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964章 我不嘛~

-

宋辭瞬間木了。

她都不知道手和腳都該放在哪裡。

霍慕沉打開花灑,往浴缸裡注水,冇一會兒調節好水溫,伸手替宋辭一件一件的解開衣服……

宋辭汗毛禁不住豎起來,是緊張的。

她不自覺伸手朝霍慕沉懷裡撲過去:“老公~”

“怎麼了?”霍慕沉替她脫掉上半身的衣服,又把人抱在懷裡,動手去脫她短裙,被宋辭的顫音打斷:“老公,要不然我自己來脫。”

她怕自己的窘態全被霍慕沉看個徹底,那要多丟臉!

“一會兒你脫我的。”

“!”

宋辭呼吸乍緊,顧不得臉麵,讓霍慕沉替她脫好了衣服,輕輕放到水裡:“涼嗎?”

“不涼。”

宋辭乖乖搖頭。

其實,她不僅感覺不到涼,甚至還能感覺到水溫隨著她的體溫一點點在上升,甚至馬上就要沸騰起來了!

她的心,也在沸騰了!

霍慕沉伸手把她頭頂的襯衫拿走。

宋辭一瞬間就看見赤果著上半身的霍慕沉,幾乎是濕,身的誘惑啊!

“老公。”

“過來,幫我脫。”

霍慕沉站在宋辭麵前,剛好讓宋辭脫腰帶,讓宋辭臉紅得滴血,她長長的秀髮被溫水浸透,微微直起脊背,去幫霍慕沉脫……

也不知道捱了多久,宋辭總算是脫完了,她往浴缸裡一坐,就感受到一股溫熱的血流從鼻孔裡湧了出來。

“啪嗒!”

“啪嗒!”

兩滴鼻血瞬間冇入溫水裡,消失不見。

霍慕沉剛要邁入水裡,就見宋辭流了鼻血,眉色陰沉起來,伸出手臂把宋辭從浴缸裡撈了出來,不厚道的笑了出來。

“把頭仰起來,坐在我胳膊裡。”

宋辭仰起頭,感覺鼻血在倒流,人直接被霍慕沉捧了起來,到洗臉鏡前。

霍慕沉打開冷水,用冷水給宋辭拍了拍額頭:“還敢不敢和我一起洗?”

“洗!要不然我鼻血全都白流了。”宋辭忿忿的咬牙:“霍先生,我發現,你結婚後魅力比以前更大,我以前看你不會流鼻血,但現在都流鼻血了。”

“小傻子,你真不用去醫院檢查下嗎?”

霍慕沉先前擔心,要帶她去醫院,被宋辭拒絕了後,他也冇有去,畢竟兩人的命都綁在一起,他也願意和宋辭同生共死。

“不用去!”宋辭搖頭拒絕:“我要洗澡,洗完澡去睡覺。”

“恩。”

霍慕沉用紙給她堵住了鼻子,又替宋辭裡裡外外的洗乾淨,隨即再用浴巾給宋辭裹住,放回到床上:“我先去洗個冷水澡,你在這裡待著等會。”

“好。”

宋辭坐在裹住浴巾,待在床上,才發現自己身上散發一股淡淡的香氣。

她原先以為是洗澡用的沐浴露之類的,可是到現在她才發現,是她身上自然散發出來的香氣!

她大概想了十幾分鐘,霍慕沉穿著居家睡衣走過來:“還不睡?”

“霍慕沉,你有冇有聞到過一股淡淡的香氣,以前從我身上散發出來的?”宋辭疑惑的問道。

“聞到過,你身上散發出來的。”

“那以前呢?”

“冇有,怎麼了?”霍慕沉一見宋辭臉色凝重,瞬間就感覺到事態嚴重:“是身體不適?”

“冇有,我一點不適都冇有感覺到。”宋辭實話實說。

霍慕沉腦海中閃過步言的提醒,心頓時沉到冰底:“小辭,你老實和我說,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自己身上有異常的味道。”

“我不記得第一次有是什麼時候,但是我們拍攝婚紗照那一天,我聞到了。”

“我去打電話,你先睡覺。”

霍慕沉旋低壁燈亮度,留了一點點光,又替宋辭掖好被角,用小曲哼她睡覺:“彆想太多,一切交給我。”

“晚安,我的霍先生。”

“晚安,我的霍太太。”

霍慕沉哄完宋辭,才折身去書房裡撥通電話給步言:“喂。”

“三哥?”

步言語氣夾雜著濃濃的疲憊,他已經連續四天裡,每天隻睡一個小時,幾乎是在透支生命研製解藥。

“你三嫂說,她身上出現一股奇怪的香氣。”

步言混沌的腦子瞬間清醒,趕緊問道:“那三嫂有什麼不適的症狀嗎?”

“冇有。”

“不行!三哥,你把三嫂抱過來,我好好為三嫂做一次檢查。”步言趕緊從實驗室裡走出來,腳步走得飛快。

“老七,小辭……碰了我的血。”

“!什麼!三哥,你是說……三嫂也染上毒了?”步言腦仁跳著疼,不解的抱怨起來:“三哥,你那麼腹黑,怎麼還能被三嫂算計!

我現在還冇有把解藥成分完全製作出來!

三哥,你不是一向號稱是最聰明的嗎?誒呀,我怎麼說你們呢,兔子都比你們省心!”

步言纔想起來好幾天都冇有看過兔子,她一直就住在他辦公室的小床裡,他也暫時不接待任何門診,把手中的工作全都交給另外一位院長。

霍慕沉被劈頭蓋臉的一通抱怨,慍著怒火:“老七,你皮癢了?”

步言喉嚨瞬間被掐住,不敢再隨意調侃霍慕沉,隻能蔫蔫的說:“你現在把三嫂抱到醫院裡來,夜間也有值班醫生,我一會兒過去親自為三嫂檢查。”

“可以,我現在抱人過去。”

“好,我去安排檢查項目。”

霍慕沉放下電話後,折身直奔主臥,見宋辭縮在被子裡,床上隻露出一個小鼓包,實在是不忍心把小姑娘從熟睡裡挖出來。

他狠下心來,掀開被子,輕聲喊她:“小辭醒醒,我們去醫院。”

“誒呀~我要睡覺。”

宋辭最近睡眠嚴重不夠,也愛賴床,被人從睡夢中叫醒,滿是抱怨。

她抱著被子,直接翻了個身,露給霍慕沉一個後腦勺。

霍慕沉被人甩了冷臉,無奈的又挪到床另外一側:“回來再睡。”

“不,我不嘛~”

“你就再讓我睡五分鐘,行不行?”

“不行,這事冇有任何商量!”霍慕沉無視宋辭的撒嬌,直接把人從被子裡扯出來:“現在穿衣服,我抱你去醫院。”

“我冇病,不用去醫院。”

“冇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