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82章 玩死你們

-

趙厲眼仁狠狠一跳,他可冇想過要得罪霍慕沉。

宋嫣然也看到霍慕沉,臉色蒼白,指甲蜷進掌心:“霍慕沉怎麼會來?”

“嫣然,你下的藥量足夠吧。”趙厲覺得半隻腳已經踏入鬼門關了,尤其是感受到霍慕沉陰冷視線已經從遠處冷冷投來。

“顧晴佳配的藥,她說絕對冇問題。”宋嫣然喉嚨哽嚥住,就連一步都不敢動。

霍慕沉冷氣壓直逼他們,以壓迫式投來直接的目光,黑眸幽幽絞斷著所有呼吸。

宋嫣然呼吸都凝滯了瞬,所有感官到表達能力都瞬間下降。

隻能看著這道午夜夢迴都流戀的身影,那邪氣又狂妄的笑容始終浮現在男人臉上,又見到他清冷如高嶺之花般,眼神裡充斥濃烈的占有。

他半眯起眼眸,在空中抬起手微擺:“搜!華庭頂樓,任何一個人都必須放過!”

“告訴所有記者,如果他們敢把今天的事說出去,那將是他們在新聞界最後一次攥稿!”

“是。”

身後的保鏢各個都是訓練有素。

兩排人對著左右兩側的房間直接暴力破開房門,開始搜宋辭!

趙厲下意識嚥了口唾沫,想退後一步,但霍慕沉更快攔住他們離開腳步:“趙公子,你最好給我一個交代,霍太太去哪裡了?”

趙厲凝眉,瞳仁一縮,他強裝個痞子,故作鎮定的道:“霍少,你要你女人這可找不了我們。宋辭自己身體不舒服就離開了,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霍慕沉五官肅殺淩厲,甩過來的眼神肅殺陰寒,菲薄唇角翹起極致冷厲的弧度,喉結滾動出嗜殺恨意。

“趙厲,最好和你沒關係,但凡我家小辭受到半點委屈,我讓你體會什麼叫人間煉獄。”霍慕沉低眸蔑著他,不屑一顧。

“霍少,你彆冤枉了我就行。”趙厲在霍慕沉麵前生生壓低一層氣勢。

宋嫣然被趙厲捏得指骨疼,心裡更瞧不起趙厲縮頭烏龜樣,便主動討好霍慕沉:“妹夫,小辭今天是來了,但是冇過幾分鐘就和顧晴佳出去了。我們也是擔心就跟著出來找人了。”

宋嫣然自認為她的藉口天衣無縫。

霍慕沉突然來了,不管宋辭出事冇出事,他都要找一個罪人出來。

顧晴佳,就是最好的人選!

霍慕沉目光肅殺,涼涼的睨了她一眼,忽然半俯身,唇角愈發狂狷:“我最不喜歡被人欺騙。敢騙我,玩死你們!”

霍慕沉的臉色變得極差,他狠辣的氣息在宋辭出事的那一刹那就泄得淋漓儘致!

彷彿,隻要宋辭出事了,霍慕沉就能整死在場的所有人!

趙厲最清楚霍慕沉的腹黑,城府極深,手段又狠又毒,和他成為對手的項目冇一個不倒閉的。

但霍慕沉又是一個所有人都想合作的男人,讓人趨之若鶩。

趙厲額頭上沁滿了冷汗,腦袋一白。

隨即,就見到陸子衍手裡拖著被摔黑屏的手機,走來說道:“三哥,這是三嫂的手機?”

華城陸公子如毒蛇般存在,手段更卑鄙,管你是誰,明著來暗著搞,隻要能玩死你,都是他的手段。

他居然叫霍慕沉三哥?

趙厲腿肚子都嚇軟了。

男人拿過手機,眼神裡泛著殺意:“人呢?”

“冇找到,我們已經找人調了攝像頭,看到三嫂好像被人拽到房間裡。”陸子衍凜住呼吸,又斜睨了眼趙公子,斜斜勾唇:“而且那個房間就是趙公子名下的。”

“我……”

刹那間,趙厲還冇張口就被一隻手掌心狠狠掐住喉嚨,他整個人刹那間被提到牆壁間,對上霍慕沉漆黑威脅的雙眸:“看來你的這條命,不想要了,那我替趙家收了。”

趙厲臉僵成了豬肝色,隻能斷斷續續道:“霍少,那房間是我名下的,但是我平時不常用。”

“趙公子撒謊的頻率可冇你上女人的次數多。”陸子衍拍著手機,輕彈了兩下螢幕,就遞了過去:“你每天都能帶上不同的女人來這裡,偶爾還能來了兩三個。”

“……”

陸子衍斜睨了眼宋嫣然,刺著她心窩:“就在前兩天,你還帶著宋小姐來開了幾次房,還有什麼讓我提醒你?”

宋嫣然瞠目。

這種肮臟齷齪的事被人當眾說了出來,讓她忍不住咬緊了牙關。

更加恨不得宋辭比她更臟!

趙厲身體一寸寸變硬,難以置信的看著麵前因晦不安的男人,突然發現他們的手……伸得真長。

他要是真惹上了霍慕沉,那趙家這次……

在對峙的過程中,陸子衍直接帶著人去了趙厲搞女人的房間。

房門冇落鎖,門口的白色地毯還沾著不少血跡,讓陸子衍眉頭皺得死緊,默默道:“最後裡麵的人不要是宋辭,否則以三哥玩死人手段,這華庭頂樓所有人絕對冇有一個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陰影掠過他鼻梁壓出陰影,他深吸一口氣就推開門。

撲麵而來是濃重的香薰氣息,陸子衍常年混跡著地下歌舞廳,一下子就聞出來裡麵是什麼東西,泛起了嗜血的味道,冇想到過了這麼久,居然還能聞到這種味道。

他摸開了燈,見到底下的女人被壓得隻有出的氣,冇有進的氣,卻半個字都喊不出來。

他冷哼:“活該!還拿這玩意兒來整人,遲早先被整死!”

隨即,轉頭對霍慕沉投去一個放心的眼神:“三哥,裡麵不是三嫂!”

趙厲鬆了口氣,隻希望真的冇什麼事。

可下一秒——

他一口氣就提了回來,直接要了他半條命。

保鏢跑了過來:“我們找到太太了,但是……”

“但是什麼?”

“霍少,我們失職,我們過去的時候,太太剛被人從十六樓推了下去,已經叫了酒店的醫護人員還有救護車!”保鏢沉聲道。

聞言,霍慕沉黑眸陰詭,手腕突然用力抽緊,狠狠一提,直接將人狠狠摔到了地上。

男人一腳直接踩到了他喉嚨上:“趙厲,你等著!”

趙厲從喉嚨裡不斷咳著血絲,彷彿聽見霍慕沉在說:“趙厲,你等著死吧。”

當霍慕沉帶著人從華庭頂樓離開時,氣壓驟退。

宋嫣然望著他離開的背影,眼神裡除了妒忌,就什麼都不剩下了。

霍慕沉直奔十六樓時,就見到刺目的畫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