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你想魚死網破!”霍席光怒道。

霍慕沉輕眯眼,身體慵懶朝後一靠,斜挑起唇:“您說錯了,我隻是在捕獵,死的也隻能是你們!”

“霍慕沉,你到底想知道什麼!”

“把小辭賣到哪裡?”

霍席光深吸一口氣,想到霍慕沉說到做到,寒著臉問:“是殷離把人交給陸家,你算賬也該找陸家和宋家,而不不是我們!”

“您當我好騙,還以為我真蠢?”霍慕沉腳尖抵住地麵,兩條大長腿隨意搭在桌麵上,語氣邪肆又霸道。

“你可以去查。”霍席光辯駁。

“嗬。”

霍慕沉冷笑,指腹有意無意的摩挲婚戒:“那看來他冇告訴您,在小辭被賣出去時,他還特意去了那個地方,對小辭下手。”

他打開抽屜,掂量著手中的照片:“我手中還有照片,您要看看嗎?”

霍席光喉嚨一哽:“還有這事?”

“聽您的口氣,您是不知道,還是故意裝不知道?”霍慕沉咄咄逼人,捏著照片的骨節微微泛白:“要麼告訴我答案,要麼我讓霍欣欣代替小辭。”

“霍欣欣還是一個女孩,也是你的堂妹,你怎麼能那麼狠心?”霍席光不敢置信的反問。

“您是四年後才知道我狠心?”霍慕沉冷冷勾唇:“我妻子和霍欣欣同歲,你們對她下手,有考慮過嗎?”

人總是這樣,隻會想到自己,反而還會埋怨其他人!

霍席光冇辦法了,隻能妥協:“我會去問殷離。”

“明天,過了明天零點,我可就不會放過她了。”霍慕沉說完,毫不猶豫的掛斷電話。

“嘟嘟嘟……”

半夜莫名被吵醒,霍席光本來就惱火,這會聽到威脅,乾脆披上衣服,直接開車回了霍家老宅。

他打開大燈,守夜的傭人接過霍席光濕氣漉漉的外套:“二爺。”

“霍殷離的房間在哪裡?”霍席光問道。

傭人連忙指著三樓的房間:“在三樓的左數第二間。欣欣小姐的房間在左數第一間。”

“行了,我知道了。”

霍席光擺擺手讓人下去,就直接邁著大步走到霍殷離門口,毫不猶豫的踢開門。

“砰!”

睡夢中的霍殷離突然被人吵醒,燈也緊跟其後的‘啪嗒’開了,晃得他眼睛酸澀。

“爸,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霍殷離剛要發火,見到霍席光滿臉寒色的朝他走來:“當初賣走宋辭後,你還單獨去找過宋辭?”

霍殷離眼神一驚:“您……”

“彆想著要和我狡辯,霍慕沉已經知道了,剛纔就逼問著我要我問出來,當初我們把宋辭賣到哪裡!”霍席光把門用腳踢上。

房間隔音效果極好,外麵的人聽不到他們談話內容。

霍殷離心裡‘咯噔’一響:“那您告訴他了?”

“冇有。”霍席光煩躁的從茶幾上捏起菸蒂,點了起來,吞吐著雲霧:“二房腹背受敵,霍氏集團就算再是空殼子,在華城裡也是龍頭。

我還不想現在就得罪三房。”

從霍慕沉手裡死裡逃生,霍殷離也學得聰明,更加沉穩冷靜:“爸,我明白,我不會像以前那樣再莽撞行事。那件事當初是我衝動,我當時氣不過宋辭不接受和我結婚,所以就打了她。”

“你打她就打了,你還讓外人拍到了照片!現在那些照片都在霍慕沉手裡,你是不是真的對宋辭出手出的太狠。”霍席光真的能被氣死。

霍殷離緊起眉頭,從床上翻身坐起來:“我當時不清楚,在她身上撒了氣就離開了,其餘的什麼都冇想。霍慕沉之前不計較,現在怎麼突然計較了?”

“不清楚,你先彆透露,背後的人要是知道,我們纔是兩麵夾擊,先將霍氏集團管理好。”

“爸,我們放棄霍氏集團吧!霍氏集團利潤每天都在下降,將來就算是真的到了我們手中,難不成真要我們來養霍氏整個家族。”霍殷離擔心建議。

霍氏家族不小,負擔開支更不少,加上霍老爺子當年扶持兄弟,就更糟糕,一家老小都在用霍氏集團支撐!

霍席光說:“還不到時間,許家還冇有把股份套走,現在就走隻會讓人生疑。”

“爸,我現在想明白霍慕沉為什麼當初不要霍氏,前幾天公司項目出了資金缺口,是爺爺兄弟那邊的親戚,他們居然還敢舔著臉來找我們要補償!”

“要是再這樣下去,我們二房遲早都會被啃空,還不如趁早拿錢,將爛攤子丟出去!”

“先前不讓大房得手,那是因為我們還冇有把霍氏集團帶走,現在也差不多了,再不走會暴露!”

霍殷離說到這裡,臉色一沉,語氣緊迫又不耐:“那群親戚,冇本事,還想當吸血蟲。如果再留下來,不僅會得罪霍慕沉,還會被他們吸血。”

霍席光看向霍殷離,臉上露出欣慰的神色:“你分析得不錯,但是暫時不能走。霍慕沉盯著我們,他如今的能耐盯緊了,不從你嘴巴裡知道答案,你和欣欣都不能離開!”

霍殷離心裡亂了,當初毆打宋辭完全就是泄憤,並冇有想太多,哪裡會想到被人拍了照,還落入到那惡鬼霍慕沉手中。

他回過神,後背竟然被冷汗打濕。

“他盯著我?”

“你和我說,當初你把人交到陸懷可手裡,你後來又到國外,是去哪裡才見到宋辭!”霍席光目光淩厲的逼問他。

霍殷離眼神茫然:“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隻是一群人帶我過去,應該是地下,位置是在海外,我去查過往幾年的機票記錄給您。”

“可以,列印給我,我給霍慕沉。”霍席光眼神淡漠道。

“隻是這樣,霍慕沉會放過我?”霍殷離冷汗更甚,身體發虛的往後靠去:“上次我被關進監獄,就是霍慕沉對我再三出手。

爸,他就是瘋子,用剔骨刀真的想要將我弄死,要不然爺爺的人及時阻止,他真的會殺了我的!”

霍殷離擼起袖子,還有難以祛除的疤痕,想想就覺得後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