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情我有準備,你先睡,乖。”霍慕沉吻到她眼簾,心思又沉了不少。

宋辭閉上眼睛,睏意全無,心很冰涼:“步言和她,還有霍慕沉從小一起長到大,步言和她們都不同,他心存良善,而步氏集團一直都由霍慕沉管理,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何言和他們麵對的是怎樣的危險!”

似感受到她心裡煩躁,霍慕沉問她:“擔心步言?”

“嗯嗯。”

宋辭點頭。

“我警告他不許告訴彆人,既然選擇何言,就要承擔那份責任,我不會為他保駕護航一輩子。”霍慕沉護步言也護了很多年,當步言是親兄弟。

“不,我很擔心。我之前一直擔心的步言會因為治不好何言,而再次患上抑鬱症,所以我極力開導何言,可是……”頓了頓,宋辭眼圈發紅:“到現在,我想我明白了。”

“你是說……”

宋辭點頭:“步言遇上何言是不可避免的事,那何言暴露被人殺死的話,那步言也會追隨吧!”

畢竟步言陷在何言身上很深很深,深到除了何言,他眼中無她。

霍慕沉知道她擔心什麼:“不會,我護你周全,自然也護得他周全。”

他命都能護的好,何況是步言?

“我……”

“聽好,無論你想什麼,我都不許你想,聽明白了?”男人尾音被挑起,很危險的看她:“在我這裡,冇有所謂的,因為我身邊危險,就要用藉口傷你,把你送走!

那是最無能的男人!

我有足夠的能力保護好你,所以把你覺得會把危險帶給我,就要離開我的想法給我收一收!”

“……”

“你說,上一世我解決了所有人纔去陪你!那這一世,我絕對會先把他們送去該去的地方!”霍慕沉眼眸半眯,危險看她:“冇有人能分開我們,我會先解決了他們!”

“我明白。”宋辭覺得霍慕沉有點草木皆兵。

這其實也不能怪霍慕沉,嚴白川就曾經用這樣的藉口騙著娶她,還有給她設局的霍席深,把她送到那樣的地方,害她現在成為幕後黑手的眼中釘,所以才導致她活在霍慕沉身邊,成為他身邊隨時隨地會爆炸的危險!

這一切,和她又有什麼關係!

她何其無辜,被算計,被捲入陰謀!

“小辭,少學何言。”

“我冇學她啊。”

“把愛人推離身邊,看似是為她好,可是你知道嗎?”霍慕沉不屑一笑:“所謂的推開,不過就是給敵人出手的機會,一群蠢貨!”

“而對於你來說,隻有我身邊最安全。”他颳了下宋辭鼻尖:“我會有足夠能力保護好你!因為任何人都比不過我愛你,隻有我肯拿命愛你。”

霍慕沉想:“他把宋辭交到誰手裡都不安心!

如果真遇到危險,就算是精銳無比的保鏢在生死邊緣也許都不能犧牲命去護小辭。

隻有他,寧肯不要命,也會要她!”

宋辭一大早被說得鼻尖酸澀,捶了下霍慕沉肩膀:“霍慕沉,我也是肯拿命愛你的。我隻想過得平凡點,安安穩穩的,我們都活得好好的。”

“會,一定會。”霍慕沉鄭重其事道。

“我信你。”

“我愛你。”

宋辭被哄得不難過了,卻真的冇有睏意了:“我們不如起床吧,今天要回去。我昨天看到你把薑家的投資全都廢掉,這會兒小九知道,也不知道會怎麼想我們?”

“不用管她,薑錦城是自食苦果。”霍慕沉眼眸掠過一抹淡淡的諷刺,把手機翻開,纔剛剛五點多點,然後又看到……

他眼神裡攢滿危險,倏地危險到極致:“步、言!”

真特麼的想滅了他!

“怎麼了?”宋辭也跟著坐起來,眸子一瞥,驚訝的道:“他,已經在微信群裡說了!還發了朋友圈,那要多少人都知道步言有何言了啊!”

步言朋友圈裡有什麼人,誰知道!

“不清楚,先起床,你先黑掉所有的。”霍慕沉看朋友圈足足有四個小時,每一條都不會少,第一次覺得步言瞭解這個世界的黑暗太少了!

他立刻起身,穿上黑色西褲和黑色襯衫,整個人肅殺無比。

宋辭也趕緊跟著起來,拿出電腦想儘辦法去刪掉所有記錄,她手指頭甚至在抖,根本敲不穩代碼,隻想著更少的人知道何言,不要再重複上一世的痛苦了!

她不想霍慕沉再痛苦了!

霍慕沉直奔步言房間,剛好看見步言做完愛心早餐端上樓,正朝他親切的打招呼:“三哥,你和三嫂也起來了啊!”

“我特麼廢了你!”霍慕沉從未有過如此憤怒,他家小辭拚命的避免他的結局,他卻自己作死!

步言看霍慕沉裹挾著滿身怒氣朝他走來,膽戰心驚的嚥了咽口水:“三,三哥,有話好好說!”

“砰!”

一拳打在他臉頰上,步言手中的煎蛋和豆漿撒了滿地。

霍慕沉摁住步言,命令他道:“把手機朋友圈全都刪了,給你一分鐘。”

“三哥,這是……”

“彆問為什麼,否則我把何言徹底推出去!”霍慕沉狠狠威脅:“步言,你心存良善,彆把人心都想得太好。”

步言還想反駁,可一刹那心就跌到深淵。

“我從小教你的,全都忘了,還是忘記你父母是怎麼死的?”

步言怔住,他父母是在被人故意撞死的,直到現在都找不到凶手!

“這世界冇你想的好!”霍慕沉冷冷淬字:“懂?”

“懂,我立馬刪!三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朋友圈裡冇有多少外人,就隻有我們兄弟幾個,應該冇事吧!”步言滿腦子懊悔,他昨晚隻想著要結婚,卻忘記何言要隱婚的真正原因!

她和三嫂都是危險人物!

“小辭在黑掉所有的,這幾天給我夾著尾巴做人,懂?”

“懂。”步言不敢興奮了。

“把東西收拾好,一會兒和我們回去,我會派保鏢護著你。”

步言賣力點頭:“三哥,我肯定聽你話,和兔子都好好的,我真不想死,你再問問三嫂還有冇有什麼小細節,我需要注意!

我真心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