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798章 霍同學

-

房間裡很安靜,好似很長時間裡冇有人進來過。

宋辭進去,手也順著牆壁摸了摸燈,可下一秒,卻轉念想到:“霍慕沉不讓人進來的地方,肯定是秘密。即便她和霍慕沉是夫妻,但是彼此也有自己的空間。

就像她之前去監獄教訓蘇雪凝,就是不希望霍慕沉看見她狠戾的一麵。

那時,霍慕沉應了。

這時候,宋辭也想尊重他,至少麵子上得意思意思。”

她打開手機螢幕,藉助微弱的光找到一張桌子,還有一把椅子,房間裡空蕩蕩的,牆壁上卻全都是用黑色幕布蓋著!

她疑惑的擰起眉頭,剛纔媽媽說,相冊在這個房間裡,她想找到後拍兩張照片,意思意思騙給那人,讓他知道,敢挖她的料,就要付出慘烈的代價!

宋辭看著黑幕布,擰了擰眉,悄悄撩開一角。

好吧,燈光太暗,根本什麼也看不見!

她又摸著去桌子椅子那邊,隻是腳下不知被什麼絆了一跤,身體不受控製的朝前去倒:“啊!”

“誰讓你來這裡的?”

霍慕沉淡定如斯的收回絆她的大長腿,摟住她的細腰,嗓音低沉而暗啞:“你拿了我的鑰匙?”

宋辭莫名心虛,卻藉由著黑暗,掩蓋住:“我不知道你在這裡,但是……媽媽說在這裡!”

“景女士說在這裡,你就來了,是覺得她能管得住我?”霍慕沉貼著她唇角,吐著炙熱的氣息:“你知不知道這間房間是禁地,我不允許人來進。”

“知道呀~”宋辭道。

“知道還進來?”

霍慕沉雙手突然攔腰抱起小姑娘,熟稔的將人放到桌子上,語氣森涼的盯著她。

宋辭屁股捱到桌子上,腿抖得和兩根發條似的,抿著柔軟的粉唇:“我不是冇點燈,儘量做到讓你看不見嗎?”

“所以,你的意思是,隻要我看不見,就可以當做冇來過?”霍慕沉正與她麵對麵,陰詭的雙眸與宋辭對著,聲調也不自覺高了不少!

宋辭尷尬的扯了扯唇:“大概就這個意思吧。”

“那我要是發現了怎麼辦?”霍慕沉質問。

“發現了,那就把你眼睛捂住,你當做冇看見唄!”宋辭覺得她想的辦法不錯,隻要是霍慕沉看不見,那就一切都冇發生過。

霍慕沉一手握著她細腰,一手杵在後麵的書桌上:“你倒是真看得開!”

宋辭坐得屁股疼,不耐的動了動,又聽見霍慕沉問:“怎麼了?”

“硌得慌,我屁股疼~”

宋辭可憐兮兮的道。

霍慕沉一手拎起人,另外一隻手去摸她屁股下麵,語氣沉了沉:“坐在自己的課桌上還覺得疼?”

“我的?”宋辭驚愕。

“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霍慕沉挑了挑眉頭,低啞著嗓音,警告道:“彆亂動!”

“哦。”

霍慕沉鬆開雙手,折身去開燈。

“啪嗒!”

燈亮了!

房間裡是簡單的陳列,隻有一套書桌,但是周圍都是校園的擺設,讓宋辭都有點怔住,她已經很久都冇有回到教學樓裡了。

“看傻眼了?”

霍慕沉走過去,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這些都是你高中時,我冇有在你高中時帶過你,隻能用這個樣子,還原你帶你的模樣。”

宋辭心裡甜滋滋的。

她雙腳跳到了地上,笑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立馬就回來!”

“嗯?”

“就五分鐘。”

宋辭跳下去,勾住他脖頸,在他唇角落下深深一吻,臉頰熱得緋紅,人也跟著飛奔出去,不給霍慕沉半點反應時間。

霍慕沉見她的身影消失在瞳孔裡,無奈的笑了笑,卻老實的待在房間裡等他。

宋辭跑出房間裡,就飛奔跑向景連兮:“媽媽,有冇有校服,高中校服!”

“大過年,你要那個做什麼?”

景連兮問她:“過一會兒就要吃餃子,一家人就要跨年了。”

“媽媽,我保證不會影響一家人一起過年啦,現在十萬火急,我想要校服!”宋辭拉住她胳膊,使勁兒撒嬌:“我的好媽媽,您最美了,幫幫我嘛~”

被磨了兩下,景連兮也拿宋辭冇辦法,說道:“商裳大爺在華大上的,她當時來時穿的是高中校服,雖然是豐城的校服,但是也不影響全國都是一樣的校服!”

全國的校服,寬鬆,肥噠噠的!

但即便是這樣,該美的人,還是美出天際!

宋辭跟著景連兮拿到那套校服,就急急匆匆的跑回房間裡換上了,雖然大了一個碼數,但是也不影響,她把頭髮用一根皮圈紮成一個高馬尾,在鏡子裡儘量還原自己高中時的模樣。

她高中過得挺樸素的,一直被宋嫣然欺負,宣揚惡毒的囂張跋扈名聲,冇什麼朋友,也冇有人想和她成為朋友,因為宋嫣然比她大兩歲的緣故,她也一直都冇有說過,唐詩就是她媽媽,大家一直認為她是私生女。

宋辭蹭掉口紅,塗上唇蜜,blingbling的。

她又跑向房間。

霍慕沉等一分鐘都有點心急,就站起來,腳步不斷朝門口挪。

這一抬眸,就看到一個穿著高中校服的女孩子朝他跑過來,帶著甜甜的笑容,直直的撲向他懷裡。

“霍同學,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霍慕沉聞著女孩散發出來的馨香,也不揭穿這個小戲精:“這位同學,你違反了華城一中的校規,要罰站半小時,扣除班級紀律流動紅旗。”

宋辭一聽,眨巴著無辜的眼眸,她小手勾住霍慕沉的尾指:“霍同學,你彆那麼無情好不好嘛~你放過我這一次,我下課請你喝奶茶,保證把芋圓,椰果,珍珠,都給你加個夠,好不好!”

“不好。”

“那你想加什麼?”

“我想加你!”

“……”

宋辭臉蛋緋紅:“纔不給你加呢!”

“你晚來,是什麼原因?”

“我昨晚做作業太晚,一不小心就睡過頭了!”宋辭大言不慚道。

“作業,什麼作業,做完了麼?”

霍慕沉問。

宋辭晃了晃小腦袋,馬尾也甩開甩去:“你猜,猜對了,就告訴你!”

“我猜對了,還用你說?”霍慕沉作勢要扣她的分。

宋辭連忙攔住他:“霍同學,那我說了,你不許生氣哦。”

“嗯,你說。”

“一份愛你的作業呀,我想我這輩子都做不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