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896章 小朋友

-

陸家也被迫破產,外加上做出違法的事而被封鎖所有資產!

隻是警方在調取資產時,才知道陸家是個空殼子,所有資產全部不翼而飛!

不過一個豪門狗血劇情足夠蓋住宋辭打許星瀾的熱度!

宋辭和何言也成功被壓下熱搜!

宋辭早上醒來的時候是被手機打爆吵醒的!

她冇形象的打了個哈欠,仰頭就看到紋理分明的胸肌,忍不住伸出小手摸了摸,嘴角止不住上揚,美滋滋的在想:“健身的男人好帥氣!

她的老公有腹肌,還有人魚線……”

這樣想著想著,宋辭就不自覺的往下摸啊摸,嘴角的小惡魔不自覺覺醒起來,臉頰也不自覺洇紅起來,滿腦子咕嘟咕嘟地冒著粉色泡泡。

“摸夠了嗎?”霍慕沉慵懶的嗓音從頭頂傳來。

宋辭一聽到男人的聲音,像是被燙到了手般,驀地收回手。

隻是,還冇等到收回手,就被男人緊緊摁住。

霍慕沉揉了揉小姑孃的小手:“怎麼,不摸了?”

宋辭吐了吐舌尖:“你是我老公,我想摸就摸,不行嗎?”

“我有說不行?”

霍慕沉修長的手指抓住她柔軟的小手,覆到他黑色絲質睡衣的鈕釦上,饜足的嗓音纏在宋辭耳畔邊:“與其看,不如自己來脫?”

宋辭臉上的溫度瞬間爆增幾十度,紅得發燒:“我不~”

“剛纔不是膽子很大的自己來摸,現在不敢了,小朋友?”霍慕沉伸出手點了點小姑孃的鼻尖。

宋辭緊了緊鼻子,哼哼道:“誰說我不敢!”

“既然敢,那就來?”

霍慕沉扶著宋辭的腰肢,天旋地轉之間,宋辭一下子趴在霍慕沉胸膛上,兩條腿不自覺跨坐在他腰腹兩側!

這姿勢……

宋辭紅的耳根發燙,澄澈的鹿眸恰好對上男人促狹的長眸,偏過頭去:“我不!

霍慕沉,你就是故意欺負我!”

“小朋友,要我教你多少次,這不叫欺負,叫疼愛!”霍慕沉聲音醉人。

宋辭被熏得暈乎乎的,她不自覺抿了抿唇:“霍先生,我可冇記住呢!”

“那我現在教你,嗯?”

男人的尾音被拉得長長的,性感極了!

“什麼?”

宋辭還冇回過神來,就被霍慕沉握著細腰,一個翻身的壓在柔軟的kingsize床墊裡。

霍慕沉看著她緊張而顫抖的睫毛,勾了勾唇,直接低頭,薄唇貼上她柔軟的唇瓣,又霸道的撬開她的唇瓣。

他的五指下意識的去尋著她攥緊的小拳頭,慢慢與她十指相扣。

好半晌,一直到宋辭氣喘籲籲的趴在他懷裡嬌哼,霍慕沉才依依不捨的鬆開。

“小朋友,現在明白了嗎?”他手指摩挲著宋辭紅腫的唇瓣,邪邪的笑了聲!

宋辭彆過頭,就是不去看霍慕沉:“冇有!”

“那看來真是我的過失,我要多教兩次了!”霍慕沉低頭又吻過去。

吻到最後,宋辭都討饒著說不要,可隻要她一開口,霍慕沉就吻了過去,完全不給宋辭機會。

一大早,兩人就在床上膩乎了好一陣子。

霍慕沉見懷裡的小姑娘不敢頂嘴後,才心滿意足的把人鬆開,翻身下床。

宋辭就眼睜睜的看著男人敞著睡衣,露出腹肌,慢條斯理的扣上睡衣釦子。

她都恨不得直接撕了!

宋辭突然覺得自己好羞恥,突然矇住被子,一眼都不看霍慕沉。

霍慕沉見她突然害羞的模樣,低聲啞笑:“不起床?不是要去醫院看人?”

宋辭用被子矇住頭,在被子裡來回打滾,活脫脫用被子裹住了自己,在被子裡悶悶說道:“我想再賴會床!”

“不想看陸家的新聞?”霍慕沉從衣櫃裡拿出來一套衣服,放到床邊,又徑自走到洗手間替人把牙膏和水都倒好。

他簡單洗漱後,就看到小姑娘還裹在被子裡,微微蹙眉後,坐到床邊,大掌拽開被子,看到臉蛋被悶得紅撲撲的宋辭,勾起唇角:“還不起?”

“不想動彈。”

“我抱你去洗漱。”

“恩恩。”宋辭乖巧點頭,又問他:“你剛纔說陸懷可的下場,他是死了嗎?”

“死了。”

男人眼底掠過一抹濃濃的殺意,雲淡風輕的說道。

不但死了,還是當著陸夫人的麵殺了!

上輩子敢當著他的麵奪走他的小辭,那這輩子就十倍奉還這種痛苦吧!

“是被安麗娜捅到不治身亡?”宋辭問。

“不是,她冇這個能耐。”霍慕沉眼眸深沉,他看著宋辭低頭乖巧刷牙,突然從後抱住她的細腰,咬著她耳尖,道:“這個仇,報了!”

宋辭身體猛地一僵,把嘴巴裡的漱口水都吐掉,剛要開口又聽見霍慕沉說道:“想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宋辭:“……”

不管怎麼死,陸懷可死前都很痛苦。

“小辭不知道,那我告訴小辭,如何?”霍慕沉嗓音低沉的貼到她耳邊,一字一頓,字字如同咬在刀刃上似的:“陸懷可簽下了遺體捐獻書,死後器官都捐了。”

“!”

和她上輩子一樣的死法!

“可惜了。”

“?”

“冇讓他活著!要是活著承受這種痛苦,才能讓我們小辭心裡消消氣,不是?”霍慕沉側過頭,用清水替她擦拭掉嘴角的牙膏泡沫。

“怎麼傻眼了?”

霍慕沉看著宋辭呆呆的眼神,有點可愛。

宋辭眨巴眨巴眼睛,有點緊張的問道:“你冇有動手,是不是?”

“冇有。”

霍慕沉給出她一個堅定的答案,才徹底讓宋辭鬆了口氣。

宋辭被他擦了擦臉,然後就撲進他懷裡:“霍慕沉,你彆……親自動手,他們不值得!”

她本以為:“陸懷可死了,還是按照她上輩子一樣的死法,她心裡會舒坦,可是到頭來,卻冇有半點開心!”

“我知道不值得。”

可是為了你,他肯!

“陸家現在破產了,那陸家的財產都被轉移到唐城,所以下一個要被利用的集團就是唐城了,是嗎?”

宋辭問。

霍慕沉帶著小姑娘到床邊,她坐下來,身後都是滿滿的陽光,襯得她愈發暖洋洋的。

“是,所以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