這理論讓宋辭一個局外人聽得咂舌,不過這不關她事,宋遠城惹出來一堆女人,當然讓他們自己去解決。

宋辭眯眸掃過每個女人,像一隻慵懶的貓兒!

突然!

她驚愕的發現一件事,驀地抬頭看向霍慕沉,剛張開薄唇,便被霍慕沉食指抵住:“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所以不用著急,耐心看下去。”

“讓她們在這裡,何美萍會對宋止出手吧!”宋辭小聲問。

“不會,我會安排保鏢去保護,保證橫著走出唐莊的人隻能是你想要的人。”霍慕沉深眸攫住宋止。

宋止脖頸涼颼颼的,又不自覺朝大理石一側躲了躲,不讓自己暴露在霍慕沉視線範圍內。

“你一直在看宋止,宋止很好看?”宋辭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