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小辭今天又長大了,可以自己一個人起床,也不知道我冇有叫你起床,你有冇有哭鼻子,自己一個人吃飯,有冇有偷吃零食!你要是敢揹著我偷吃冰激淩,我會到你的夢裡,打你屁股,懂?”

“早知道會到這一天,當初我真該把你時時刻刻帶在身邊,不至於分開七年,你肯定很恨我,恨我冇有好好保護你。

寶貝兒,彆哭了,你的淚水砸在我的骨灰上,我也很疼。

乖。”

“小辭,我有時候挺後悔的,冇有給你個寶寶。你那麼可愛,老天爺一定會心疼你,讓我們一直在一起!

下輩子我見你第一件事,就是先生一大堆寶寶!

不許哭!聽到冇有!”

“……”

不知道說了多久,霍慕沉先錄音再錄像,說到他嗓音沙啞,眼眶猩紅,踉蹌起身把攝像頭關上,雙手杵在桌子上,重重閉上眼睛!

“啪嗒!”

“啪嗒!”

幾滴眼淚狠狠砸在檀木桌麵!

霍慕沉頭垂得低低的,用手背胡亂抹掉眼淚,在客房吃力的洗了澡,穿上居家睡衣,走向主臥。

宋辭安穩的睡在床上,他掀開被子躺進去,雙臂用力把人拉入懷裡,俊臉深埋進她頸窩裡,細細密密的吻落到她脖頸上。

宋辭被勒醒了,聞到一股淡淡幽幽的酒氣,她哼哼著問道:“霍慕沉,你怎麼喝酒了?”

“心情不好,喝了點。”

“你胃不好,以後少喝酒。”宋辭在霍慕沉懷裡轉了身,見他臉色蒼白,心口驟然抽緊,雙手捧起他的臉:“你怎麼了?”

“喝酒吹了冷風。”

“真的?”

“真的,有空給小九打電話,這次是薑家破產。”霍慕沉不擇手段到讓一個薑氏家族破產!

宋辭知道霍慕沉外冷內熱,他顧及薑酒的心情,心情不開心也很正常,心裡這才鬆了口氣!

她瑩潤的雙眸水汪汪的盯著霍慕沉,臉腮微鼓:“那你也不許亂喝酒,薑酒的心情不好,我會去安慰。

霍先生,我們都是夫妻,遇到困難都要一起麵對,反正你不能拋棄我,要不然我就不理你。”

“小辭。”

霍慕沉貼得更緊,剛想再吻她,床頭櫃上的手機震動起來!

他深吸一口氣,先接電話。

“喂。”

“三哥,你現在和三嫂在一起嗎?”

“恩。”

“你單獨出來,這件事不能給她聽。”步言鄭重其事道。

霍慕沉垂眸深凝一眼,才翻身下床,到陽台去接電話:“說吧。”

“我剛纔從顧晴佳身上抽完血出來,化驗後發現,她的血有毒,所以你千萬不能讓三嫂沾染上你的血……甚至……”

“不能觸碰她,是嗎?”霍慕沉先一步反問。

“不是,這個其他我還冇發現,但是我已經找來所有最好的醫生一直在化驗,你放心吧!”步言說道:“隻是……你的血,現在也有毒,所以……”

“恩,我知道了。”

霍慕沉掛斷電話,就看見宋辭拿著手機,站在他身後。

“你什麼來的?”霍慕沉眸中掠過一抹心虛和擔心。

“就剛剛啊。”宋辭拿著手機,給霍慕沉看:“你說可憐不可憐!”

霍慕沉見宋辭滿臉笑容,走過去把她的手機扔在一側,把人用力抱在懷裡,壓在床上,不敢再吻她了,隻是低哽著道:“我更可憐,你心疼心疼我,好不好?”

宋辭皺起秀眉:“霍先生,你怎麼了?”

“小辭,我以後多陪你,我不再徹夜不歸的工作了,你在我心底是最重要的。”霍慕沉深深的內疚起來。

宋辭心思越來越沉:“霍慕沉從來都不會露出委屈可憐,向來都是霸道,難道……這次也嚇壞他了?

不會,霍慕沉怎麼會被嚇到!”

她試探問道:“老公,你是怎麼了?我可心疼你了,你放心你走到哪裡,我就去哪裡,哪怕你死,我也陪著,好不好?”

霍慕沉麵容倏地冷凝下來,深眸盯住宋辭笑彎的眉眼,輕輕撫摸著她眼角:“不好,我想小辭好好活著。

小辭,你彆忘記在溫泉山莊,你還欠我一個願望!”

“那霍先生許好了嗎?”宋辭眨巴眨巴眼眸,俏皮問道。

“想好了,等你生日那天再告訴你。”霍慕沉拍了拍她臉蛋:“許星瀾這回必然會去死,也會成為破壞新聞釋出會的凶手,任何負麵新聞都不會落到m&r頭頂,所以我們小辭不用擔心了!”

“那就好,她自己罪有應得,再加上之前許星辰給你的視頻,不僅可以把五年前的事翻案,讓許星瀾身敗名裂,哪怕是薑錦城也要跟著進監獄!

隻是……我們這不是白白為許星辰做嫁衣,萬一許星辰還愛薑錦城,她撤銷案件,那不足以許星瀾判刑,該怎麼辦?”

“不會,有一個人不會允許。”

“誰?”

“喜歡許星辰到死的那個人。”

霍慕沉用力敲了下宋辭的腦門:“冇事少想彆人的事,多想一想我!”

“哼!”

宋辭偏過頭去:“我天天都和你見麵,還怎麼要多想你!你不要總說得我以後見不到你,隻能見到你照片似的!

好啦,管家今天準備很多飯菜,要慶祝我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不要弄得那麼傷感!

薑錦城和許星瀾都落網,這是該開心的事,現在最大的事就是不要讓許星辰再次被薑錦城抓去頂罪!”

“我會去找人安排,下樓吃飯吧。”

霍慕沉牽著小姑孃的說下樓吃飯,吃完飯就直接回樓上休息。

冇一會兒,就沉沉睡去。

警局裡卻一晚上冇休息。

許星瀾作為主謀徹底被關押,還涉及謀殺宋辭和霍慕沉,行凶殺害,再加上m&r律師團咬死不放過,私下也不調解,用錢也冇辦法解決,她麵臨的將是死刑!

許星瀾殺人的視頻也被霍慕沉交給警方,她根本就冇辦法逃脫法律的製裁!

薑錦城探監一次,看到許星瀾瘋子般披頭散髮坐在長椅上,心裡揪的一痛:“星瀾。”

許星瀾聽到薑錦城開口,哭了出來,跑過去緊緊抓住薑錦城的雙手:“錦城哥哥,我不想死!我隻是讓人放了炮仗,我冇有想到他們會炸死那麼多人!

我不想死,你救救我,讓許星辰替我坐牢,替我去死,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