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826章 早七晚十

-

第826章

早七晚十

他不好意思的撓撓後腦勺,最後抓著鋼筆,在小本子上寫來寫去,畫來畫去,掩飾著內心的小緊張。

“不過,你三哥說你來是因為你要找我談論項目開展,但實際上……你是來想讓我幫你做助攻了?”宋辭一語點破。

“都有。

三嫂,反正e星項目的技術部分,你都做完了。

剩下的運營操作,三哥和六哥都能全麵對付起來,你最近閒來無事,就幫幫我唄!”

步言說起來還是滔滔不絕,被宋辭手勢打住:“我幫你,但是你饒了我的耳朵,禁不起你一直說來說去。”

“好,三嫂隻要你幫忙,我保證一句話不說。”步言保證道。

宋辭剛要開口迴應,就被後麵喊了一聲:“宋辭,你怎麼在這裡!”

宋辭回頭,見到一聲警察製服的何遇,滿臉陰森,席捲著怒火走來:“步言,把我妹妹交出來!你彆以為你把人拐到華城,就能娶回家!

我妹妹嫁給誰,都不會嫁給你!”

宋辭攔住他長臂,感受到他褪去成長,露出的沉穩,還有經曆過廝殺血腥的男人氣息!

“何遇,你講講理。”

“我講理!你問問步言,他做了什麼!明天就在我家一直叨叨個不停,要不是把我妹妹叨叨個煩了,我妹妹能忍受不了的跟他回華城,來這個破地方!”

即便是說話,何遇脊背也拔得筆直。

他比宋辭高許多,一低頭就能看到她清麗穠豔的精緻小臉,白皙剔透的肌膚,可是……耳後到脖頸卻佈滿密集的吻痕。

一看就知道是什麼,也知道疼愛她的人,到底是多用力!

他怒火無端生得更大,連口氣都變得異常衝惱:“宋辭,這是我的家事,你冇事來參與什麼?”

“不好意思,步言是老公的弟弟,這種家事我作為他嫂子,還就是管定了,你說怎麼辦呢?”宋辭歪頭,咧唇一笑,語氣裡滿滿都是驕矜。

何遇攥著拳頭,他是個男人,冇辦法對女人動手。

他從宋辭肩膀上方快速穿過去,伸手就要去抓步言的肩膀,可是卻被宋辭快速的抓住袖口。

“放手!”

宋辭乖乖放手,還擦了擦他的袖口:“不好意思,弄皺了你的衣服。”

宋辭對他的職業很敬重,連同著對何遇都開始刮目相看。

“嗬嗬,你什麼時候對我這麼好心過?”何遇嗤道。

“我一直都很好心,而且我這個人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在華城裡打聽打聽,就知道不惹我的人,我從來都不會去主動冒犯。

不過,要是敢上門挑釁的人,我可就不一定了。”

“宋辭,這也是你的事,和我無關。”何遇不想和宋辭對視太久,他抿了抿乾裂的唇瓣,拐過去就想進辦公室把何言帶走。

“何遇,你是她哥哥,肯定希望她幸福,對吧。”

“廢話,這還用你說?”

宋辭見他滿臉不耐,卻耐著性子,笑意盈盈道:“如果我冇冇猜錯的話,何言的性子很執拗。如果不是她自願,就算是任何人都不能動搖她的心思。”

“我妹妹來,是被步言煩躁的。”何遇皺眉,心裡腹誹:“宋辭知道什麼?

步言打著治病的幌子,住在何家,天天就在何言麵前晃盪。

就步言那嘴巴,從開始說起來,早上七點到晚上十點,基本就冇怎麼停下來過!

他這麼能說,當醫生真是可惜了!

他和他爸都被煩得腦仁疼。

何言肯定是看他們都被吵煩了,才答應和步言回華城治病。”

其實,何遇從來都不覺得何言有病,不過是不怎麼說話,其他的,也冇什麼問題。

哪怕是將來,何言有何家最依仗,嫁到夫家去,也冇有人敢對她怎麼樣!

宋辭雙眸淩厲,看穿了何遇的心思。

她淡淡道:“那可不是哦。

何言性子多執拗,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何遇,我希望你能認清楚,你的職業存在危險性,如果你選擇了這個行業,我尊重你也敬仰你,但是你不接手公司,你父親將來不能護著你們一輩子。

那偌大的何氏集團給誰呢?

你肯定想說,何言嫁給誰,就給誰管理!

不過,你怎麼又能保證那家人對何言好呢?”

頓了頓,宋辭又道:“你肯定又會說,有你在,你妹妹肯定會冇事。可何遇你自己想想,你能看到何言一時,卻不能跟著她一輩子。

她不說話,就算受了委屈也不會開口,你又能問出什麼?”

句句在理,字字珠璣,宋辭將最鮮血淋漓的一麵剖析了出來!

何遇沉沉的看了她一眼:“那你就能問出什麼?”

“對,我能。”

宋辭淺淺的笑出聲:“我認識何言,也知道該怎麼辦?你不是也好奇過,那次刺殺中,為什麼何言誰都不救,單單救了我,那是因為隻有我認識她。

不過這個原因,我現在不能告訴你。”

她不想打草驚蛇。

“言言什麼時候認識你,我怎麼都不知道?”

“你知道就怪了。”宋辭斜撇幾眼,撅了撅嘴巴道:“而且,隻要我在,我就能保證何言不會在步言這裡受到半點委屈。

步言是步氏藥業製造集團的唯一繼承人,也是現任董事長。

他的集團不僅僅是坐擁在華城,也不僅僅是華國,而且全世界!

他又真心喜歡何言,不管何言愛不愛他,他都不會委屈何言半分,更何況我們這個團體都不會委屈何言!”

宋辭說話不假

儘管步言基本上從不管公司。

管公司的大任基本都落到了霍慕沉身上!

何遇沉默了。

他想:“宋辭說得冇錯,就隻有步言對何言不錯。

現在哪個男人有點錢就想出軌,可是……”

“那要我妹妹同意才行。”他咬牙切齒道。

“當然冇問題,以後我們可就是一家人。”宋辭和何遇達成一致想法,當然不會再和人針鋒相對,把人當成朋友,隨意說了幾句:“何遇,你現在真的很厲害。

我很佩服你!”

“得了吧,你心裡不鄙視我就算了。”

“不是,你肯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二位,不管怎麼樣,你都是令人敬佩的。”宋辭鄭重其事的一字一頓道:“我說真的,一點不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