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90章 嚴白川

-

【小心肝你畫得實在是太好了,什麼時候我家寶寶也能有這一套漫畫?】

【小心肝,這是不是你家寶寶?】

宋辭看著網友的評論,暗搓搓決定,她要把她和霍慕沉的所有事都畫下來,就從重生前畫下來!

她咬著唇,一點點解答網友們的疑問。

【霍先生的小心肝:我還冇寶寶,這是我資助的一個孩子,很可愛是吧。】

網友們一看,引起來更大的好奇心。

【我家小仙女最帥:小心肝,你真的好有愛心,筆芯筆芯。】

【小心肝已經結婚了?】

【霍先生的小心肝:結婚了。】

一眾男網友頓時心碎,完了,小心肝是人家的!

【我老婆,居然是人家的。】

【心碎心碎……】

也有女網友羨慕能擁有‘霍先生的小心肝’這樣寶藏女孩的男人,在樓下懟著樓上的直男。

【嗬,一群大豬蹄子,小心肝就是我們家的!】

宋辭看了差點就笑了出來。

又有女網友問:【小心肝,你是怎麼認識你們家霍先生,那你們現在怎麼樣?】

宋辭看著這樣的問題,臉色微微一怔,纔想起來和霍慕沉從相識到結婚。

【霍先生的小心肝:我們是娃娃親,現在……】

【怎麼不回了?難道是大豬蹄子欺負你了?】

【小心肝?】

宋辭什麼都不想說,隻是又釋出一則圍脖,會把和霍先生的故事畫出來貢獻給大家。

底下一眾網友聽到這個訊息都跟著沸騰了!

宋辭看著網友的評論,唇角勾起一抹淺淺弧度。

得到網友們的認可,宋辭埋頭繼續教西西畫畫,又開始畫她在臨死前絕望的畫麵,還有在絕望中有人幫她。

不知不覺過了許久,直到護士給西西查房時,宋辭才離開西西的病房。

走在長廊上,宋辭滿腦子都是蘇雪凝要回來的訊息。

她到死都冇見過蘇雪凝。

但照片裡,霍慕沉能和她相處得很好,那恐怕霍慕沉對她……也不是冇感覺的吧。

宋辭低頭悄悄把眼淚揩掉,突然麵前就多出一睹肉牆直直讓宋辭鼻頭一痛,紅得發酸,剛擦掉的眼淚又因為痛而生理性的逼出來。

“啊!”

她被撞得頭暈眼花,身體也無意識往後仰,腰間多出一雙長臂。

“小姐,你走路不長眼睛,直直朝我身上撞?”男人低頭,笑著調侃的道。

宋辭聽著嘲諷的話,忍不住蹙起秀眉,直接推開男人的胸膛,抬頭就撞見一雙精緻的桃花眼裡,眼眸裡帶著幾分風流,有著狐狸的媚態。

這男人……真妖!

男人穿著深藍色西裝,低調內斂,眉峰裡又透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態。

一個男人,居然比女人長得好看!

“小姐,你的眼珠子快掉在我身上了?”男人湊近幾步,彎腰湊到她麵前。

宋辭聽他這種調侃的聲音有點熟悉,一時半會想不出來,隻能蹙眉:“我眼珠子可冇掉你身上!倒是你,明知道我低頭走看不見,你還能讓我撞見你身上,我們兩個眼睛瞎的是你吧。”

男人一聽,對宋辭道:“你這是要碰瓷?”

“我需要向你碰瓷?”宋辭反問,擺出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然後繞過男人就要朝病房裡回走。

兩個陌生人,並冇有什麼話題可聊,可男人在她擦肩而過時,故意側身擋住宋辭半個肩膀,顯然並冇有想讓她輕而易舉過去的意思。

“為了防止你日後訛我,這是我名片。”男人把手中的名片遞給宋辭,又見宋辭冇有半點要接過去的意思,隻是直勾勾挑眉看他,索性直接將名片塞進她口袋裡。

宋辭擰起眉頭,看著名片上的三個字——嚴白川。

對於這三個字,宋辭冇什麼印象,她從母親去世後就忘記了很多和母親有很多的回憶。

宋辭懶得和嚴白川浪費時間,直接當著他的麵把名片扔進垃圾桶裡,唇角繃直:“放心,我不會訛你!”

嚴白川握住她的手腕,彎下腰就要貼近宋辭的耳邊:“但是我想訛你,怎麼辦?”

“你……”

“你給我放手!”

宋辭看著霍慕沉眉頭擰成一個‘川’字,就從走廊儘頭踩著沉重的皮鞋朝她們走來。

刹那間,走廊裡盤旋著沉沉死氣。

宋辭試圖用力從嚴白川手中抽回自己手腕,可嚴白川早有料到般攥得更緊。

“霍少。”

“嚴白川,放開我老婆!”霍慕沉嗓音裡充滿戒備,犀利目光如同獵豹般直直盯著他們手挽手的親密地方。

“這是你老婆?霍少,我記得你不是和蘇雪凝在一起,怎麼又娶彆人了?”嚴白川冇想到宋辭居然是他老婆,攥住宋辭的力道就更加用力了。

宋辭被捏得腕骨疼,但眼神裡又閃過一絲痛意。

霍慕沉看向宋辭恍惚的眼神,握緊拳頭,眼神裡毫無溫度,邁開長腿直接拽住嚴白川的胳膊,力道大得幾乎將他整條胳膊都卸下來:“再不鬆手,我讓你整條胳膊都廢掉。”

嚴白川麵色一痛,胳膊肘傳來一股劇痛。

他不情不願鬆開了手臂,如果要是再晚幾秒,霍慕沉真會把他的胳膊都跟著卸掉!

霍慕沉長臂一伸,將宋辭攬入懷裡,薄唇吐出不帶溫度的字眼:“嚴白川,離我老婆遠點!”

“霍少,你冇看到你懷中的宋辭臉色都白了麼?作為一個男人,像你這麼不心疼老婆,還真不像一個紳士作為!”嚴白川眼眸冷晦,冷冷嘲諷道。

言外之音,在說霍慕沉不是男人。

他抬眸平視霍慕沉,與他犀利目光交鋒著,不避不閃。

“嗬。”霍慕沉從喉嚨裡發出一個單音字節,拽住宋辭的胳膊轉身就朝病房裡走去。

霍慕沉步伐很大,宋辭腿本來就疼,幾步後跟得更加吃力,踉蹌了幾步後差點就摔在地上!

幾步後,從身上傳來劇烈痛意,讓宋辭額間眼角鼻頭都閃爍著細碎的光芒。

她知道霍慕沉有些生氣,但說‘蘇雪凝’她都冇作,霍慕沉哪裡來那麼大的脾氣!

一股委屈頓時從心頭湧出來,宋辭直接甩開霍慕沉的手腕,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不走了。”

她耍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