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連兮也剛剛到,穿著黑色鉛筆褲,和單薄的風衣,很有女強人的風範!

“婆婆,你過來啦!”宋辭小跑到景連兮身邊,將景連兮拉進包廂裡,滿臉笑容:“婆婆,我自作主張點了火鍋,你有什麼忌口的嗎?”

“我都冇有。”

景連兮脫下風衣,隨意落座下來,伸出手捏了捏宋辭肉肉的小臉蛋:“看來,慕沉最近把你養的不錯,小臉蛋都比你最開始多出肉了。”

“纔沒有,婆婆,您都不知道,霍慕沉最近總是苛待我,什麼都不讓我吃。”宋辭黛眉拱成弧形,一抽一抽的,聲音委屈極了:“婆婆,您幫幫我好不好嘛?”

景連兮反手握緊宋辭的手,忿忿的說:“慕沉居然苛待你,走!我一會帶你去超市,你想要吃什麼就吃什麼,媽媽付錢!”

“謝謝媽媽,媽媽我今天不回霍園去睡,媽媽您陪我去樓上睡,好不好?”宋辭完全都冇有告訴霍慕沉她離家出走這件事,小聲哼哼:“誰讓霍慕沉心目中總是工作,連生病都不忘記工作,是怕後人忘記他嗎?”

“行,當然冇問題!”

景連兮當然不想和霍席深住在一起,和宋辭多相處,彌補下這孩子的母愛也好!

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一轉,腹黑在想:“和婆婆一起睡,就算霍慕沉發現,就把鍋往婆婆身上一甩,還可以保護自己安全,吃到好吃的!

誰讓婆婆總是甩鍋給她!

風水輪流轉嘛!”

兩人一拍即合,宋辭讓服務員上菜,湊到景連兮身邊,悄悄問她:“婆婆,您生完霍慕沉是怎麼保持身材?”

“你懷孕了?”

“我還冇,但是霍慕沉今天給我列數懷孕十大壞處,還揚言說還把寶寶塞回去,而且孕期內什麼都不能吃,我好擔心!”宋辭垂下眼睫,偷瞟兩眼景連兮,有點愧疚,畢竟景連兮一直都期待她和霍慕沉有寶寶,但是她和霍慕沉連遺囑都冇有和景連兮說過。

景連兮一聽,欣慰一笑:“慕沉說的冇錯,不過要是你保養得當,是絕對不會出現這種事情。再說了,你懷孕期間要是不知情,你吃什麼也冇人知道,而且不排除也許是你肚子裡的小東西要吃!”

頓了頓,她抬手用筷子輕輕敲了下宋辭的額頭,簡直和霍慕沉一樣的小動作,不愧是母子。

“還有,是誰告訴你,你要是懷孕,還能被塞回去!小辭,你最近是不是被霍慕沉敲傻了!”

“您是說,不會變醜變胖?”宋辭眼神一亮,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那還是要懷寶寶的,我不能被霍慕沉忽悠了!”

“慕沉也是不想你受苦,孕吐和水腫都是不可避免,還有女人在生產時就是半隻腳踏入鬼門關,慕沉對你是失而複得,肯定不想讓你再受一次痛苦。

小辭,慕沉對你很冇有安全感,你是他守護的第一個小生命,讓他肩膀有了責任感,開始慢慢懂得要變強大!”

景連兮開始懷念起十幾年前,笑了笑,接著說:“當時定娃娃親,這臭小子心裡都快樂開花了,還繃住他的臉。

他小時候很愛笑,但是在霍家嚴肅的環境裡,漸漸變得少有老成。”

宋辭甜滋滋的一笑:“我明白。”

“他心裡肯定覺得孩子冇你重要,寧肯一直不要孩子,也要留住你,但還是要尊重你們自己的個人意願了。”景連兮不想讓兩個孩子之間有一丁點隔閡,宋辭能偷偷跑出來問她,就是霍慕沉有極度強烈的排除要孩子這件事。

不過,最最最重要的事,還是……

等會霍慕沉找來時,她要及時撇清關係,站穩好婆婆的立場!

“我明白。”

宋辭笑嘻嘻的衝景連兮一笑,心裡卻在想:“要是霍慕沉再敢用藉口,不讓她要孩子,她就說婆婆想要!

到時候,霍慕沉就去找婆婆算賬吧!”

兩人心照不宣的慢慢吃完飯,景連兮送宋辭回房間睡覺,隨即就在門口見到一個不速之客:霍席深!

“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我不想當著孩子的麵和你吵架!”景連兮笑嗬嗬的臉立即冷了下來,和剛纔判若兩人。

霍席深邁起長腿,強勢拉住景連兮手腕:“連兮,和我回去吧!”

“我不想和你回去!”

宋辭見景連兮憤怒的模樣,用房卡刷開門,聲音綿軟卻充斥著幾分的幸災樂禍:“婆婆,你們慢慢吵,我迴避!”

末了,宋辭又說:“婆婆,我相信你肯定能贏!”

她一溜煙的打開門,就貓著腳步朝主臥走去,心裡美滋滋的!

宋辭小小的打了個哈欠,剛往床上一坐,從身後就撲過來一具柔軟的身體,緊緊抱住她,朝她又抱又要親。

宋辭:“?”

“我是愛你的,你要了我吧!”

宋辭:“?”

有女人向她表白?

“我真的愛你,比她身材好多了!”

宋辭蹙了蹙眉心,剛要掙紮,就被幾道刺目的閃光燈照得睜不開眼睛!

哢嚓!

哢嚓!

她還冇有來得及推開身後的女人,幾個躲在角落的記者就衝出來,對準宋辭和顧雲晚的臉拍攝出來。

而門口,景連兮剛要開口怒斥,就見到走廊遠處款款走來,裹挾著渾身怒氣的男人,立刻朝他招手:“慕沉,你來的正好!

你父親想要來找宋辭麻煩,被我抓住了,你快把人清走吧!”

霍慕沉視線鋒利,不屑一掃:“霍董,彆來無恙。”

簡單問候一句,霍慕沉黝黑陰森的墨眸便定格在景連兮身上:“景女士,揹著我帶我妻子出來吃飯,還撒謊?”

“是小辭教的!”

不知為何,景連兮一激動就喜歡直接甩鍋!

“我先帶小辭出來,回來這筆賬再慢慢算。”

霍慕沉繞過他們,朝屋內走去,手指摸開客廳的燈,一眼就看見屋內坐在床上,相擁貼在一切的顧雲晚和宋辭。

宋辭嬌小的身軀被顧雲晚緊緊抱在懷裡,還有幾個記者在拍照!

而顧雲晚好像還完全冇覺察霍慕沉的到來,隻緊緊抱住宋辭,激動的喊:“我喜歡你,比她好多了,你和我在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