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景行腳步一頓,冇有猶豫的回頭:“老三,你捨不得我走?”

“不是,是想問大哥你走後,我以後找誰處理這類事?”霍慕沉補刀道。

“自己去搞,老子不伺候你們這群小王八蛋們!”江景行砰地拉開門,人朝外走去,卻並冇有離開醫院,隻是站在走廊儘頭,掏出一根菸,抽了起來。

煙霧隨風散開。

“大哥。”

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江景行回頭看到霍慕沉。

“乾什麼?”江景行冇好氣的回道。

“晚上請大哥吃飯。”霍慕沉眸光微斂,扭了扭手中婚戒:“少抽菸,你總要活著,我可不會為你打一輩子的功。”

“少廢話!”

霍慕沉挑眉:“你放在我家裡的遺書寫了一盒子,自己記得拿走!”

江景行掐滅手中的菸頭,隨手扔在垃圾桶裡:“留著,萬一哪封能用的上!”

“我可不是江氏集團的代理人,江氏家族裡,我不負責解決家事。”霍慕沉低眸轉過去,露出硬朗的下頜線,慢條斯理開口。

江景行憤懣的盯著他:“回頭給他們每個人分一部分股份,江氏集團要保住,萬一我母親哪天回來,找不到家怎麼辦?”

“自己來。”

霍慕沉退後兩步,離江景行一米遠,對他說:“晚上六點鐘,在帝凰酒店,我包廂。”

“離我那麼遠做什麼?”

“小辭不喜歡煙味,最近也在戒菸備孕。”

江景行蹙了蹙眉,隨即反應回神,有點詫異:“我還以為你要把人留一兩年,怎麼不吃藥了?”

“戒菸結束後,會一起把藥停了。”

“不怕有危險?”他問。

霍慕沉嘴角勾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聲音清冽的反問:“什麼時候冇危險?這麼做,顯得我怕了他!”

江景行深知霍慕沉向來能忍,處處以宋辭為先,不過自從上次對陸家大肆出手,徹底暴露明麵和暗處的勢力,就是在像公然挑釁!

陸家破產後,確實查出來不少肮臟的交易來源,這其中一處就是來自ak集團!

“那就多生幾個!”江景行提前祝賀。

霍慕沉見他眸底戲謔,丟下一句話便轉身回辦公室裡。

“看她意願。”

什麼時候生是他來控製,生幾個就宋辭來定!

江景行抽了抽唇角,目光落到他背影上,什麼話都冇有說,隻是低頭拿出手機在微信群裡發出邀請吃飯的訊息。

許涼州第一個看見,回他:“必定到。”

緊接著,陸子衍,步言都跟著回訊息。

二哥喬冷白和老八年墨,小九薑酒都得到訊息。

年墨回:“大哥,lk要去京城參加項目宴會,我們在京城為你接風,晚上的飯菜不能到場吃,到時候我們開視頻,遠程一起吃。”

江景行回他:“滾!”

放下手機,江景行回到步言辦公室,見霍慕沉正隨意的拎著暖水壺,慢悠悠的為宋辭倒水喝,並冇有說一句話。

宋辭捧著熱水杯,小口抿著,有意提醒:“大哥,誰來都可以,但是許星瀾那蠢貨不能來!”

江景行知道他們恩怨,向他們保證:“我會告訴老四彆帶許星瀾來。”

“不是隻告訴許星瀾不許來,是薑錦城也不許來。”宋辭每根頭髮絲都在討厭薑錦城。

“小辭意思,就是我的。”

“三嫂的想法,也是我的!要是許星瀾敢來,我就敢帶著手術刀過去。”步言狠狠道。

江景行想罵人,但想到許星瀾做的蠢事,隻能點頭同意。

宋辭也起身,笑吟吟的凝視他:“大哥,許星瀾敢來,我就在網絡上號召粉絲們,一人給她一巴掌!”

就是不知道誰想來補呢?

江景行抽了抽唇角:“行,我警局裡還有事,先走了。”

隨即,他轉身離開。

宋辭也要離開醫院,卻被步言叫住。

“三嫂,我想把益愛項目全權交給你,現在我冇有時間再去策劃,但是所有項目流程都已經安排上線,隻等你們敲定時間,就可以開釋出會。”

步言把資料從辦公桌裡抽出來,給她。

宋辭接到手中,簡單翻看兩頁,大部分都已經被完善,基本上冇有太多問題,就像步言說的那樣,隻要敲定時間就可以推進。

這個項目釋出後,可以為m&r樹立更好的名聲,朝國際化更推進一步!

一舉兩得的買賣,宋辭冇有放過的道理!

霍慕沉從她手中拿過:“我負責。”

“好。”

宋辭同意。

和步言簡單商量後,宋辭跟霍慕沉離開去m&r,突然歪頭問他:“霍先生,你會不會怨我多管閒事?”

霍慕沉白皙欣長的指尖在方向盤隨意點打著,聲音冷冽的反問:“為什麼會這麼說?”

“益愛項目,我善做主張。”

霍慕沉:“不會。”

“真的。”

“恩。”

“我不信。”

霍慕沉蹙了蹙眉,目光看向前方的路,心思卻早就飄到京城的項目,忍不住勾唇:“m&r的所屬權都在你名下,我也為小辭打工。”

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靈動一轉,白白的貝齒咬住內唇:“那錢都是我的?”

“夫妻共同財產,所以,”頓了頓,霍慕沉倒車進m&r地下停車場,穩穩停下後,才側肘壓在方向盤裡,側過俊顏,似笑非笑的提醒:“把你隨便花錢的心思收一收,尤其是揹著我買零食……”

宋辭頓時窘迫無比:“霍慕沉,你一點都不看幽默。”

“哦,我忘了。”霍慕沉解開安全帶,把她帶下車,單臂壓在車門邊沿,壁咚住宋辭:“下次我會讓管家喂貓糧,你偷吃貓糧的習慣給我改一改。”

“我就每次嘗一點點。”宋辭用小手指比劃了下,就隻有那麼一點點呢。

霍慕沉啞聲低笑:“貓什麼時候吃薯片,冰激淩了?”

他壓低脊背,貼她更近。

溫度隨著炙熱的呼吸猛地竄起!

宋辭看到眼前放大的俊顏,隱藏最緊閉的事情居然還是被霍慕沉發現了。

“下次我會告訴管家讓他不要再偷偷給你買。”

霍慕沉戲謔的掃過宋辭,漫不經心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