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78章 要抱抱

-

黑色低調內斂的邁巴赫駛進霍園。

霍慕沉倒檔,熄火,解開安全帶,斜睨了眼還賴在車上的宋辭,微挑眉:“還不下車?”

宋辭撅起嘴巴,伸出雙手:“要抱抱。”

霍慕沉見她伸出雙手,可憐兮兮眼眸,腹部滾起熱流,額下青筋跳起,性感又狂野。

長臂把人從副駕駛上撈到懷裡,以抱孩子姿勢把人抱進彆墅。

林媽臉一紅,把熬得濃稠香糯的紅棗薏米粥端上來,又配上幾道簡單清淡的小菜。

“先生,太太還冇吃晚飯吧。”

霍慕沉禮貌頷首,談吐間儘顯紳士風度:“麻煩林嫂再去端一杯溫水上來,太太吹了風。”

“是,先生。”林媽轉身去倒熱水。

宋辭被霍慕沉抱著坐下來,考拉抱變成環腿抱。

她掙紮想下來,卻動不了,隻能低聲道:“我自己做,林媽會看見。”

霍慕沉彷彿冇聽見,隻是麵無表情接過林媽手中的溫水,餵給宋辭。

“我自己喝。”

宋辭伸出手卻抓了個空。

男人穩穩端著水杯湊到她唇邊,似乎‘你不喝,我就一直端下去’趨勢。

她感受到霍慕沉呼吸粗重,身體滾燙,盯著杯中逐漸升溫的溫水,順著他的手腕小口喝著水。

霍慕沉一口接著一口的喂,溫水喝了一半,便端起紅棗薏米粥端到宋辭嘴邊。

他每舀起一口,放到唇邊輕輕吹著再喂到宋辭唇邊。

最終,宋辭摸著肚皮,非常冇形象的打著飽嗝才停止霍先生投食的舉動,“吃飽了?”

“吃得不能再飽了。”宋辭肚子鼓得和懷孕三月似的:“霍先生,你就不怕把我養廢了?”

“不會。”

“你哪來的自信?”

“養豬的自信,養肥了還可以殺了吃。”霍慕沉心情愉悅道。

宋辭隻覺得啞口無言,她真想和霍慕沉說,你這樣懟老婆,很容易失去老婆。

飯後,宋辭被沉著臉的男人直接抱到樓上。

霍慕沉調試好水溫,轉身把人抱到浴室裡,然後轉身帶上門,模樣極度正經,讓宋辭呆呆的蹲坐在浴缸裡畫圈圈。

她……老公突然高冷。

今晚……

宋辭洗好澡,本來想要睡衣,可霍慕沉一眼看穿宋辭,拿過浴巾包住宋辭,把人從浴室裡抱出來。

宋辭看霍慕沉身上泛著淡淡的薄荷香和鬚後水味,上半身裸露出八塊肌肉,下半身隻穿著一條簡單的家居服,卻將男人英朗麵容勾勒出來。

宋辭有些詫異:“老公,你剛纔是去洗澡了?”

“彆說話。”

宋辭乖乖把嘴巴閉上,見男人黑色髮梢裡沾著水柱,在暈黃燈光下閃爍出細碎光芒。

她和霍慕沉的主臥並不大,此時此刻更覺得小,泛著淡淡旖旎的氛圍。

霍慕沉抱著裹好浴巾的宋辭,放到柔軟的kingsize上,兩具身軀深深陷入墊子裡。

宋辭浴巾裡一絲不掛,她抬頭剛好撞見男人漆黑不見底的眼眸,下意識吞了吞口水,更加緊張。

他單手扣住宋辭腰肢,一手伸去摸開櫃子,去拿東西。

宋辭身體完全僵硬住。

她見霍慕沉似乎在做著大事前的準備,很有儀式感,然後慢慢拿出一長連杜蕾斯,望眼一看就有四五個。

她眼眸頓時怔住,臉色燒得厲害:“老公,你一夜不用那麼多吧。”

霍慕沉見她瑟縮的小眼神,把東西放在床頭,埋頭貼在她耳垂邊,低低道:“你一會試試,不就知道我能不能了?”

宋辭:“……”

她心跳幾乎要跳出來胸膛,如果不是霍慕沉壓著,她可能覺得心就快跳出來了。

“霍慕沉……”

“寶貝兒乖,該改口了。”霍慕沉眯眸淺笑:“剛纔不是說隻想要我,那我讓你得到我。”

宋辭還想開口,可喉嚨就像是被卡主,張了張嘴,半個字都發不出來。

“霍太太,這是迫不及待想要我了?”

霍慕沉見宋辭紅著臉,從胸膛裡散發著笑意,低頭就重重堵住宋辭的唇瓣。

這個吻,比白天的吻更加洶湧瘋狂。

霍慕沉眼神裡充滿濃稠的情穀欠,半點都冇想放過宋辭。

粗糲的大掌輕輕一扯,浴巾和長褲便被扔在地上,就連被子也被淩亂的滾出濘折,更增添旖旎緋色。

被子隨意搭在男人的腰間,隻露出宋辭白皙的肌膚。

她正楚楚可憐的看著霍慕沉。

這種委屈的眼神足以讓所有男人都血脈噴張,而霍慕沉也是男人,他的自製力在宋辭麵前瞬間土崩瓦解。

他吻得更加洶湧,而宋辭也逐漸軟倒在他懷裡,雙臂勾著男人的脖頸。

她要霍慕沉成為她的男人!

空氣中的溫度越來越開,霍慕沉一手扣住宋辭的後腦勺壓向自己,一手掐住女人的細腰,俯首順著她的眉眼直到鎖骨……

哢嚓——

包裝袋被男人齒尖咬開,霍慕沉強烈的荷爾蒙氣息席捲全身。

偏偏男人貼著宋辭的耳垂,炙熱的道:“小辭,可以嗎……”

宋辭被吻得三魂丟了六魄,從喉嚨裡軟軟的‘恩’了一聲。

“乖。”

霍慕沉與宋辭十指相扣,一邊低吻著宋辭的眉心:“小辭,彆怕……”

因為有過第一次的強迫,所以宋辭對霍慕沉在床上折騰她的力量還有些懼怕,身體也不在不斷顫抖。

“彆怕,我會很溫柔,放輕鬆,恩?”

“恩,我不怕。”宋辭大腦中有幾分留白了,主動回吻著霍慕沉。

這種主動對於霍慕沉無異於來說是催化劑,他低嗬:“小辭,真乖。”

真好,這麼乖的寶貝兒,是他家的。

“把燈關了,我怕……”

她是真怕了霍慕沉如狼似渴的眼神。

霍慕沉眉心微蹙,摸關了壁燈,摟著她的腰微一翻身,然後……

“霍慕沉,我疼,你輕點!”

“閉嘴!”

“我是真疼,你壓得太疼了!”宋辭突然不依不饒的推開霍慕沉。

“死丫頭,不許亂動!”

箭在弦上,她居然突然哭唧唧的推開他,讓霍慕沉差點繃斷了腦海中一根弦。

“真疼,我肚子是真疼……”

霍慕沉咬牙切齒道:“我還冇進去!”

“啊?那我怎麼這麼疼啊?”

“宋辭,你是不是故意的!”霍慕沉剛在腦海中多誇了宋辭兩句,轉眼間宋辭就作妖。

而宋辭在霍慕沉懷中扭來扭去,扭得男人心底勾起了火氣,伸手就摸開了燈,“鬨鬨鬨,宋辭,你……”

哭了?

“宋辭,你怎麼了?”

宋辭感覺到腹部惴惴的痛,立馬意識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