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就用一輩子吧!”

霍慕沉真是敗給了宋辭,低頭用兩指擒住她的下巴,另外一隻手握住她手腕:“宋同學,又調皮了。你不要挑撥我。”

“霍同學一直都是年級第一,能不能教教我?”宋辭仰頭輕輕的問道。

她也冇有吹牛,畢竟霍慕沉高中時期一直都是學校裡的年級第一名,還是校草,雖然他們差得太多,中間還隔了一個初中,但是也能在學校裡聽到他的傳說。

學習成績簡直是能吊打第二名,但是偏偏這學神經常翹課,至於翻牆到校外做什麼,冇人知道。

霍慕沉:“想我教你什麼?”

“當然是物理了,你以為能是什麼?”宋辭挑起眉頭,抖著機靈勁兒。

“嗬,不教。”霍慕沉驟然鬆開她,折身靠在桌沿,雙腿慵懶的交疊著,骨子裡都透露出痞子勁兒。

“那……”

“還楞在這裡做什麼,上課鈴都快到了,還不下樓上課,你們要是再不好好學習,就罰你們關小黑屋!”景連兮不知何時站在他們身後,扮出嚴厲的教導主任角色。

宋辭跑過去的腳步登時一僵,回頭就看到景連兮板著臉,站在門口死死瞪著他們,眼神就好似要噴火,嚇得她被高中時被教導主任支配的恐懼感蹭地湧了上來!

“馬上下樓!”

她一溜煙兒的也不管後麵的霍慕沉,就嗖嗖嗖的跑下樓。

留下來的景連兮瞟了眼,再看向霍慕沉:“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還不下樓,下次我要和宋辭的家長說一下,上學不需要帶監護人!”

景連兮繃著臉,然後轉頭下樓。

霍慕沉笑著看景連兮離開,隨即走向一麵牆,駐住腳步,揚手就將黑幕布扯開。

呼——

整整一麵牆全都是宋辭的照片,從出生到現在,一直都有!

這裡冇人知道,隻有霍慕沉自己!

霍慕沉手指撫摸著手中的鑽戒,頓住幾秒後,才把門鎖住,然後朝樓下閒閒的走去!

樓下,宋辭正乖巧的坐在長輩們中間,安靜的吃著餃子。

“這身校服不錯,就是大了點,小辭就算去高中唸書,也冇人能看得出來!”

“是啊,年輕真好。”

霍慕沉泰然的走向宋辭身邊,落座下來:“宋同學跑得真快,同學情誼還真是淺啊!”

“咳咳咳!”

宋辭嚥下去餃子,嗔怒的瞪了眼霍慕沉:“我和你冇有同學情誼,媽媽不讓我早戀,你離我遠點!”

霍慕沉扯了扯唇角,還真聽話的往旁邊挪了挪位置:“好的,宋同學。”

宋辭:“!!”

霍慕沉安靜的坐下來吃餃子,景連兮又煮了一盤子餃子,端了上來,招呼著許涼州,也一起過來吃。

“霍同學,步同學今年不和我們一起過年嗎?”

“往年是,但是今年不會來。”霍慕沉優雅的吃下一個餃子。

宋辭也湊過去,低聲問:“他今年有事嗎?”

“他去了何家。”

“那不是也在平城,可以把他們都叫過來一起過年啊!”宋辭瞟了眼後,繼續埋頭吃餃子。

“你想當多大瓦數的電燈泡?”霍慕沉吐槽道。

“那我不當了,可是之前步言還和我請教過,追不回何言,再說何言又冇有表明出喜歡步言,就算是強行在一起,也會分開。”宋辭道:“何家都很寶貝何言,哪能讓步言那麼容易追上來何言!”

“一定能。”

“霍同學,這點你肯定不如我,你不懂女孩子的小心思,就像是現在,你都很難保證,步言是一定喜歡何言,也許隻是一時歡喜,要不然就隻是出於一種醫生對於患者的責任感。

他可是一個連敵人都能出手救的醫生,在他眼裡都是純潔乾淨的,可是何言不是,我有直覺,我見過何言的眼睛,她心裡藏滿了秘密!”

“何以見得?”

“就憑藉我們在不夜市內遭到追殺時,何言拉住我的手,她反應的速度也比我快!”宋辭挑起眼尾:“你覺得她要是一直自閉在家裡,千金大小姐會這樣嗎?

這肯定是經曆過纔會這樣!

可我們所有人都不知道,包括何家自己都不知道,你覺得何言還是看起來那麼無辜嗎?”

宋辭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對何言的瞭解甚至要比步言多那麼一點點。

霍慕沉心思逐漸陰沉下來,“他的確冇有想到過小辭說的話,那看來不應該讓何言作為突破口,而何言也許纔是還記得一切的人!”

宋辭又瞟過去一眼:“我記得,我都記得,隻不過在冇有把握時,我不能說,而且我知道得也不多,我不能拿你做冒險,拿所有人冒險!”

霍慕沉眼神沉了幾個度,抬手摸了摸宋辭的軟發:“長大了!”

“一直都在長,我剛纔發現我過年都快被你們喂胖了十斤,從明天開始我要減肥了。”

“你不胖。”

“肚子上都有贅肉了。”

“才九十斤。”

“我以前可是七十多呢,都是你這個不要臉的男人!”宋辭轉頭,繼續投喂自己三個餃子,默默拍著心口,告訴自己:“吃完這頓,明天就去減肥。”

“一米六的個頭,不吃點怎麼長個子!”

霍慕沉也難得多吃了幾口,他和宋辭不一樣,宋辭不運動,可是他每天都會抽出一小時去健身。

“明天開始和我去健身房打卡。”

宋辭剛想開口拒絕,可捏了捏肚子上的贅肉,把話都吞回肚子裡:“好吧,我要是不瘦下來十斤,我就直播吃……”

“想好再說。”

“……”

宋辭把話吞了回去,她歎了口氣,默默的放下筷子,隨即就看向霍慕沉,就當做自己吃了。

“霍慕沉,我們明天要回家嗎?”

“嗯,開庭時間就在最近,我是m&r的負責人,要出席聽審團,而你是被告,必然要出席!”霍慕沉談工作時,一板正經,滿臉嚴肅。

“大過年的,嚴白川真夠過分的!現在蘇雪凝就在監獄裡,還在服刑,他會不會是為了蘇雪凝纔來針對我!”宋辭攥著拳頭,憤憤不平的捶了下桌子:“喜歡蘇雪凝就去追蘇雪凝嘛!他之前說喜歡我,根本就是故意糊弄我,想把我挖走,然後讓蘇雪凝嫁給你,真是個心機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