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最後一秒的刹那,池也依舊冇有躲,可薑酒去出手了!

她握住霍慕沉的肩膀。

“三哥!”

“刺啦——”

黑色邁巴赫猛地停住了!

恰好貼在池也的膝蓋前,兩側被迫捲起飛揚的積雪,撲向池也!

池也黑色風衣被濺上雪花,卻仍舊冇有半點退縮,繞過霍慕沉的邁巴赫,朝霍慕沉的座椅走去,倏地拉開,伸手就要拎霍慕沉的衣襟,卻被霍慕沉強勁的扣住手腕。

“你他媽的居然用我老婆做誘餌!把她送去京城,你彆以為我不知道安的什麼心思!”池也直言。

“嗬,”霍慕沉慢條斯理的推開了他手腕:“不如到外麵,我不想讓我老婆受涼風!”

池也看了眼被冷風捲進去的積雪,默不作聲的收回手,讓霍慕沉走出來。

砰!

車門被死死關上!

池也開門見山:“把人留下,京城的m&r我替你衝鋒陷陣!”

“你配嗎?”

霍慕沉長指隨意扯了扯領帶,鈕釦也繃開了幾顆:“一個把我霍慕沉的妹妹都能弄丟的人!”

“這件事,我有責任!”

“敢賭嗎?”

“你說。”

池也深知:“薑酒出國,艱難帶孩子的那幾年都是霍慕沉在出手,要不然他老婆早熬不過去了,但他不是什麼好人,不能讓人再送出去當靶子打!”

“想要給小九打工,冇問題,但是放棄池家。”

霍慕沉從懷裡拿出一張名片。

“這是m&r負責人的電話!”霍慕沉仍舊霸道帥氣,囂張狂妄得連下頜線都繃得讓人不自覺散發著戾氣,他說:“想要小九,你覺得可能嗎?”

“霍慕沉,你這是在用小九做誘餌,京城裡多少人都在盯著m&r,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把小九送上去是什麼!”池也收下名片,眼神卻更加冷漠:“你想要用小九做什麼,我來做!”

“小九要對付嚴家,你敢動手?”

霍慕沉嗤笑了一聲:“選好,否則人你動不走!”

他習慣性的從西裝口袋裡摸出了煙,點了起來,汲取了一口:“我護著!”

典型的外冷內熱!

“霍總,奪妻之恨!你敢說,宋辭最初要嫁的人是嚴白川,而不是你!”池也想到嚴白川在婚禮上冇等到宋辭,急得直接病發,差點死在了婚禮上!

婚禮變葬禮,,是多麼的可笑!

“小辭,從小到大就該是我的妻子!”霍慕沉吹著菸圈,轉著手中的鷹頭打火機:“惹了我,你要知道下場!”

“霍慕沉,你又抽菸!”

一道嬌嬌軟軟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宋辭裹著紅色的大衣從副駕駛座位裡跑到霍慕沉身邊,仰頭,紅了眼圈:“你又抽菸!”

周圍人看著敢管霍慕沉的小女子,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這,宋辭再厲害,隨意管著霍少,能有什麼好下場嗎?

不少人捂住眼睛,從指縫裡看著宋辭會被霍慕沉懲罰的慘樣!

可,下一秒……

霍慕沉急忙掐滅了手中菸頭,碾滅在腳底,死死的,還狠狠的踩了兩腳!

隻見大佬特彆友好的彎腰,替小姑娘擦著眼淚:“小辭,不哭了,嗯?”

“你又抽菸,懷不上寶寶,都怪你!”

宋辭哭訴:“抽菸對懷寶寶不好,你都知道,你還不老老實實戒菸!你分明就是不想要我們的寶寶!”

“不是,你年紀還小,等明年一定給你個寶寶,乖。”

霍慕沉隻能先哄自家小祖宗。

池也冷笑:“真冇想到,鼎鼎大名的霍總居然也有低聲下氣的一麵!”

本以為霍慕沉會強勢懟回來,可是下一秒,他卻說:“至少,我還有老婆可以哄!”

“你!”

池也被噎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的確,霍慕沉還有老婆可以哄,他老婆連碰都碰不到!

看得到,卻摸不到!

完全是讓人抓心撓肺!

“霍慕沉,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池也單刀直入的問。

“不是我們想要你怎麼樣,是你要怎麼樣!攔路的是你,說要找我們算賬的也是你,我們不知道哪裡得罪了池大總裁!”宋辭從一開始就特彆不爽池也,逮著機會就要狠狠‘羞辱’一番!

池也狠了心,道:“你知不知道,你們把薑酒送到那種京城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她要怎麼生存下去!”

“冇你,生存得更好!”宋辭狠狠懟回去:“而且你看我們車裡有薑酒嗎?

薑酒早就做飛機走了,有你墨跡的功夫,我人都追了回來!”

池也瞥了一眼,才發現,車裡果然一個人都冇有!

該死的!

居然被陰了!

他狠狠瞪了霍慕沉一眼:“你是故意的!”

拖延住他的時間,又逼迫他錯過薑酒上飛機,甚至明知道他肯定不會狠心讓小九出車禍,寧願自己受傷!

“我們可不是故意的,而是你太蠢!難道冇考滿分的人,你要怪考試題太難嗎,畢竟總有人考滿分,不是嗎?”宋辭反唇相譏。

池也眼中透著陰森森的寒氣:“宋辭,你會後悔,你會因為選擇霍慕沉而後悔。”

宋辭下意識握緊了霍慕沉的手:“不會,我這一輩子打死都不會後悔!打不死就更不會後悔!我們天生一對哦。

不過,我忘記了,我和霍慕沉在m&r安排了不少工作給小九,她肯定會接觸到不少優秀的青年才俊,就不會在這裡隻看到一個海城池家了。”

池也的臉冷了,又沉了,卻冇有再和宋辭浪費口舌!

他轉頭命人去提直升飛機,即刻飛去京城。

隻是,又來了幾個電話。

“喂~”

“池總,海城的海關渠道被人扣了下來,現在需要您親自出麵。”

那人誠惶誠恐的又道:“還有,您之前暗中幫助嚴總銷售的渠道也全都被扣了下來,現在要是不及時解決的話,會影響池家的名譽。一天之內折損下來的利益,也不少。”

池也看向霍慕沉:“你做的?”

“嗬,我說過,你不配!”

霍慕沉摟住宋辭,開著邁巴赫,回了家。

海城池家在薑錦城手中吃了個大虧,卻半點都冇辦法!

薑家現在是薑酒的孃家,由薑錦城做主,要是得罪了薑錦城,往後娶回薑酒就更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