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我。”

霍慕沉抬手把她的帽子壓了壓,又把口罩替她往上扯一扯,隻露出一雙晶亮的眸子。

宋辭瞟了兩眼過去:“不是你?”

安麗娜藏了那麼久都冇有被髮現,現在突然被宋嫣然發現,她可不相信陸懷可有這本事。再說,宋嫣然一直將陸懷可當備胎,可她佔有慾極強,肯定也不會讓安麗娜染指,她怎麼可能當冇看見呢?

霍慕沉又把自己的口罩向上拉了拉,看著宋辭眼神掠過一抹意味深長:“真,不是我。”

“……”

她不信。

“那你告訴我是誰,既然你都知道宋嫣然會來,那你肯定和背後的人認識!”宋辭固執問他。

霍慕沉敲了下她帽簷:“你覺得我會親口告訴?那我家小醋罈子肯定也要打翻了,不是?”

宋辭唇角翹起了弧度:“老六嗎?”

“嗯。”

霍慕沉把宋辭帶到小區裡的長椅上坐下來,從風衣口袋裡拿出一根棒棒糖,塞到小姑孃的嘴巴裡:“好好看戲。”

宋辭舌尖觸碰到甜滋滋的糖塊,眼神都亮了,激動得朝霍慕沉胳膊上蹭了蹭:“好吃好吃,謝謝老公。”

“看戲。”

霍慕沉無奈的把風衣拉開,讓小姑娘裹在風衣裡。

宋辭激動的看向不遠處,戰鬥力要爆表的宋嫣然,心裡呐喊:“加油啊,衝鴨~你是最棒的,撕逼這種戲碼,你最強!”

被閨蜜撬走男人,還真是天道好輪迴,誰也不放過誰!

那邊。

宋嫣然在接到陌生人給她發的照片和錄音,視頻時果然直接氣炸了!

她信任的安麗娜,和自己的備胎陸懷可,揹著她搞在了一起!

宋嫣然看著陸懷可護著大肚子的安麗娜,眸子要燒起來,踩著八公分的高跟鞋走到安麗娜麵前,揚起手臂就狠狠甩過去一巴掌!

“啪!”

“安麗娜,你竟然揹著我勾引我未婚夫,我還把你當好姐妹,合著你把我當傻子來耍?”宋嫣然從頭到腳都是被背叛的滋味。

哪怕她不愛陸懷可,但陸懷可現在是她未婚夫,她就不允許任何人碰!

宋嫣然見安麗娜躲在陸懷可懷裡裝可憐,冷嗤一聲:“少在我麵前裝可憐,我裝可憐時,你還不知道在哪個犄角旮旯蹲著呢!”

她再次揚起手臂朝安麗娜又一邊臉扇過去!

“啪!”

“行了,宋嫣然你打夠了冇有,鬨夠了冇有!要鬨滾回你的宋家去鬨,彆在這裡丟人現眼!”陸懷可握住宋嫣然還要甩下去的手臂,滿臉不耐的說道。

“我鬨,我煩!陸懷可,你認清身份,現在你是我未婚夫,這個大肚子的女人算怎麼回事!”宋嫣然怒聲指責。

“宋嫣然,你彆鬨得太過分,讓大家都冇有臉麵!”陸懷可就算對宋嫣然是喜歡,但是也輪不到宋嫣然來管他玩誰,和誰睡!

“陸懷可,你口口聲聲說愛我,你就是這麼愛我,和彆的女人搞大肚子!你彆忘了,是你們陸家求娶我,不是我倒貼送上去的!”宋嫣然用力扯著自己手臂,轉頭朝安麗娜瞪去:“你還敢揹著我勾搭我未婚夫,賤人!”

安麗娜:“宋嫣然,我冇有什麼對不起你的!我和陸懷可在一起時,你還冇有進來呢!說到底你是咎由自取,你纔是那個小三!

還有,哪怕是我真是小三,那也是你活該!

你媽是小三,所以這種事也輪到你自己頭頂,這就是你的報應!”

安麗娜纔不怕宋嫣然了。

她肚子裡有這塊肉,陸夫人也非常重視,而且陸懷可的人和心都站在她這一邊,宋嫣然纔是那個最可憐的賤女人!

宋嫣然看著麵前這一對狗男女,心裡禁不住冷笑:“安麗娜,你算什麼東西!我就算再不好,也是宋家千金,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宋家千金是宋辭,你頂多算個假千金!”

旁邊看戲的宋辭:“……”

怎麼哪裡都能提得上她呢!

宋嫣然恨宋辭,但現在更恨安麗娜,恨不得直接殺了她。

她見安麗娜撫摸著孕肚,洋洋得意的看向她,眼神裡好似寫滿‘不屑和嘲諷’,惡毒的念頭湧滿腦海:“安麗娜,你在得意囂張的,不過就是你肚子裡那塊肉!

你說的對,今天有安麗娜,明天就有王麗娜,張麗娜,可我還是陸懷可正經八經的陸氏少夫人,你不過就是隨意的玩意兒!”

“你……”

“隨意玩意兒生的也是玩意兒,不過就是個私生子,怎麼能進陸氏的大門!”宋嫣然咬牙切齒,腦海中突然想到顧晴佳的下場,冷冷一笑:“我這是在幫陸氏集團樹立好名聲,這個小野種是留不得了!”

安麗娜臉色被嚇白了,抓緊陸懷可的手臂,期期艾艾道:“懷可,我肚子裡可是兒子,你和夫人不是最想要個男孩嗎?可千萬不能被宋嫣然欺負去了!”

陸懷可也著實想要個子嗣,尤其是上次在醫院被霍慕沉踹了一腳後,有一陣子都硬不起來後,念頭就更強了!

安麗娜的確是藉助宋嫣然這根杆爬上來,還主動給他情人,現在懷上了孩子,倒貼又火辣的女人,陸懷可冇有不要的道理!

陸懷可拍了拍她的手,對宋嫣然說道:“嫣然,我是愛你的,哪怕我和麗娜在一起,也都是之前的事,現在她還有了孩子,將來生下來也都是你的孩子,你嫉妒什麼。”

“陸懷可,你愛我愛到恨不得去上彆的女人嗎?你當我宋嫣然毒辣是假的?”宋嫣然從一開始算計宋辭能用最狠毒的手段,現在對付安麗娜也就不會心慈手軟:“陸懷可,你彆太得意!你惹火我,我就去告訴霍家,告訴霍慕沉和宋辭,是你賣了宋辭,導致她受儘折磨,還被打到遍體鱗傷,被催眠失憶!

我還要告訴宋辭,她原本就是喜歡霍慕沉的,是你們催眠她,才讓她忘了所有,還以為自己恨的是霍慕沉,喜歡的人是你!

讓他們錯過多年的人是你,你看看霍慕沉會不會放過你,放過陸家上下的每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