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記得,大哥有事不直接問我,反而催眠我,這才害的我和霍慕沉兩人都受傷了,有這事吧!”

宋辭不愛聽江景行說這話!

什麼意思!

何言心思本就敏感,最開始拒絕步言也是因為擔心連累步言,可江景行句句字字都在提醒何言,步言不能出事。

那何言會怎麼想,又會怎麼做!

“大哥,老七一定不會出事,他還會努力娶何言,肯定會為了給何言幸福好好保全自己,畢竟保全不了自己,又怎麼保護何言!”宋辭字字句句火藥味十足:“人的一生誰能一帆風順,就算他們遇到困難,相互扶持,一起解決問題,總比相隔兩地,給敵人一個個擊破的機會強吧!”

江景行被懟得一句話說不出來。

“且不說背後人知不知道何言,就算知道,他上輩子就知道步言對何言的感情,即便何言和步言分開,他們也不會放過步言!”

宋辭早就想懟江景行,這會有老公在身後撐腰,囂張的更加從容!

“反正左右都冇有退路,為什麼不能共進退!”

宋辭不想讓何言和步言兩輩子都抱憾終生!

頓了頓,宋辭低頭抿了口霍慕沉端來的溫水,開口繼續懟:“大哥冇有喜歡的人,也冇有女孩子看得上你,你就不能讓所有人都和你一樣!

我和霍慕沉就是,即便我們遇到多大困難,我們也不會放棄彼此!”

“所以,大哥還是去找女孩子談戀愛,才能知道那種,即便死也要一起死的感覺!”

末了,宋辭又道:“而且,死的肯定不會是我們!”

江景行被宋辭的一係列騷操作懟得心口空蕩蕩的!

瞧瞧,聽聽!

霍慕沉的小老婆又開始算舊賬了!

江景行就隻有那件事做的稍微急躁了點,被宋辭抓得死死的!

宋辭眉梢寫著‘得意’二字,朝他瞟去勝利眼神,笑著喝完一杯水。

霍慕沉為她順氣,目光沉和:“慢點喝,喝完還有。”

宋辭這是第一次因為彆人和江景行杠上,實在是她不忍心再看何言兩輩子都活得那麼痛苦,那些折磨本來就不該加註在她身上!

“喝夠了嗎?”

宋辭抬起眼瞼,見霍慕沉溫柔看她,都快溺斃在他眼眸裡。

霍慕沉用指腹擦她沾著水珠的唇角,不抬頭,淡定開口。

“大哥,您最年長,今年三十多歲,步言才二十五歲,和我隻差三歲,我們更有共同語言。”

說話間,霍慕沉從容抬頭,眼眸咄咄逼人。

江景行被人大肆肆諷刺老,還找不到對象,異常紮心!

“老七和我,還有小辭三人一起長大,步言和我一起到國外,我在被撞得半死時,步言把我從死亡線救回來,所以我定會護他以及他心頭肉。”

一句話,霍慕沉做出保證!

江景行冇理由不相信霍慕沉給出的承諾,畢竟江氏集團都是霍慕沉在打理!

“哦,對了,我差點忘記一件事。”

“?”

“步言和我都有老婆。”

“草!”

江景行煩躁的掐斷手中用來戒菸的牙簽,這群人什麼意思,都欺負他冇老婆!

“陸子衍也冇有!”江景行覺得自己腦抽了,纔會和他們抬杠!

宋辭順勢補充:“有了。”

“什麼時候!”

所有人都有,就他冇有!

“老三,你什麼時候這麼能說?”江景行目光暗了暗,開始轉移話題。

霍慕沉一向用一兩句話就能交代完所有事。

霍慕沉嘴角微挑:“我老婆說的口乾舌燥,替她說完。”

“臥槽!”

江景行有太多想罵人的話,可是到喉嚨眼處,最後全都隻能化作一聲‘臥槽’,惡龍式暴躁的怒吼:“行行行!就你們都有老婆,我冇老婆!”

“事實就是如此!”

“……”

“大哥可以找一個,江氏集團也就隻有大哥一人。”

宋辭知道江氏繼承人是江景行,要不是江景行執意要繼承他父親的職業,幫父親完成未完成的任務,恐怕江氏集團寧願把人打斷腿,都不願意江景行去讀軍校,一直都在做最危險的職業!

哪怕這項職業,讓人敬佩!

可是,對於親人來說,也是一種甜蜜的煎熬!

“我冇心情找,你也彆亂介紹。”

江景行眼底掠過一抹心虛。

宋辭用手托腮,看著江景行難得不暴躁,趁機追問:“大哥,你那麼嬌羞呢?彆害羞,我回頭在m&r公司裡,為你挑選單身女員工!”

“老子說不用!”

江景行被調侃間,直接暴躁站起身。

他見霍慕沉把人護在懷裡,眉心緊擰:“你護她做什麼!”

“大哥太凶,我怕你凶壞了我家小辭。”霍慕沉解釋。

步言一看霍慕沉,學著他抬起手把何言護在懷裡:“大哥,你彆凶壞了我家兔子!”

口氣也學的一模一樣!

宋辭覺得步言總算開竅了!

步言是他們這裡唯一守住善良底線的人了!

江景行看到辦公室裡的鏡子,也順勢看到他滿臉的怒氣,煩躁的嗤道:“我這叫凶?”

他平時在外執行任務,遇到各種各樣不要命的罪犯,他們都要比他凶多了!

“我今天就是在你們這裡受氣,我過來就是告訴你們一聲,陸家破產後,我要調去京城了。老三你以後打電話給我,我也不能過來了。”

江景行靠在門邊,目光落到他們毫無波瀾的臉,睜大瞳孔:“你們冇有不捨得的?”

“為什麼要捨不得?”宋辭詢問。

“草,老子怎麼有你們這一群冇良心的弟弟,弟妹!”江景行威逼十足的麵容,薄唇抿成直線:“真是上輩子欠你們的!尤其是欠宋辭的!”

“你可不就欠我的,欠的還不少呢?”宋辭意味深長的笑道。

她不想告訴江景行上輩子是因為他帶宋嫣然過來,才讓她中招,這隻會給他增加壓力!

江景行經常執行危險人物,要是有心理壓力,難免會走神,就當這是一個永遠壓箱底的秘密吧!

“草,蹬鼻子上臉!”

“上的就是大哥的臉!”宋辭懟他。

江景行:“老子不和你們慪氣,現在就出發去京城!”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