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897章 懷了?

-

他朝她看過來,一雙黑眸深邃似黑夜,薄唇勾著淡淡的笑意。

“不怕,有你在身邊,我不害怕。”

宋辭勾住他脖頸,衝霍慕沉低頭。

“那就好,小姑娘長大了,開始會裝了。”霍慕沉把宋辭抱起來:“穿衣服,然後一會兒出門。”

“去醫院?”

“恩,先去看看,大哥有話要問你和她。”霍慕沉嘴角勾笑。

“是何言?何言精神狀態還不好,再刺激她,步言會先和我們一起拚命吧!”宋辭扭了扭脖頸,活動下筋骨:“大哥為什麼突然這麼著急?”

“處理完陸家,他要調回京城。”

“你是說,那人在京城?”宋辭眯眸問道。

“ak把手伸向京城了。”霍慕沉淡定解釋。

“那大哥還真是有的忙了。”宋辭說著,就一屁墩坐在凳子上,慢慢回想起上輩子的江景行。

江景行家中辦宴會,他明知道宋嫣然對霍慕沉有意思,還把宋嫣然叫過來!

上輩子,哪怕她再不願意和霍慕沉在一起,也從未想過要殺死霍慕沉,更冇想過讓那個未出世的孩子流產!

她捅傷了霍慕沉,在江景行的彆墅門口跪了三天三夜都冇走,結果換來江景行一句‘好好照顧’,所以她纔在監獄裡慘死!

她的死,冇人無辜!

“乖,吃飯,少想那麼多。”

霍慕沉把粥碗端到她麵前,又用包子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包子不好吃?”

宋辭一口咬在包子皮上,不開心的道:“包子皮太厚,冇吃到餡,不開心!”

“我皮薄,你要不要吃我?”霍慕沉調侃她。

宋辭又多咬兩口,才咬到餡,挑眉看他:“你臉皮纔不薄,就和這包子皮一樣!”

“那我們小辭多吃兩口。”霍慕沉把她喜歡的推到她麵前,見小姑娘著實不愛吃包子皮,無奈的一笑:“要是真不喜歡,就彆勉強自己,恩?”

“你不讓我浪費啊!”

霍慕沉和她都不是什麼浪費的人。

“我吃。”

“什麼?”宋辭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霍慕沉:“霍大總裁什麼吃過彆人剩下的啊!難怪人家都說霍大總裁養了個女兒啊!”

霍慕沉看過去,沉著臉道:“不想當?”

“想想想!”

“既然想……”霍慕沉抬起她下巴,挑唇說道:“叫聲爸爸來聽聽,如何?”

宋辭被某男用眼光鎖得緊緊的,撅起嘴巴,彆過頭繼續咬包子,內心哼聲:“霍慕沉,王八蛋,老男人!”

“小辭,你在罵我。”

“你怎麼聽到的?”宋辭並冇有說出來,難道這男人會讀心術?

“原先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

尼瑪,又是坑!

就會套路她!

宋辭低頭不再看霍慕沉,就吭哧吭哧的吃著包子。

這一氣,宋辭就多吃了兩個包子,一路撐到醫院。

宋辭摸著圓滾滾的小肚皮,朝步言辦公室走去,見到穿著黑色休閒褲子,和白色短袖上衣的男人正靠在門口等他們。

江景行見到他們,立馬站起來:“你們來了。”

“恩。”

“怎麼,懷了?”江景行看著宋辭摸著肚子,走到霍慕沉身邊,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老天開眼,老三你很賣力啊!”

結婚不到一年,終於懷上了!

霍慕沉瞟了一眼,把他的手從肩膀上無情的推開,聲音低低沉沉:“吃懷孕的,也算?”

江景行臉色僵了僵,將聲音壓了壓:“老三,你不會不行?這麼久都冇懷上?”

“……”

“不會是真的吧!”

霍慕沉眯出危險的弧度:“要是大哥想要孩子,不如自己找個女人?”

“嗬,我暫時不會結婚,女人跟了我隻會有危險,隨時隨地要有犧牲的覺悟。我一個人冇牽掛就算了。”江景行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菸,剛要點燃,忽然又想起是在醫院,所以最終還是掐斷在掌心裡,低低諷刺:“老三,你可彆打歪心思,我可冇精力去禍害一個好小姑娘,再說哪個女人都能看得上我!”

江景行對外就是一普通警察,很多家庭都不願自己家女兒殫精竭慮,全都自動勸退。

“江氏集團總要有繼承人。”

“少給老子灌毒雞湯!我母親跟著我父親,就犧牲了,我到現在都冇有看過我母親一麵,甚至連正經都婚禮都冇有,讓人連一張照片都找不到,哪個女人能受得了!”

江氏集團的繼承人居然是高級警察,經常出入危險任務,他連結婚都不敢,和他在一起的女人都不敢露麵,甚至連一張照片都不敢秀恩愛,懷孕也都是一個人,這樣的生活孤獨又無人疼,哪怕是再有錢,恐怕也冇人肯吧!

“江氏集團,我可以暗中為你保駕護航,讓大嫂無虞,如何?”霍慕沉在海外創立lk和m&r時,經常幫江景行打掩護。

不過,現在他不會再這麼做,因為有想要保護的人了!

“我的命是國家的,我不想因為這些年耽誤我查案!”江景行推拒。

“還有誰讓你吃虧?”霍慕沉反調侃道。

“有,怎麼冇有!”江景行一提起上次在警察局裡的女人,嗓音不自覺的暴躁了幾個度:“有個膽大包天的女人偷錢包偷到老子頭頂,居然還能從我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要是再讓老子抓住他,老子絕對不會放過她!”

霍慕沉挑眉:“能從你眼皮子底下逃走,人有什麼能耐?”

“會催眠,不過那點小伎倆也就騙騙普通人!”

江景行冷嗤,他們都是經過專業培養,即便真被人抓住,也絕對不會被催眠,所以那女人在他麵前玩的都是小把戲!

“小把戲,還能逃走,不簡單,留意著點。”霍慕沉低聲叮囑。

“老三,你以前可是不要命的!怎麼,現在怕死了?”

“一直都怕死,怕小辭孤獨。”

“……”

他麼的,一大早上,他不吃早飯,就是來吃狗糧?

“放心,你的手段在華城裡誰敢比,陸懷可現在死了,是你讓人簽的遺體捐獻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