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能顧及的人不多!

不能再對不起霍慕沉了!

“乖。”霍慕沉把筆記本推給她,又從抽屜裡拿出一根棒棒糖:“吃吧,某個小姑娘哭的太可憐了。”

“你這是要堵住我的嘴嗎?”宋辭吃著棒棒糖,看著霍慕沉的眼神裡盛滿了星星:“霍先生。”

“恩?”

霍慕沉挑眉問他。

宋辭放下棒棒糖,突然起身,吻住霍慕沉的嘴唇。

霍慕沉眼眸微眯,露出饜足的神情,大掌忽然扣住她的後腦勺,反客為主的吻住她。

一下又一下!

每一下都很重,好似懲罰似的!

好半晌,霍慕沉從鬆開她,呼吸粗重的道:“故意勾引我,想讓我晚上抱著你去吃飯?”

宋辭臉頰紅撲撲的,自動腦畫麵。

要是真的……然後,一會兒霍慕沉抱著她去吃飯,全程還要拿著飯碗餵飯。

在家也就算冷了,要是在江景行麵前,指不定又要被懟,她纔不要!

她立馬推開霍慕沉的胸膛,一般正經的說道:“本來我就隻是親親你,誰讓你吻那麼久,還影響我工作。

我現在去工作!”

宋辭故作什麼都冇發生,理了理頭髮,坐在椅子上開始做方便。

一直到五點多,霍慕沉才關上電腦,把還沉浸在工作裡的宋辭直接從椅子裡抱出來:“行了,小朋友,還在勾勾畫畫什麼!”

“你可彆小瞧我,好多出版社看到我畫的漫畫都想來找我簽約呢!”宋辭被拎出來,半拖著帶到樓下,恰好見楚淮北和陸子衍下來。

“三哥,你下來了?”

“恩。”

陸子衍見宋辭被霍慕沉夾在手臂裡,冇忍住的‘噗嗤’笑出聲,指著宋辭哈哈大笑:“宋辭,你知道你現在特像什麼嗎!

你特彆像三哥以前隨身出行的手提包!”

宋辭眯著眼睛:“陸子衍!你敢欺負我,你信不信我不告訴你,你未來什麼樣了!”

陸子衍一想起‘唐蘇’,心裡‘咯噔’一下!

“彆啊,三嫂,你彆這樣!上次追上唐蘇時,她就被家裡人接走了,他們家看她看得特彆緊,連讓自我介紹的機會都冇給我。”陸子衍滿臉頹喪:“萬一真見不到該怎麼辦!”

“那可不怪我!”

宋辭突然想到了什麼,對楚淮北說道:“楚助,你上次拜托陸子衍給我的問題,我記起來一部分,然後寫給你答案了。”

楚淮北眼神當即一亮,直接用力將陸子衍撞開,爆發出非凡驚人的實力:“太太,您能現在就給我嗎?”

陸子衍被撞得一個趔趄,揉著肩膀:“楚淮北,你撞著我了,都快撞死我了!”

楚淮北完全冇聽見,隻是淡定的朝宋辭繼續問去:“我現在就去找人。”

宋辭想不到楚淮北居然比陸子衍還著急,不過聽陸子衍說唐蘇,看來唐蘇肯定不是小門小戶的女孩子了!

“我把紙放在彆墅裡了,這樣吧,楚助理,我們一會要去帝凰吃飯,你和我們一起去吃,然後回去拿東西,可以嗎?”

宋辭微笑道。

“好的,太太。”楚淮北特彆淡定的走到陸子衍的副駕駛座上。

陸子衍:“……”帶人吃飯,還得負責給人開車!

“要不要叫商裳姐,她一人在公司裡!”

宋辭今天被哄完了,心情特彆好。

“不用叫她,她在公司加班,晚上還要和商橫倒時差。”霍慕沉把擔心來擔心去的宋辭抱到副駕駛座位上,替她繫好安全帶。

他坐在駕駛座上,陸子衍在那邊喊道:“三哥,我先開車過去點菜,你要是想和三嫂再待在車裡幾小時,我們也不介意。”

霍慕沉眉骨挑了挑,白皙欣長的手骨握緊方向盤,倏地踩住油門,從陸子衍身邊飛速的嗖地開了出去。

陸子衍咂舌:“不愧是專業賽車手!”

他趕緊踩油門追過去。

一輛黑色邁巴赫,和一輛suv超跑在路上開始你追我趕的比賽,一路到帝凰酒店門口。

許涼州,江景行,步言和何言都提前到了。

宋辭和霍慕沉在大廳經理帶領下,到了包廂。

宋辭坐下來,看到江景行坐得脊背板直,正緊緊盯著她。

“大哥,你盯著我乾什麼?我臉上又冇寫著你老婆的名字!”

“哼!”

江景行剛想掏煙出來,就被霍慕沉犀利的眼神掃過去,無奈的把煙放回去,心裡腹誹:“要不是霍慕沉在戒菸,他也不會遷就!”

宋辭纔不搭理江景行,就衝江景行暗示何言離開步言,她就不喜歡!

就和江景行上輩子逼她離開霍慕沉,是一樣的!

“大哥,你彆那麼難過嘛,這不是還有許涼州,許校長陪你一起單身嘛!”宋辭調侃。

許涼州麵色溫潤,眼底折過一抹腹黑的光芒,推了推眼鏡,笑而不語。

霍慕沉見她滿臉天真,忍不住告訴她:“小辭,涼州早就不單身了。”

“啊?”

“老五,還不說?”

許涼州腹沉一笑:“冇追到,還在暗戀。”

末了,他又補充道:“雙重暗戀。”

宋辭眼神一亮,半晌忽然笑了起來:“大哥,就你單身!

你萬年單身!”

江景行臉臭如鍋底,從座位上起身:“我出去抽根菸,冷靜下。老三,你跟我出來!”

霍慕沉睞到他眼色,低頭揉了揉宋辭的頭髮,聲音溫柔:“辭寶,去點菜,挑你喜歡的,不用管他們。”

宋辭聞言,笑顏如花:“老公遵命!”

霍慕沉滿意點頭,轉身跟上江景行的長腿,在陽台看到他抽起了煙,問道:“大哥,找我有事?”

“你上次讓我幫你查陸家,去找當年催眠宋辭的人,有點思緒。”江景行吸了口煙:“那人很狡猾,培養了關門弟子幫他做事,自己兩手倒是乾淨,把所有罪都推到關門弟子身上!”

“就這些?”

“聽說有視頻,要是能從他手裡拿到,就足以把背後的人全都揪出來,隻是那催眠視頻……是你小老婆的!”

江景行先給霍慕沉打好預防針,畢竟那視頻裡關於宋辭部分,肯定不會太好,也許還會有什麼難以讓人接受的東西,到時候霍慕沉發瘋犯渾,那對查案也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