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那是被你三哥氣的,他最近太幼稚,我一想我家老公要變傻了,我就心酸,想著想著,我就難過都紅了眼眶。”宋辭唉聲歎氣的來了句。

“噗嗤!”

“哈哈哈!”

陸子衍捂住肚子,繃不住的笑了出聲:“三嫂,你實在是太逗了!”

“三哥要是傻,那恐怕全天下男人就冇有聰明的了。”

末了,陸子衍十分諂媚的討好道。

“是嗎?”

宋辭歪頭,問向霍慕沉。

霍慕沉輕眯起眼,須臾後他低低一笑,俯下身:“是嗎?”

尾音被拖得長長的,撩人極了!

他突然覺得,他家的乖孩子倒是越來越傻了,甚至還有點蠢萌蠢萌的!

莫名被安上‘蠢’的標簽,宋辭表示很無奈。

“是。”

“噗嗤!”

“哈哈哈!”

陸子衍:“三嫂,你這是非把我笑出八塊腹肌來才甘心嗎!三嫂,三哥真的智商超級高,當初海外那個大學想讓三哥留下來做教授,三哥都拒絕了。

不過五哥倒是在那裡做了兩年教授纔回來。

這不,也成為華大史上最年輕,最帥氣,也最變態,掛科率高達百分之六十的校長嗎?”

可就算這樣,許涼州的課還是爆棚,堪稱明星和粉絲見麵會的現場!

“……”

宋辭紅了臉,絞著白皙小手。

“老六,你要是轉行當八卦記者更不錯!”

霍慕沉散漫的笑。

“三哥,這活我可乾不了,隻能讓老七!最近也不知道老七在做什麼,好像是要做一個慈善項目,弄得風生水起的,就不怕再不追他家兔子,兔子就被彆的老鷹叼走了嗎!”陸子衍輕嘲。

“那可不一定!”宋辭一板正經的說道:“老七好歹有喜歡的人,不像你,孤家寡人一個!”

陸子衍:“……”

說好的不要互相傷害,說好的要當彼此餓助攻呢?

你卻轉眼就投入敵人的懷抱裡,而且還要朝我來一炮仗!

他簡直不要太心酸!

“子衍,去準備下一步的合作方案,想辦法和小辭剔除的公司解除合作。”霍慕沉言辭冷厲,嗓音有幾分消殺:“再查清楚這家公司的底,最好能讓他永遠消失!”

“好!”

陸子衍眸子裡燃燒起興奮,就像是看到了獵物那種興奮。

霍慕沉這麼說,意思就是:“他要收購這家公司,而且是不擇手段了!”

都素了這麼久,當了這麼久的好人,陸子衍都當煩了!

如果可以選擇,陸子衍就想徹頭徹尾當個壞人啊!

壞到他自己領地被任何人侵犯,都要不擇手段的弄死對方,讓他們連靠近的機會都冇有!

陸子衍明白霍慕沉眼神裡的殺意,隻唇角勾了勾,便折身出去了,順便還貼心的把門關上。

宋辭卻莫名不解:“霍慕沉,你剛纔和陸子衍說什麼!

我之前設計的方案也未必夠好,還是要讓你來做修飾!”

遲疑了幾秒,宋辭又掙紮著說道:“其實,那份程式,我的確是我做的不夠好,就算我再掩飾,都是不爭的事實。”

“我倒是不知道,我家的乖孩子居然有膽子為彆人說話了!”霍慕沉聲線很穩,也很危險。

他們靠得越來越近,氣息就越來越危險。

“冇有,這不是有你來幫我修改程式嗎?”

“上輩子冇有這段?”

宋辭思忖了幾秒,道:“是有的,但是當時的程式就有了問題,最後是一個很厲害的神秘人改良了程式,最後時隔了三年才上市。”

“你之前去平城參加黑客大賽,不是為奪冠,就隻是想去找到那個……男人?”

最後兩個字,被男人咬牙切齒的說了出來。

“嗯。”

宋辭乖巧點頭。

“那個男人還真是命好,你就不怕我把他找出來,這輩子就將他扒皮,剁碎了喂狗!”霍慕沉嗓音低醇,又散發著濃烈的危險氣息。

宋辭低頭,細軟的嗓音染上了幾分輕笑:“不怕!”

霍慕沉被氣得心臟疼,五臟六腑都在疼,卻伸手輕輕捋過搜狗吃耳邊垂下來的長髮:“小辭,彆氣我。

我說過,我經不住你氣!

乖點,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

他保證不將那個敢勾著他老婆兩輩子的男人活活弄死!

一百零八種死法,就給他一個千刀萬剮吧!

“不告訴你,萬一你真把他活剮了,怎麼辦?”宋辭嘴角還含著笑意。

那笑意,真諷刺!

刺得霍慕沉心上萬般流血!

“小辭!”

“不說,我告訴你,我可在乎他了,兩輩子就在乎過一個他呢!”宋辭笑顏如花,聲音軟軟甜甜的。

霍慕沉忍不住,伸手就將宋辭抱得更穩,逼迫著她把緊攥的手指伸開,低頭輕輕的吻她的眉心:“說出來,我保證不活剮他!”

玩死人,他有千萬種手段,當然不差這一種!

“那我說了,你可千萬彆罵他!”

“嗯,我不罵他。”

他就直接弄死他!

宋辭捧起霍慕沉的俊臉,輕輕笑道:“那個人啊,脾氣其實特彆不好,心眼還特彆小,動不動就咬他老婆,剛纔指不定在心底紮了多少次小人呢!

不過也多虧他,才成就了今天的宋辭!

e星項目如果冇有他的改進,單單靠一個宋辭,其實不成大事的!

是他徹夜不眠才做出來的e星項目!”

說到底,宋辭深知:“她自己就是一個小偷!

一路能如此暢通下去,還不是靠著上輩子的記憶!

要是冇有上輩子的記憶,她可冇有霍慕沉的能耐,單手造出來一個e星項目!

一直以來,霍慕沉和所有人都覺得e星項目從頭到尾都是宋辭在做,在主導,可實際上卻是霍慕沉!

從頭到尾都是霍慕沉!”

霍慕沉烏黑的瞳仁裡閃爍夠一道暗芒,他剛要發脾氣,可轉眼就被小東西的話暖到了!

他忍俊不禁,側開眼無聲的笑起來。

“我家小辭是想說,這些都是我做的,冇有你半點功勞?”霍慕沉點破了她心思。

宋辭憋紅了臉頰,咬住唇內‘嗯’了聲。

“我的傻丫頭啊!”霍慕沉嗓音低磁得幾乎撩走了半條魂兒:“你以為我是萬能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