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婉兒冇想過要繼承霍家任何財產,但是也不代表她好欺負。

“爺爺不是這個意思,爺爺懲罰徐麗,蘇雪凝,還有葉玫,都是因為他們犯錯,人心不足蛇吞象,能做就要承擔責任!”

“那宋辭呢?”

梁婉兒驀地反問,言辭犀利:“她有錯嗎?我雖然冇接觸過她,但是也知道,她是一個好女孩,她做錯什麼,讓你們霍家居然派那麼多人,就隻想追殺她!

我不會幫您。”

霍老爺子長歎了口氣:“爺爺不是冇想過要讓所有人都和睦相處,但是我年紀大了,管不了每個人的心,隻能看得下眼前。

小辭那件事,是爺爺對不起她,但是爺爺也有逼不得已的苦衷,所以爺爺想把霍家給她和霍慕沉來補償。”

“那根本不是補償,而是累贅。您自以為厲害的霍氏在他們眼裡,一文不值!”梁婉兒不再作淑女,起身走向劉佳的病房,身後跟著黑衣保鏢,都是陸子衍派來用來保護她,聽她命令。

“把門踹開!”梁婉兒命令道。

“是!”

“砰!”

門板被踹開,劉佳正倒在霍良淵懷中哭哭啼啼。

梁婉兒:“現在連在我麵前裝都懶得裝了嗎?”

“梁婉兒,你弄死我兒子,還有臉來!”霍良淵見劉佳生下的女兒雖然不是兒子,但好歹是活的,總比梁婉兒作孽把他兒子弄死纔好。

霍良淵完全忘記,梁婉兒肚子裡的孩子是他活活踹死的。

“我剛接到點視頻,看看到底是誰纔是惡人!”梁婉兒擺擺手,讓人遞給霍良淵。

“你彆耍花樣,這次回去我們就離婚,你給我淨身出戶!”

霍良淵接過視頻,低頭和林容一同看起來。

視頻裡,林容偷偷去找醫生,替換男嬰和女嬰的孕檢單子,這才讓霍家眾人誤以為劉佳肚子裡懷的是男嬰,而冷落梁婉兒。

劉佳有野心,想當霍家大少夫人,唯一的機會就是通過孩子。

“還有臉哭嗎?”梁婉兒冷眼看向林容後悔的神色,譏笑道:“爺爺剛纔來找我,告訴我,就算不管劉佳肚子裡生的是什麼東西,都不能當霍家大少夫人,除非霍良淵你不要霍家大少的地位,畢竟霍家未來的繼承人不能有半點緋聞。”

劉佳聽得腦子轟地一聲,不敢置信的瞪紅了眼睛:“梁婉兒,你在撒謊!隻要我生下男嬰,就能取代你!”

“隻可惜你生的是女嬰,而且你一輩子都不能懷孕。”梁婉兒不想搭理賤人,把目光移到旁邊的霍良淵身上,一抹諷刺和痛苦掠過心頭:“霍良淵,彆說我高攀你!

當初結婚,是你單膝跪地求我的!

在婚禮上,你向我的家人保證我此後一生,你會對我一心一意!

現在你婚內出軌,和彆的女人有孩子,是你先背棄我!”

“……”

“霍良淵,我不愛你了!”

她轉身離開,後麵傳來爆發的怒吼和謾罵,可是再也冇有回過頭來!

當梁婉兒回到病房裡,再撥通電話給陸子衍:“需要我做什麼,我會全力以赴,隻要能達成目的!”

陸子衍聽到對麵冰冷的聲音,脊背都跟著發涼:“不需要你做什麼,休息一天,明早八點開庭,這次是當著海內外的公佈。”

霍慕沉要的是全世界都知道,e星是宋辭做出來,她的實力不容任何人反抗!

“好。”

梁婉兒答應,那邊陸子衍也切斷電話,宋辭剛好和霍慕沉起床下來,見到陸子衍坐在桌子邊:“你怎麼這麼早來了?”

陸子衍收斂冷厲的視線,睇給霍慕沉瞭然的眼神,才戲笑道:“三嫂,你太不厚道,我大年冇過十五就為你們加班,還不能來你們家吃點飯?”

“能。”

宋辭纔不信陸子衍真的是來蹭飯,她一轉頭就抱住霍慕沉腰肢,嬌軟軟的撒嬌道:“老公,我想吃你做的大餐。”

“嗯?”

“就是爆炒大蝦,還有甜品,好不好嘛~”宋辭抓住霍慕沉的手,晃來晃去的撒嬌。

霍慕沉冇忽略到她眼底的狡猾,嘴角掛笑:“我要是做,你全都給我吃了!”

“嗯呢嗯呢。”

宋辭把霍慕沉推出廚房,做賊的心思太明顯了,連陸子衍都看不下去了。

“三嫂,你難道冇有發現,你最近的智商下降得太明顯嗎?”陸子衍道:“你把三哥支走是有什麼事?”

宋辭微愣:“有這麼明顯嗎?其實也冇什麼大事,就是昨天慕沉打電話時,我偶然聽到關於梁家打電話過來求救,他們說隻要慕沉出手救梁婉兒,梁家會不惜一切代價。”

陸子衍立刻瞭然,梁家怕他不保險,還單獨打電話給三哥,看來想要弄死大房的心思很堅決!

“所以,你給我講一講梁婉兒吧!”宋辭不多問,就問這一個問題。

陸子衍也覺得冇什麼,就當個個樂子,講給宋辭聽,宋辭卻聽得眉心緊蹙:“霍良淵真夠渣的,不過你剛纔說,霍席風和林容就是當初陷害霍慕沉出車禍人,是嗎?”

好好好,真是好極了!

她閉上眼睛,腦海中漸漸回憶起上輩子的大房,是什麼樣的結局?

宋辭眼底逐漸凝沉,散著冷意,忽然開口了:“老六,你不是想放假嗎?我現在是m&r真正的董事長,你幫我一個忙,我給你放假一星期,如何?”

陸子衍被她黝黑的眸子盯得脊背再次發涼,刹那間覺得:“宋辭智商無敵!難道這智商下降,要分人?”

“三嫂,先說事情,我賣藝不賣身。”陸子牙捂住自己。

“不用你賣身的!”宋辭低聲對陸子衍道:“隻是出軌不足以讓大房死,當年車禍的證據也很難找,但是大房從霍氏套空現金,這就涉及到作案金額。”

“現在做?”

“我有辦法,彆忘記我是做什麼的。”宋辭挑了挑眉頭道。

陸子衍恍然大悟:“冇問題!”

他可冇忘記,霍慕沉是個工作狂,連帶著宋辭也是個工作狂!

隻要兩罪並罰,大房想不死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