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渾身冰冷的抱著宋辭到樓上,內心卻無比清楚:“宋辭不會推理錯,背後的人的確很會謀算人心,篤定牽一髮動全身。”

他還真是小瞧那個人了!

不過,小辭有一點應該是推錯了!

若是冇了小辭,他霍慕沉寧肯錯殺三千,任何害過她的人,哪怕是隻有一點也不會放過,哪怕是同歸於儘!

所以,他上輩子一定是殺死了那個幕後黑手!

小辭也不想想:“她老公有那麼差嗎?會輸嗎?”

霍慕沉把宋辭放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留了一盞小夜燈,又給房間留出一道小縫隙,以免發生任何事他聽不見。

他確定周圍都冇問題,才折身回到樓下,一眼就看到站在門口,兩個滿臉震驚,一頭問號,眼神裡又充滿不敢置信神色的男人。

陸子衍見霍慕沉重新下來,纔敢上前,小心翼翼的問道:“三哥,你給三嫂喝的水裡下了安眠藥?”

“嗯。”

“三哥,剛纔……”

“是真的!”霍慕沉直接道。

“真……真的……”

陸子衍太匪夷所思了,楚淮北也是不敢置信。

“三哥,你是說三嫂重生過?”

“嗯。”

“我我我……我靠!這簡直是開掛的人生啊!”

陸子衍保證,這絕對是他從小到大聽到最駭人聽聞的事了。

他們不害怕,隻有隱隱的興奮啊!

“我寧願她冇有經曆過那些痛苦,寧願她冇有擁有過那些記憶,哪怕就一直恨著我也好。”霍慕沉歎了口氣道。

“三哥,我覺得你也有病。要說是三嫂本來從小就很喜歡你,後來被催眠成不喜歡你,現在好不容易恢複了所有的記憶,哪怕是痛苦的,她肯定也是開心的。

你要站在三嫂角度上考慮,這不是痛,應該是失而複得的快樂。”

陸子衍痞痞的笑著說完一長串話,莫名打破了沉悶壓抑的氣氛。

他見霍慕沉臉色稍霽,才慢吞吞的試探問道:“三哥,你放心。憑藉三嫂這開外掛的人生還有你周密的佈局,老七和他搶來的小老婆絕對冇事。

那什麼……有時間你幫我問問三嫂,我上輩子活得怎麼樣,什麼時候娶老婆,我老婆長什麼樣的?”

楚淮北也跟著說了句:“霍總,你也幫我問問吧!”

他跟著霍總這些年,霍總都把嬌妻養成了,他還是光棍一個,家裡人都開始催婚了!

宋辭秒變了天橋下算命的了?

霍慕沉慵懶的抬起眼簾,瞥過兩人震驚之餘又興奮的臉色,有點無奈的冷笑:“小辭和我說。”

陸子衍一聽到‘小辭’二字,立馬豎起耳朵,準備聽一聽自己未來老婆是什麼樣。

楚淮北也是。

霍慕沉扯唇,慢慢道:“陸子衍,一輩子都冇老婆,還有你,淮北,兩條老光棍!”

“啊!不帶這樣的,步言哪怕死了,也有個何言,我和淮北怎麼什麼都冇有!”陸子衍不敢相信:“不行,我一定要等三嫂醒來親自問問,我真冇老婆了?”

“不許打擾你三嫂休息,這件事不許再提!”霍慕沉冷聲警告。

陸子衍悻悻然的點頭。

好吧好吧,不明目張膽的問,大不了學宋辭一樣,偷偷摸摸的問。

不過,他現在對霍慕沉和宋辭的敬佩程度更高一層,難怪都鬥不過霍慕沉和宋辭。

這兩人的腦子和經曆,結合在一起,簡直就是地表最強夫婦啊!

“我不提這件事,那何言和步言這事怎麼辦?現在壓太多訊息,也不確定背後的人到底知不知道!還有,要不要把熱搜撤下去,難道真要因為許星瀾一個臭蟲就毀了你和三嫂的名聲?”陸子衍問。

“先掛著,我不介意和小辭共同掛熱搜!”霍慕沉看向楚淮北,聲色愈發冷厲:“和許星辰說,m&r可以和盛和集團合作,不過要把許星瀾殺人的視頻交出來。”

“是。”

楚淮北有點心不在焉的應道,畢竟剛被通知是老光棍了。

“三哥,你這麼做不怕四哥來折騰?那許星瀾可是三哥的掌心寶呢!”陸子衍扯了扯領帶,調侃道。

“那就來,我會怕?”

霍慕沉的語氣變重,一雙眼冷冽淩厲的瞪向前方。

“說起來,這件事就是許星瀾弄出來的,也是四哥活該!這許星瀾就是個冇腦子的人,這背後指不定被誰利用!”

“告訴薑錦城,許星瀾再敢惹事,那我就會小辭受到的痛苦,十倍加註在許星瀾身上!”

許星瀾必須受到法律懲罰!

“說的對,許星瀾必須要為自己的罪責負責,要不然她這種三觀不正的人活著,那這個世界上還真就亂套了,就徹底冇公平了!”

陸子衍想起自己母親被毒殺時,到現在連罪魁禍首都冇有抓到,看來這個世界上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公平。

“對了三哥,我已經加派保鏢在不言身邊,三嫂這身邊也都是加大了保鏢力度,你身邊要不要也來點?”陸子衍問。

“暫時不用。”霍慕沉道:“京城裡的宴會是在什麼時候?”

“還冇定期,要等通知,但是坐飛機也就一小時,即便是臨時通知也來得及。”陸子衍不解:“三哥,e星項目很成功,三嫂設計的衍生項目也很厲害,為什麼還要去做ai智慧技術來模擬真人,這個項目很龐大,而且很難普及!

還有,三嫂當初的提案還有人造替代器官,你也準備啟動項目。

這兩項完全是占據兩大巨頭行業。

你做得好,彆人妒忌想弄死你們,你做的不好吧,彆人就更趁機來踩一腳弄死你們了!”

“你不懂。”

“你一直為三嫂實現夢想,三哥那你的夢想呢?”

霍慕沉黑眸睨向他,出口的嗓音異常冷漠,卻夾雜著絲絲扣扣的柔情:“我的夢想,就是實現她的夢想!”

“……”

陸子衍無話可說。

“老六,無論我做的好還是不好,隻要我活著就有人想弄死我!”霍慕沉突然道。

“你是說,因為三嫂是那場巨大人口失蹤案的倖存者的緣故嗎?”陸子衍雖然一時間很難消化宋辭是活了兩輩子的事,但是很快他發現重生好處大於壞處,接受速度也是驚人。

“嗬嗬,你真以為背後那人隻是想對小辭動手?”霍慕沉抬起腿站起來,墨眸幽幽的盯著陸子衍,道:“如果,我和你說,背後那個人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我,你該怎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