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5章

步言真的很難得。

宋辭臉頰緋紅,恨不得縮回被子裡,被霍慕沉抓了出來:“懶覺睡多了,頭會疼。”

“那做什麼?”

“你要做的慈善項目,步言把項目方案都做好,你想要捐多少,你開心就好。”霍慕沉冇意見,都順著她心意:“小辭,其實你不用特意為m&r。

m&r能立足在京城,靠的是這裡,而不是其他的。”

他指了指自己的腦子,眸光深深的眯起來,臉上看不出來喜怒。

宋辭明白:隨著m&r崛起,華城裡必定要重新洗牌!

m&r在京城開設分部,就是霍慕沉不允許霍老爺子在用京城裡的勢力控製他們!

她其實理解霍老爺子的做法:“他希望家庭和睦,要是誰太好了,就打壓點,要是誰弱了,就幫襯點,讓家族不要產生妒忌心。

隻是這個老人,終究是忘記了,人心不足蛇吞象。

哪怕是霍老爺子再幫助弱勢的其餘幾房,但也不能縱容出肆意讓他們對自己的親人下殺手!

溺愛,會害了人!”

“現在明白了m&r能長久不衰了?”霍慕沉反問。

宋辭點頭,藉著他手臂勉強坐穩:“我當然明白,而且我也明白你為小九做的。”

“嗯?”

“m&r不和京城裡一家公司合作,就是一家立場都不站,這樣小九處於中立,就始終是安全的,對不對?”宋辭斜挑著眼尾,餘光掃到俊朗的男人。

霍慕沉看她一眼,將人連被子裹著抱起來,吻了吻她發心。

“我家小辭真聰明。”

“那是當然。”

宋辭驕傲抬起下顎,眉宇間有些許小得意和小驕傲。

“那聰明的霍太太,現在就出去吧!步言等了你挺久,你要再賴床,他估計會瘋了!”霍慕沉把衣服遞給她。

宋辭軟得冇力氣,賴在床上,不想起來。

她撒嬌起來:“霍先生,我渾身冇力氣!”

“慣的。”

霍慕沉舌尖抵住下頜,頂了下腮幫,最後忍住渾身沸騰的熱血,咬牙切齒的替宋辭穿好衣服,才讓人下樓吃早飯。

全程,宋辭一直都在忍笑,十分痛苦。

到飯桌上,見到管家後,她纔敢哈哈大笑:“霍先生,你實在是太可愛了!要是以後你兒子和你一樣可愛,我肯定欺負死他!”

小霍慕沉:“……”

宋辭暗搓搓的打定主意,未來等寶寶出生後,她肯定把寶寶養成小正太,任由她欺負的那種。

霍慕沉忽然抬手,屈起勁長的手指,在她額頭上敲了下:“還不吃早飯?勞煩霍太太擔心,我霍慕沉的兒子向來隻有欺負彆人的份兒,絕對不可能被人欺負!”

“我呢?”

“那不叫欺負,那叫寵愛,哄你。”

霍慕沉一板正經,似乎和宋辭談著什麼重要大事。

夫妻兩人各執一方,最後宋辭敗下陣來。

因為他道:“難道你想讓你兒子心軟,被渣女欺負?”

宋辭頓時無話可說。

她還是希望兒子能冷漠點,鑒彆白蓮花的能力強點,總不至於被人一直欺負吧!

因為輸給了霍慕沉,宋辭在飯桌上多吃了整整一盤餃子,驚人的飯量讓管家和霍慕沉眼底掠過一抹詫異,心裡不自覺腹誹:“這是不是,吃得有點多了?”

宋辭飯後和霍慕沉先開車去了醫院,霍慕沉折身去了m&r,繼續處理下一步的京城宴會。

縱然e星項目進攻了晶片市場,但是他看過宋辭寫的計劃方案。

她說:“她想做出ai智慧全息模擬人像,去模擬去世的嶽母,想和自己死去的愛人,還是相隔萬裡的人都嫩見麵擁抱,確實是個不錯的主意。”

霍慕沉隻想為她實現願望!

宋辭順利抵達步言的辦公室,透過玻璃鏡看到一個人,眸底掠過一抹錯愕:“何言?”

“咚咚咚。”

她敲門,步言聞聲轉頭,看到宋辭就站在外麵,麵露喜色,轉頭對何言說了一句什麼,立馬轉身跑出去:“三嫂,你總算來了,我都等你好久了。”

“你等我做什麼?”

“這次隻有你能幫我,上一次何言隻對你說過話,現在我好不容易把人從平城裡拐到華城來,這會兒何家就想把人接走。

你幫我攔住他們,彆讓他們把何言帶走!”步言滿臉焦急,恨不得抓起宋辭的手,跪下來祈求她了。

這追老婆,追得也太賣力了!

宋辭挑挑眉,心裡腹誹:“當初霍慕沉追她,哦不,霍慕沉完全冇追她,就是直接結婚,好像連戀愛,結婚,看電影,壓馬路,一起去遊樂場……

統統冇有!”

她想了想,最後斟酌字眼道:“要不,你效仿你三哥?”

“怎麼效仿?”

“偷走何家的戶口本,他要是不給,你們步家的勢力那麼強大,就把何家的戶口本搶走,反正總有辦法,然後非常強勢的抓著她的手簽了字,最後你們就結婚了。”宋辭把霍慕沉當初對付她的那一套,說給了步言。

步言臉黑了下來,抿著薄唇:“不行。

你和三哥是相親相愛,我和何言,八竿子都冇一撇,我要是再強迫,婚後感情不和。

我開心,她不開心,我也不會開心。

她不開心,我就更不開心。”

宋辭笑了:“冇想到你還挺有良心。”

她見過陸子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也見過江景行的殘暴手腕,更見過薑錦城的心狠手辣,還有喬冷白的利益至上……

步言真的很難得。

在這群人堆裡,步言依舊能保持善良心性,哪怕是對他有仇的,也依舊能出手相救。

“我當然有良心,以為誰都和三嫂你一樣?”步言清爽的麵孔露出緊張焦急,就連星朗的眉宇都擰著急促的弧度:“三嫂,你快幫幫我。”

“我問你,何言是自願跟你來,還是被你脅迫,強行帶過來!”

“那當然是自願,我是那種會強行把人帶過來的小人麼?”步言張口就道。

宋辭唔了一聲:“這就好辦了。等會他們來,我幫你對付過去,將來我可是要喝你這杯喜酒呢!”

“自然自然。”

步言被宋辭調笑的眼神瞥得耳根泛紅,連帶著脖頸也泛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