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坐在鞦韆裡,看著兩個身穿西裝的男人愣在原地,深吸一口氣:“既然陸子衍讓你們過來,你們就該知道聽從我的命令,不能告訴其他人,尤其是霍慕沉!”

她頓了下,骨子裡散發出慵懶和肅殺,學霍慕沉學得爐火純青。

“我的手段,不會亞於霍慕沉!”

一個律師和一個婚禮策劃師:“……”

他們無奈的找傭人要來鐵鍬,挖了一陣子又聽見宋辭命令:“記得挖坑挖得大點!”

兩人:“……”

乾了一下午的苦力,兩人的襯衫全被熱汗打濕。

宋辭握住鞦韆繩索,輕輕晃盪著,微風吹起她裙襬,兩條細白的小腿隱隱露出,見坑越來越大,心裡澀澀的想:“當初霍慕沉埋下她,是什麼想法?

他的心,一定疼壞了吧!”

一直到夕陽微下,餘暉灑在宋辭身上,她睫毛上細碎的淚珠折射出瀲灩光芒。

她唇瓣微微揚起:“好……”

“鈴鈴鈴!”

“我先接電話,你們繼續挖吧。”宋辭背對他們,到角落裡接聽步言電話:“喂。”

“三嫂!!”步言興奮的吼了出來:“顧晴佳今天下午吐出來一半的成分了!!我們進去的時候,顧晴佳就莫名其妙的開始說糊話,我回去驗證了下就是毒藥的成分!

剛纔,就剛纔!!我在你的血裡發現了和毒藥相剋的成分!”

步言遏製不住自己的興奮,迫切的和宋辭分享,聲音都快哭了:“三嫂,你簡直就是大功臣啊!剩下的一半成分,我不眠不休一個星期肯定能研製出來!你和三哥肯定會冇事!”

宋辭心臟猶如坐了過山車般忽上忽下,顫著聲音問:“真的嗎?”

步言丟掉了專業角度,就隻是想和宋辭報喜不報憂,如果要是宋辭知道她自己的身體狀況,也許就不會那麼高興了!

“真的!三嫂,你一定要好好活著,三哥肯定會冇事!”步言可不想霍慕沉丟掉了這最後一絲希望。

他現在最擔心的不是霍慕沉了,而是擔心宋辭了。

步言捏緊手中的血檢報告,心裡沉了下來:“顧晴佳吐出的成分裡,宋辭的血液是能提取出來,可是那就是必須要用宋辭去試劑,畢竟短時間內再去化驗分析,已經來不及了!

解藥成功了,那霍慕沉就是冇事,可是宋辭就會麵臨兩個下場:不死也是受到一定創傷,至於副作用更冇有預料好,不過他絕對可以保證宋辭性命!

隻是背後的人實在是太狠毒了!

非要讓他們二死一,非要分開他們,折磨他們,到底安的是什麼心思!”

這種不安觸及到步言善良的底線!

這種感覺就好像小時候,自己珍愛的玩具被人弄壞了,就要狠狠報複,把對方最珍愛的也要弄壞一樣!

宋辭卻是開心極了:“真的嗎?那你趕快做,我會想辦法讓顧晴佳吐出來另外一半的成分,你放心!”

“……好,三嫂我肯定會保你健康,不會讓你有事。”

步言耐心安撫宋辭,思忖著如何和宋辭開口,他也不擅長騙人,突然就從耳機那端聽到撕心裂肺的怒吼:“我的花種子啊!

我這上百萬元的花種子啊!

是哪個臭不要臉的把我剛種下的花給刨了出來!”

宋辭被嚇得肩膀一抖,吐了吐舌尖:“老七,我不和你說了,管家發脾氣了!”

她興奮的止不住揚起唇角,迎著餘暉跑了回去,就見到管家坐在地上,雙手還捧著剛剛被刨除來的花種子,哭得淚流滿麵:“這種字還冇長一天啊,就全都被刨壞了!

是誰,是誰敢的好事,要是被我逮到,我非扒了他們的皮!”

“是他們!”

宋辭立刻反應回神,指著對麵兩個男人,毫不猶豫的甩鍋:“管家都是他們做的!”

律師和婚禮策劃師:“……!”來的時候,冇人告訴過來,他們是來被太太玩的啊?

“就是他們,管家你看,他們兩人手中還有鐵鍬,不是他們還能是誰!我就回屋待一會兒,想讓兩個人為我看看,是要怎麼辦婚禮,冇想到兩人居然就挖坑了!”

“?”

不,他們冇有!

太太撒謊!

宋辭可不管兩人眼神控訴,殷切的安撫管家:“管家,您看,您的小花種死的太慘了,都是這兩個人直接刨了!”

“我的花種子啊,爺爺對不住你們,還冇把你們養得漂漂亮亮的,還冇讓小先生看到,就死在這兩個‘殺人凶手’裡了!”

管家繃著臉,嚴肅的朝對麵兩人指責:“你們兩個……把坑給我填回去,現在立刻馬上,要不然我就讓你們陪我的小花種一起去長眠。”

兩人:“?”他們很抗拒!

其中一人忍不住道:“太太,我們是陸公子派來給您策劃婚禮還有您要說的律師,不是……”

“你們還狡辯,我要告訴我老公,說你們欺負我!”

宋辭冷邦邦的打斷他們說話,就見邁巴赫駛進來,她撒腿就朝霍慕沉跑過去,兩人見太太又要甩鍋,也急忙跑過去先說明情況。

管家一瞧,就怒哼:“殺了我的小花種,還想去汙衊太太!”

他拎起鐵鍬,直接擋在兩人腿前,兩人猝不及防被絆倒,摔了個狗吃屎!

宋辭兩條小短腿朝霍慕沉跑過去,背後是太陽公公的餘暉,就好像帶著希望,帶著光芒朝霍慕沉奔赴而去!

霍慕沉長臂張開,穩穩拖住她細腰:“怎麼了,誰欺負我的小心肝了?”

“是那兩個人,他們一會想汙衊我,你可千萬不能相信他們!”宋辭有板有眼的描述起來,圓圓的眼睛眨巴起來,好無辜的說:“老公,你可是站在我這一邊的!”

“好,站你一邊。”霍慕沉溫柔抬手,揉了揉小姑孃的頭髮。

楚淮北在旁邊看到兩人周身冒起粉紅泡泡,酸得牙疼。

怪不得最近霍總基本都是遲到早退,就連開會也極短暫的壓榨時間!

不過今天他們都得知顧晴佳吐出來一半的成分,解藥基本是冇有太大的問題,興奮地連跨國會議都不開了,直接回霍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