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宴做這一切都是為許星辰!

他這種冷酷無心的人能幫助宋辭,怎麼可能!

霍慕沉摟住宋辭的肩膀又收緊不少力道,眼神裡儘是冷厲,偏頭囑咐:“最近少和外人接觸,就乖乖的待在我身邊。”

宋辭掏了掏耳朵:“霍爸爸,這句話說過不下一百遍,我就差一直被揣在褲兜裡,就不用每天在我耳邊說一次吧!”

霍慕沉撫摸她的脊背,讓她靠在懷裡更加舒服:“說一百遍,你給我記著?”

“我可不敢記著你的壞處,像什麼你把我零食拿走,還告訴我媽媽,還有打我屁股這種壞事,我統統都冇有記得。”

宋辭嘻嘻兩秒。

霍慕沉冷峻的麵容浮現出一絲玩味:“那小辭的記性真不好,我可記得你半夜吃冰激淩,得了腸胃炎,我半夜抱著你,折騰了全家人送你去醫院。

難怪,我家小辭是記吃不記打的性子?”

宋辭被他陰陽怪氣的懟了一通,不得已隻能轉移話題:“霍慕沉,等你病好之後,你想要做什麼?”

霍慕沉垂眸看她:“陪你。”

“陪我做什麼?”

“陪吃,陪喝,陪你……”

宋辭見霍慕沉又要說出什麼不可描述的字眼,急忙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不用陪,我要是病好之後,我就想安安穩穩生活,暫時不想去查幕後黑手。”

“我知道,不會再用你插手。”霍慕沉明白她心神太累,即便幕後黑手不跳出來,卻能讓宋辭心神都繃到極致,折磨到極點,精神狀態都不是太好。

他腳尖踢開包廂門,把人放在椅子裡。

霍席深和景連兮就坐在他們對麵。

霍慕沉摁住她肩膀,低低道:“等之後,我會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過幾天,我準備再去審問顧晴佳,參加婚禮時順便拜訪下許星瀾和薑錦城,她想對付我和何言,必然是知道些什麼。”

宋辭揉捏著眉心,內心暗想:“顧晴佳對她出手,許星瀾爆料出何言,要說許星瀾和顧晴佳冇有關係,她都不會相信。

宋辭自認為自己一直都不是聖母瑪利亞,但也不是鐵人,總要休息休息,才能繼續站起來打小賤人!”

“可以,我陪你去。”

“你們過陣子準備去哪裡?”景連兮不知道霍慕沉和宋辭在商量的事,隻當是兩人在商量項目,不經意間提及:“京城出來的項目。

小辭小時候就對機器人一類比較感興趣,這次對口的項目也是和e星項目相關,不如去把項目拿到。”

霍慕沉一聽,臉色驟沉,指腹不自覺撫摸著宋辭頸間細膩的皮膚。

“京城項目,誰告訴您的?”

“是景家,景家也準備投資,過陣子也會到京城去競標。我本來不過問景家項目,但是看到項目是小辭喜歡的部分,才留意下來。”

“景家也接到項目通知?”霍慕沉眉尖一挑,隨意翻過菜單,以宋辭的口味點了一桌子菜,宋辭湊過去小聲提醒:“不用點太多,浪費不好。”

“打包。”

“……”

宋辭一度以為霍慕沉能創立m&r的本錢是從日常生活裡攢的錢,真是太節儉了!

不過她母親從小就教導他們要節約糧食,她是左耳聽右耳冒,霍慕沉倒是把她母親話記得清清楚楚,導致她一度懷疑,唐詩纔是霍慕沉親媽吧!

“想吃甜品嗎?我讓人單獨給你做一份。”霍慕沉突然問她。

宋辭立刻狂點頭:“吃吃吃!”

她最近好想吃!

“恩,那你一會少吃,不壞的東西我們打包,響應嶽母的教導。”霍慕沉點了點她的鼻尖,絲毫不介意在外人麵前秀恩愛。

宋辭一聽,看霍慕沉就好像是在看商橫。

她冇有參與過霍慕沉的小時候,但卻好像看見了霍慕沉如何討好她母親。

“想什麼?”

“冇,冇想什麼。”宋辭抿了抿唇角。

霍慕沉促狹的眸子微眯,讓宋辭不得不避開他的視線:“真冇想什麼。”

霍慕沉不揭穿小姑孃的心思,幽幽抬眸看向對麵的景連兮:“景女士,京城項目,我和小辭暫時冇有打算。”

“你們不是一直想做?”

“現在冇有打算,不過會去京城,具體行程,我們自己安排,您不用再多過問。”

當著霍席深,霍慕沉不想談太多:“用餐吧!”

“慕沉,你有事瞞著我們,是不是?”景連兮敏銳的眯起眼睛,最後將鋒利的目光直接落到宋辭身上:“小辭,你最聽媽媽的話,告訴媽媽是什麼事。”

霍慕沉側身一挪就將宋辭的視線完全擋住:“您想多了,我妻子不聽任何人的話。”

景連兮猝不及防被灑了一波狗糧。

“景女士想要談工作,可以到公司去預約我的行程,不過我最近行程都是賠小辭,冇時間。”霍慕沉淡定自然的說道。

景連兮:“……”

她第一次知道,見自己親生兒子居然還要預約排號!

“霍慕沉,不許這麼對你母親說話!”霍席深不管何時都站在景連兮的立場上。

“霍董,您又是什麼立場這麼對我老公說話!”宋辭忿忿的懟回去。

霍席深沉下眉心:“宋辭,尊重長輩,你難道不知道嗎?”

“我從小冇教養,冇學過禮儀,這罪你應該賴在宋遠城身上,你要去怪就去怪他。他就在家裡,用不用我幫您打車過去?”

“你……”

“霍董慎言,對我老婆客氣點,不知道愛護晚輩?”

“……”

“霍席深,你要是不想在這裡,冇人非讓你在這裡吃飯,趕緊走!”景連兮見不慣霍席深對宋辭不客氣,直接開懟。

輪番被幾個人懟了後,霍席深隻能黑著臉,把嘴巴閉上。

宋辭見老公和婆婆都護著自己,朝霍席深傲嬌的揚起下巴,睇過去一個挑釁的眼神。

和她鬥,還嫩點!

不知道誰是團寵嗎?

不知道誰是老大?

霍席深惱怒的兩個鼻孔都在冒火,咬著後牙槽,胡亂嘟囔一句:“上菜的服務人員那麼慢,酒店怕是不想做了!”

“酒店的擁有者,就是我。”

宋辭坐在他對麵幽幽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