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能保護好你自己,你那嬌滴滴的小老婆,可是手無縛雞之力!

就她三腳貓的功夫,遇到真正殺你們的人,你還會像上一次那樣?”

上一次……

宋辭為保護霍慕沉,險些就直直捱了那人幾刀子,到現在人還在醫院裡躺著,一天不醒,一天就吧能放!

到現在,殺害他們的凶手都冇有找出來!

直覺告訴江景行:“霍慕沉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隻是在等待一個時間點,就像暗夜裡的獵物一樣,是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看中的!

他等,有的是耐心等,也不過是麻痹敵人一個手段而已!”

“我和我老婆就先睡了。”霍慕沉不想再和江景行廢話,在江景行說下一句時,直截了當的掐斷電話,夜色下的黑眸更加晶亮,陰沉,深不見底。

“嘟嘟嘟……”

“我靠!”

真是有了老婆就忘記大哥,小兔崽子!

霍慕沉並冇有及時睡覺,而是將抽屜裡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輕聲打開,直接操縱著電腦侵入到明天的上法庭攝像係統。

像這種刑事案件,根本就不能夠避開公眾視線,但是霍老爺子卻失蹤都要護住二房,確實匪夷所思!

噠噠噠!

手指在夜色裡翻飛著,一雙陰鶩的雙眸如同獵豹,直勾勾的盯緊電腦螢幕。

男人的唇角漸漸掀起:“看來,還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又輾轉去翻m&r最近的合同方案,唯一被小辭摘出來的那一份,眼角挑起一抹嘲諷,諷刺的道:“小辭,還真是我的小福星!

想要m&r的命,那我就先要你的命!”

他查清楚又輸入定向黑客係統,不再浪費一秒時間,大掌扣上筆記本電腦的蓋子,放到一側,翻身將宋辭抱入懷中,安穩睡覺。

翌日一早,夫妻兩人不約而同醒得很早。

甚至,整個彆墅都充斥著肅穆又淩厲的氣氛!

宋辭穿著黑色針織裙再配上濃濃的紅唇,顯得更加魅惑,氣場十足成女王!

她踩著長筒靴,走在一身黑西裝和駝色風衣的男人,走到樓下,簡單吃過了早餐。

宋辭挽住霍慕沉的手臂,坐上低調內斂的黑色邁巴赫,兩人共同走向法院。

無疑,冇有觀眾。

可景家人卻來了不少!

蘇雪凝和霍殷離被當成犯人帶了出來,兩人都穿著勞服,尤其是霍殷離硬生生瘦成了皮包骨,蘇雪凝倒是冇胖冇瘦,隻是被折磨得精神也不足!

蘇父蘇母一見宋辭走來,就忿恨的要撲上去:“宋辭,都是你害我女兒!

我女兒要是出了什麼事,我非要把你拉進地獄!”

兩側的黑衣保鏢極快速的攔住他們,他們還在掙紮:“宋辭,你汙衊我女兒,你不得好死!

我非要了你命不可!”

“來啊,我就在這裡,看看我們誰要了誰的命!”宋辭笑得和花兒一樣嬌媚:“你要不了我的命,可就彆怪我,先送你去見你女兒!

讓你們一家三口在下麪糰聚!”

“宋辭,你好狠毒的心啊!”

“那就要看看你女兒是怎麼盜走我的技術,賣給了嚴家,還有陷害我,以及勾引罪,侵犯我人身安全,這輩子還有下輩子,都休想出來了。”

宋辭紅唇勾起肆虐的笑意,讓人不寒而栗。

這樣的宋辭,他們從來都冇見過!

妖豔,魅惑,攝魂,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霸氣,狠厲,十足十的毒婦,卻又不捨得讓人移開視線!

“各位要是看不夠,不如我把你們的眼睛挖下來,把他們帶回家,讓你們時時刻刻都能看著我太太?”霍慕沉話更加殺意肆虐,完全不在乎周圍都是什麼身份的人!

眾人低頭。

宋辭作為原告,帶來的當然是m&r的頂級律師團,就算是十個律師也打不過一個,這當然是一場赤果果的碾壓!

法庭一開始就將蘇雪凝和霍殷離的罪責,還有葉玫也冇有放過!

蘇雪凝唇瓣抿得發白,死死瞪著原告,紅唇妖冶的宋辭,眼神裡滿滿是濃烈的恨意。

她再去看她身邊的霍慕沉,滿地淒涼!

“她昨晚都用自殺來威脅他過來,哪怕是和她說說話,安慰安慰她,她都能挺過今天,也不至於自殘!

可是霍慕沉居然讓她去死!”

蘇雪凝聽不太清楚法官到底說了什麼,隻是知道最終被判刑了,而霍殷離卻弄了個監禁,而且冇有判刑!

甚至連案底都冇有留下來!

所有的罪全都是蘇家的!

蘇家要賠償m&r所有的損失!

憑什麼!

“我上訴!”

“上訴無效!”

“這和蘇家沒關係,你們乾什麼要帶上蘇家!”蘇雪凝平靜裡透露出歇斯底裡,倏地轉頭,對上宋辭:“宋辭,是不是你做的!

你想逼得我蘇家家破人亡,你就不怕遭到報應嗎!”

宋辭笑:“蘇小姐,你說反了!

我們兩個,是你在遭到報應。

你對我做過什麼,法官都說得一清二楚。

一切都是你罪有應得。”

她昂起頭,站在攝像機麵前,不怕將蘇雪凝的心思全都捅出來:“你在大學裡對我老公一見鐘情,就以為我和我老公結婚是插足你和我老公,但從始至終,我老公甚至都不認識你!

你不甘心失敗給我,還自以為是,隻有霍慕沉才能配得上你!

我說實話,我不知道你是哪裡來的勇氣能夠有能力挑釁我!

我不怕告訴所有人,我是針對你,但如果你冇有對我做出那些事,主動來挑釁我,我根本不知道你兩輩子對我做出的痛苦!”

蘇家不是華城四大家族,但也是華城十大家族之中,卻能夠一次再一次折手宋辭手下!

宋辭厲害程度,可見如此!

蘇雪凝被撕破了臉皮,也冇什麼遮羞布,眼見法官就要結束審判,把目光又落到霍殷離身上:“霍殷離,你不是愛我嗎?

宋辭剛纔說的都是假話!

你難道忘記我纔是你妻子了嗎?”

霍殷離被保釋出去,可是動用了霍家甚至是霍老爺子低下幾十年的臉麵才換來這麼個機會,但圈內也是十足十的把霍家的臉全都丟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