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遇提起家人,都是滿臉驕傲自豪:“剛纔我就去醫院看她去了,人家可比宋辭還好看,就像個兔子似的。”

“兔子,很好聽的外號。”秦宴眉色寒凜,溫和道:“何先生的警察局在什麼地方,我初次來不太認識地方。”

“華城中心警察局。”

“好。”

秦宴報出導航,很快就找到警察局位置,很溫和:“何先生,到了。”

何遇長腿斜珩在車座右一側,被他開口攆人的話吵得不耐煩:“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了,這麼快就嫌棄我這個局外人了。”

“何遇,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不能好好說話就把嘴巴閉上,什麼叫二人世界!”

“難道我有說錯嗎?”他揚唇反駁。

“行了,你趕緊下車,以後可彆和我們坐在一起了。”宋辭提前他莫名生出一肚子火,嬌豔的臉蛋上呈現出因為惱怒洇出的絲絲潮紅。

她的語氣很不耐煩:“我們就是要過二人世界,就是不能容得下你,你可把嘴巴閉上吧!何遇,你可以滾下去嗎?”

“滾就滾,哦呸!我下車,你以為老子願意看到你?”何遇暴躁的從車後座跨出大長腿,夾著怒火將車門重重甩上去。

“那就拜托何先生可千萬彆看我了,萬一您長針眼,我可負責不起!”宋辭不陰不陽懟道。

門口剛好有小警員看到兩人對吵這一幕,湊過去擠著眼神:“遇哥,這是嫂子,好漂亮啊!這麼漂亮的人,你也捨得罵,要是我肯定就在家哄著了。”

“她不是我老婆。”

“那就是女朋友了。”

“你小子想什麼,也不是女朋友,她已經嫁人了。”何遇因為那句‘嫂子’心情好了不少,朝說話那人後腦勺拍了下。

“那就是前女友?是不是她為了嫁入豪門就把你拋棄,現在知道遇哥的好,回來和遇哥舊情複燃了。”那小警員湊過去,語重心長的出主意:“遇哥,你可是根正苗紅的帥氣青年,千萬不能被這種回頭的渣女給欺騙感情。你現在這條件,這樣貌,我們局裡不少單身未婚的女青年都是兩眼放光,直勾勾的盯著你,還有一些想要讓你當女婿呢!

不過你都冇有動心,你不會真的還念念不忘你的前女友吧。”

何遇被他腦補出的恩怨情仇大戲說笑了,挑起眉梢:“對,老子就是對前女友念念不忘了,現在趕緊回去工作,要不然江隊長看到你,還不給你來一頓碾壓的比試。”

“什麼前女友?”

江景行捏著菸蒂,從陽台走回來,冷風打得他俊朗帥氣的麵孔更加眼裡,前陣子因為出任務,剃了寸頭,更把男人的陽剛氣息散得淋漓儘致。

“當然我們遇哥的前女友,剛纔還在門口和人家說話呢!他前女友聲音還特彆好聽,對他舊情不忘,就回來求複合了。”小警察急忙解釋。

江景行掐滅了菸頭,碾碎在菸灰缸裡,黑色襯衫勾勒出男人健碩的肌肉紋理,很有力量感。

“前女友?”他吐出最後一口煙霧:“好馬不吃回頭草,懂不懂?”

“江大隊長,我們遇哥好歹有前女友,有草可以回頭吃,但是你到現在還冇有個女朋友,都三十多了,是不是真準備單身一輩子了?”

“急什麼急!皇上不急,太監急!”江景行把檔案甩到他臉上:“最近平城不大安全,你要是再嚷嚷,就滾去平城!”

“彆彆彆,我老婆孩子都在華城,孩子還小,離不開啊!”

小警員露出苦瓜臉,抓緊檔案就開始求饒。

他們都知道,江景行不隸屬華城,而隸屬於總部,隻是江景行自己申請調來華城工作,隻是命令仍舊服從於總部,但職位要比整個警局都高。

他一聲令下,警局冇人敢違抗他命令。

“去平城,我家,可以啊!”何遇也是總部調來協助江景行,要不然也不會來到華城,但是恰好何言來了,他也可以放下心。

“遇哥,你家也不是華城?”

“不是,我家在平城,平城何家就是我家!”

“什麼,你家就是平城何家?”小警察捂住臉,擋住做出‘o’型的嘴巴,萬分驚恐的看著眼前兩尊閻羅:“原來你們都不是平凡人,就我一個是真窮光蛋!”

“你小子把嘴巴閉上,好好乾活去!這個案子我們追蹤太久了,這次絕對不能讓人跑了!”江景行惡龍式暴躁再次上線,敲了下他頭。

小警員揉著被砸的額頭,轉頭去影印檔案。

江景行把何遇叫到辦公室,兩人麵對麵,視線交鋒在空中:“何遇,你現在是什麼身份,應該明白乾我們這行,隨時隨地都麵臨危險。

今天你父親特意過來一次,向我請求能夠開除你,讓你回去繼承何家,你怎麼看?”

“江隊,你彆聽我爸的,他就是一老古董,不懂我們年輕人的心思。你看我跟你出了兩次任務,每次都冇有受傷,身體硬朗著。”何遇脊背挺直,眉宇堅定。

江景行捏了捏眉心:“我冇那好脾氣,我叫你來是想告訴你,以後彆讓你家老頭來煩我,我每天案子那麼多,而且你能不能被開除,是問總部,我不會擅自做決定。

下次,你家的老頭再來煩我,我不介意揍出去!”

何遇嘴角抽了抽,但也冇在乎什麼:“行,我回去自己做思想工作,保證冇有下次!”

“嗯,這就好。”江景行得到保證,早上被何董懟得怒火都消減了不少,他想起何言的事:“我說,有一天人民需要你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你能做到嗎?”

何遇以為他說的犧牲是自己,敬了個標準的禮,一字一頓道:“能!”

“這就好。”

江景行從霍慕沉給的資料裡,可以推出來何言就是當年所剩無幾的倖存者,而且她要不是和宋辭關在一起,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

他心思略沉了點,抬頭看向何遇:“你回去準備準備,最近平城不太安全,我們要到平城去。”

“平城發生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