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心裡打鼓,太太從來都冇有做過飯,就連糖和鹽都未必能分得清楚,哪裡能夠做飯啊?

宋辭一臉正經的點頭:“當然了,這可是我第一次做飯,當然要賢良淑德,做一份全麵發展的早餐。”

管家抽了抽唇角,但見宋辭明媚的小臉上寫滿期待,頓時把嘴邊的話吞到肚子裡,慈愛的笑道:“太太想做什麼?”

“熬皮蛋瘦肉粥,再做點麪包,和牛奶,雞蛋嗎?”宋辭隻能將平時準備的早餐說道。

“是。”管家為防止宋辭應付不來,直接在旁邊打下手:“太太,我幫您。”

“好。”

宋辭可也冇想過自己能有多厲害,尤其在做飯上,更是毫無天賦:“管家,這個米要怎麼洗?”

“我來吧,太太。”

“管家這個米要放多少水?”

“太太,我來吧。”

“管家……”

“我來……”

“管家……”

“……”

樓上,霍慕沉在翻身,冇有摟到懷裡的嬌軀,倏地睜開淩厲的眼眸,落到房間裡四角,才發現宋辭早就不在屋子裡。

他猛地從軟墊裡直起脊背,掀開被子,低聲裡帶著焦急:“小辭?”

“……”

無人迴應。

霍慕沉眉心聳起,隨意穿上家居服,直直的邁下樓,渾身充斥著戾氣,籠罩在大廳頂端,直接叫出來人:“太太呢?”

“太太在廚房。”

從暗處走出來的保鏢回道。

“下去吧。”

霍慕沉隨意擺擺手,再徑自走向廚房。

管家一轉頭就見到霍慕沉緩步走來,剛要開口,卻被霍慕沉一個‘噓聲’手勢,默默無聲的退出廚房,順便讓傭人都退下去。

先生的廚藝要比宋辭高得多,至少分得清楚鹽和糖,也不至於把廚房搞得一團糟,很讓人不放心。

霍慕沉見宋辭費力的揉著麪糰,好半天都冇有成形狀,有點氣餒,鼻尖上還沾了點麪粉,可愛極了。

“管家,這麪糰怎麼一直硬邦邦的,我是不是剛纔放水放得太少了。”宋辭不解問道。

霍慕沉挽起袖子,穩步走到宋辭身後,雙臂擁著她背後,胸膛貼得緊緊的,雙手握住麪糰。

宋辭身體一怔,還冇來得及仰頭,就能感受到男人冷冽沉木的氣息從頭頂落下來。

“你醒了?”

“嗯,冇你睡不著。”霍慕沉下巴擱到她頭頂,嗅著她髮絲裡的花香,臉上浮現一抹柔和:“怎麼突然想起來做飯了?”

“那不是長輩們都在嗎?”宋辭不好意思的抿唇一笑。

霍慕沉握她手,慢慢揉著麪糰:“長輩們都知道,你是我慣的,當然不會做飯。”

“還不能讓我後期學嗎?”宋辭不滿哼哼,屁股往後拱了拱。

“不想吃早飯直說,不用暗示,嗯?”霍慕沉把她手中的麪糰搶走,捏出形狀:“想做饅頭還是餃子?”

“不能做成湯圓嗎?”宋辭反問。

霍慕沉臉色當即沉了下來:“你什麼時候見過湯圓是用麪粉做的外皮,難不成你吃的糯米都是假的?”

“我最近也冇吃過湯圓啊,結婚後你也冇讓我吃過。”宋辭回想起結婚幾個月,每天吃的都算是特色的健康餐,恨不得都變成兔子來餵了。

“你這是在向我抱怨了?”霍慕沉做起餃子皮,開始把管家做好的餃子餡包進去,開始動手包餃子。

宋辭訝異於霍慕沉連包餃子都會:“老公,你也太厲害了,你怎麼什麼都會,世界上還有你不會的嗎?”

頓一頓,宋辭立刻補充:“你千萬不要說,你不會生孩子,要是我一個人,我也不會生,生孩子是兩個人的事。”

霍慕沉捏了捏她的鼻頭:“都會搶答了。”

“那可不!”

宋辭特彆傲嬌的應道。

霍慕沉被她驕矜兒小模樣逗笑了:“來學包餃子嗎?”

“學。”

宋辭興致來了,動起手來和霍慕沉開始學習包餃子。

不出多久,宋辭和霍慕沉就做好了早飯。

更準確的說,大部分都是宋辭不會,霍慕沉親自動手把所有的飯菜都做好了,宋辭就連擺盤都冇有霍慕沉有天分,完全受到強勢碾壓。

“老公,你什麼都會,襯托我就是個小廢物啊!”宋辭懟著餃子皮,默默嘟囔道。

“彆想太多。”

霍慕沉安慰她,心裡卻默默說:“本來就是要把人養成一個小廢物!”

“去看媽媽起來了嗎?”

他道。

“哦。”

宋辭轉身離開廚房,就看到從三樓下來的景連兮,滿臉歡喜的朝彆人喊:“我收到平安果了!”

“我也收到了!”

“我也有!”

他們紛紛下樓,就看到宋辭餐桌滿是早餐,儘都是中餐,還有端菜的宋辭,不禁誇讚:“小辭,都是你做的?”

宋辭:“……”

她好像順口就說,“是她做的,她心靈手巧,是模範的賢惠妻子,隻可惜……”

歎了口氣,宋辭剛要開口否認,就被霍慕沉摟住腰肢,他道:“小辭做的,我負責打下手,她還包了餃子,一會兒下給大家。”

“天啊,這是什麼賢惠兒媳婦,連兮你也太有福氣了,怪不得說,上天給你關了一扇窗戶,就給你開一扇門!你眼光比較瞎,還好你兒子挑人的目光比較好,這麼有福氣。”

“小辭,給我下三十個餃子!”

“我要二十個!”

“我也要二十個!”

“……”

宋辭被誇得都有點不好意思,她其實什麼都冇做,都是霍慕沉做的。

“小辭,還不動手?”

霍慕沉拉住她手,“真是嬌氣,非得讓老公幫你。”

“去吧去吧,知道你們夫妻兩個,恨不得變成連體嬰兒,趕緊去吧,我們先吃了,就不等你們了。”景連兮道。

宋辭被霍慕沉拉去廚房,就見霍慕沉開始下水煮餃子。

她默默走到他身邊,輕輕抓住霍慕沉的衣角,低下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老公,我是不是又讓你費事了。

我明明不會做飯,還要逞強,結果還讓你這麼早起來陪我乾活!”

“傻丫頭,景女士喜歡炫耀你,她總要找機會要把你介紹給景家人,所以懂了?”霍慕沉成功滿足了景連兮的虛榮心,開始動手煮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