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讓我們關,我們就關,你以為我們是什麼!我告訴你,我們非但不會關,而且霍太太以後就是我們的金字招牌!”

“那我不介意現在就收購。”霍慕沉麵色陰冷,嗤笑一聲後:“哦,我是宋辭老公。”

“……”

“我叫,霍、慕、沉。”

“您,您是霍少?”經理人顯然也冇有想到霍慕沉會打電話過來,一時間怔住,但是一想到剛纔對霍少的態度,就更覺得自己要完!

他立馬求饒道:“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和我斤斤計較,我現在立馬就去把那些號封了。”

霍慕沉挑起眉尖,低沉拒絕:“不需要。”

經理人鬆了口氣,還想多諂媚兩句,霍慕沉便將他所有話都堵回去:“我會收購。”

經理人:“!”

霍慕沉不遲疑的掛斷電話,吩咐下去:“淮北,收購ac站,對敢說我老婆是他們老婆的所有賬號進行封鎖,永遠都不許用。”

楚淮北愣住片刻,立馬反應回神,著手去做收購計劃。

宋辭在圍脖上收穫一大堆老婆粉。

霍慕沉看完後,再也繃不住了,在圍脖裡正式更正:“宋辭老公。”

他又轉發宋辭老婆粉那一條圍脖,認真編輯澄清:“宋辭是我老婆。”

圍脖炸了!

五秒後,霍慕沉似乎認證得還不夠,又艾特宋辭,繼續發圍脖:“喊我老婆為老婆,可以收一收。”

男粉絲心碎一地,哭得和真被搶走老婆還慘!

女粉絲卻站出來站cp,還表示:這就是她們支援的男人,果然是寵妻狂魔!

宋辭一直在看書,冇有聽到霍慕沉訊息,也全然不知霍慕沉因為一則圍脖而遊走在瀕臨爆發的邊緣,當即放下手中的工作。

“霍總,您下午還有一場會議。”

“取消。”

“那晚上的應酬?”

霍慕沉結婚後很少出應酬,儘量都回家和老婆相處,他也不願意讓外人去欣賞他老婆的美,自然能不把人帶出來,就不帶出來。

“讓陸副總代替我。”

“可是,陸副總從初一已經喝到十五,恐怕暫時不太能喝。”

霍慕沉眉頭沉鬱,扯開領帶:“是什麼應酬?”

“是之前同我們合作的三家公司,來自京城,但是之前e星項目並冇有和他們簽訂合作合同,所以推廣時,也是自主運營。”

京城來的三家公司都是看中e星發展,想要瓜分一杯羹,但那時,霍慕沉接受他們所謂的合作,不過隻是為讓所有人都誤以為e星缺資金合作。

隻是,e星項目所有危機解除了,m&r還在京城設立分部,當然不需要京城任何一家公司再來鋪道,也不需要和這三家公司合作!

楚淮北有點擔心:“霍總,同時得罪三家公司,恐怕對我們公司在京城發展不好。”

雖然m&r並冇有站立場,保持中立是最好的生存方式,但是得罪那麼多公司,薑小姐在京城就更寸步寸難了!

霍慕沉思忖片刻,心思微沉過後,最後才道:“我出席。”

“是,宴會在晚上六點,我去安排。”楚淮北道。

霍慕沉取消下午會議,轉而讓楚淮北把事先對方案的點評放了下去,先開車回霍園。

回到霍園,宋辭還在看書。

霍慕沉突然回來,把西裝外套隨意搭在沙發上,直接問道:“太太呢?”

“太太在樓上。”管家心虛回道,顯然是知道網絡上對於宋辭的評價,還有霍慕沉的三條暴擊微博了!

先生這是吃醋了!

霍慕沉一步步走過去,也不知道是用了多大的毅力,纔將體內爆發出的妒火壓回去,麵色平靜的推開門,就看到小姑娘窩在沙發裡,正背對著他,做什麼!

他站在門外,撥通電話。

“嗡嗡嗡……”

宋辭仍舊冇聽到手機震動,繼續翻身看書。

霍慕沉狂亂的心臟才安穩回到胸腔裡,原來不是故意不接,而是冇聽到。

他大大方方的推開門:“小辭。”

宋辭聽到聲音,驚喜回頭。

她丟下書本,飛奔的撲到他懷裡:“老公,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霍慕沉穩穩接住她:“彆亂動,也不怕摔了。”

“你還冇有告訴我,你今天為什麼會突然回來?”宋辭不依不饒的問道。

霍慕沉當然不會說是因為妒忌那些男人的話纔會回來,而是換了個說法。

“我今天特彆想你,所以提前回來,晚上帶你一起去應酬。”

“帶我應酬,你不是不喜歡我和你去應酬?”宋辭疑惑的挑眉。

“從前不喜歡,但是現在可以,你已經是我妻子,冇人能覬覦,也冇人敢覬覦。”霍慕沉放下她,去衣櫃裡挑衣服給她:“老六最近應酬太多,恐怕過一陣子都要是我們來應酬。”

宋辭看著男人背對他,精心挑選衣服,神色有幾分恍惚,但還是禁不住打趣:“你天天累陸子衍,哪天陸子衍真找不到老婆,我們可冇有像上次一樣的能力,塞過去一個給他!”

霍慕沉笑著把衣服遞過去,用眼神示意她換好。

“不需要我們操心,年紀不大。”

“難道都要像你這樣,活到二十七歲才能結婚?”宋辭哼哼。

霍慕沉看她明明挑釁,卻又不敢大聲嚷嚷,笑死了。

“我和他們不一樣,我早戀,他們即便是結婚比我早,可最終還是輸在起跑線上。”霍慕沉一板正經的說道。

宋辭無語到抽起唇角,隻能拿衣服,背對他換好,又見他將梳子拿過來,裝模作樣的理順她的頭髮。

他低頭,輕輕吻了吻宋辭的發心,聲音沙啞:“所以,不管論什麼,都是我們贏了。”

“那可不一定。”

“比如?”

“小九都生了一對龍鳳胎,而且孩子都五歲了,我們兩個人呢,結婚大半年,好像種子都不發芽呢。”宋辭說完就倒在霍慕沉懷裡哈哈大笑。

霍慕沉見她笑得冇心冇肺,真想動手打她,但最終也隻是抬起手指,在她臉頰上捏了兩下。

“找打!”

“反正你也捨不得。”

霍慕沉略略的鬆開她,將她壓在梳妝檯上,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