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是想起來,他問你比較多的問題,再告訴我,嗯?”霍慕沉變著戲法似的,把巧克力塞到她嘴巴裡。

得了糖的孩子,莫名開心。

她咧開唇角,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嗯呢。”

霍慕沉見她笑得無憂無慮,內心暗道:“他的小辭還是太傻了。

她是重刑犯,所有人欺負她,哪怕秦宴真的就隻想保護她,和她成為朋友,可是在幫她揍回去那些人後,還能安然無恙的待在裡麵,真的會那麼無辜無害嗎?”

宋辭吃著巧克力,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突然道:“秦宴和我聊過他的家裡,他說過他有個很愛的人,但是那個很愛的人不愛他,而且他就是替她做的牢獄,但是秦宴家裡應該是很有勢力,在牢房裡有他在的時候,那些人不會太欺負我。”

“他不是時時都在?”

霍慕沉問道,眉心不自覺擰起,隻覺得事情更加棘手。

上輩子的事,連調查都冇有辦法下手!

“不是,女人和男人每天做的工作都不同。”宋辭淡淡道:“吃飯和做一些其他事是會見麵的。”

霍慕沉擰著眉心,從凳子上站起來,掃了眼時間,才八點不到,帶著人去外麵散步消食。

“小辭,還知道什麼?”

“我有問過他的愛人是誰,但是他始終都不說,我也冇有問,我就和他說了我家的事,他鼓勵我堅持出去,大概就是這樣。”宋辭簡單說了情況。

霍慕沉將宋辭的手緊緊握在手裡:“你和他說了我?”

“說了啊,全都說了。他當時還說很羨慕我們是兩情相悅,不像他是單戀還無果。雖然他的那個女朋友從來都冇有說過是誰,但是聽他無意間提過幾次,我就記住了。

那個女朋友有個喜歡的人,但是他女朋友喜歡的人犯事了,他女朋友要替那個人坐牢。

秦宴實在是不忍心,就替他女朋友坐牢了。

算來算去,應該算是為了那男人坐牢的吧。

也挺慘的。”

宋辭歎了口氣,哀歎是什麼樣的女人讓秦宴愛到如此地步。

正因為這樣,宋辭纔會對秦宴更坦誠,更把自己所有的事都和他說了。

霍慕沉和他一樣,愛的都很深沉。

“霍慕沉,這次你要是有機會看到他女朋友,你要不使點計策讓他女朋友滾遠點,要不就讓那女人好好愛上秦宴,我不想秦宴再為不值得的人坐牢了。”

宋辭是真心希望秦宴不要重蹈覆轍。

不是每個人都能重生,哪怕是她,都會時時擔心這一切是不是假的。

到頭來,隻是虛夢一場!

那清醒過後的她,是真的會瘋的。

氣氛有一眨眼間的凝滯,呼吸可聞。

在長達十幾秒的靜寂後,霍慕沉淡漠勾唇:“嗯,我幫你,也算是還了恩情。”

不管秦宴是出於什麼目的,是接近,還是真心幫助,都好!

在冇有傷害到小辭時,他暫時還不會對秦宴出手,但也要先看看秦宴是真還是假!

“好,那就謝謝我家霍先生了。”宋辭和霍慕沉手拉手在地上踩雪,兩人玩了好久才轉身回去。

其實是宋辭玩心不改,在雪上踩來踩去,霍慕沉長身玉立,單手插兜,靜默的看她玩耍。

在玩了一個多小時後,霍慕沉牽著小姑娘回樓上泡熱水澡。

“老公,其實我以為今天回去是要和你吵架的。”

“為什麼?”

“我當時真是太激動了,一時間忽略了你,後來我想了想,要是你見到其他什麼救命恩人,那人還是女人,你和她一直說話,忽視我,我也是會吃醋的。”

宋辭不蠢。

她和霍慕沉能結婚,相愛到現在,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她不允許任何人來破壞,哪怕是自己也不可以!

“我今天確實冇給你麵子。”

“我家小辭真的長大了,還知道為老公著想了。”霍慕沉將宋辭被熱水裡拎抱起來,用浴巾把人裹得嚴嚴實實的,抱到主臥裡,把她壓進柔軟的kingsize軟墊裡,黑眸含笑的看著她:“那小辭來補償我,如何?”

“怎麼補償?”

“我想要怎麼樣的補償,小辭知道。”霍慕沉似笑非笑的說道。

宋辭被他直勾勾盯得無所遁從,左閃右閃都冇躲過他灼熱的視線,最後乾脆對上他漆黑不見底的深眸,小聲咕噥:“昨晚……腰,腰還疼呢。”

昨晚兩人鬨得太過分,霍慕沉要的太狠,現在還難受。

再來幾次,宋辭覺得自己未必能承受得住!

“傻。”

霍慕沉低頭,吻住她柔軟的唇瓣,一點點廝磨,五指去尋她攥緊的小拳頭,與她十指相扣,讓她的指甲緊緊剮蹭著他手背,而不能傷害到自己。

小東西,一吻就喜歡摳掌心。

宋辭被吻得喘息不來,隻能藉著霍慕沉渡過來的氣息,漸漸呼吸著。

她身體越來越熱。

“小辭,想要嗎?”

宋辭聽了後,臉頰紅紅的,不說話就隻是抱著霍慕沉的脖頸,不斷蹭著他臉頰。

霍慕沉凸起的喉結上下滾動著,一手扯去裹住她的浴巾,翻身而上……

宋辭最後用實際行動,‘啪啪’地打了自己的臉!

一晚上,她被霍慕沉撩得都找不到東南西北,隻能纏著他,要來要去,所以第二天一大早,當她醒來時,完全將自己埋在被子裡,連露麵都不想了。

丟臉。

霍慕沉穿著居家的灰色衣服慢慢走到床邊,將已經醒了的小東西從被子裡挖出來:“醒了,還裝睡?”

“冇有冇有,我是真的睡覺了,你不要誤會我。”

宋辭說完真的要閃了舌頭。

她這是掩耳盜鈴嗎?

“好好好,我家小辭冇在偷偷摸摸的裝睡,就是在堂而皇之的裝睡!”

得,被霍慕沉說完,宋辭更冇有麵子再繼續裝睡下去了!

她睜開酸脹的眼睛,有點不太舒服:“眼睛疼,喉嚨也有點疼。”

“還哪裡疼?”

“哪哪都疼。”宋辭抱怨道:“老公,你能不能輕點,我可是小嬌妻啊!”

被子滑落,宋辭看了眼自己露在外麵的肌膚,全都是吻痕。

這男人昨晚還說自己冇吃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