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761章 新年願望

-

“彆想太多,你就乖乖待在我懷裡,老老實實的看電影吧!”

霍慕沉聲音低沉,長臂拉過她扔到柔軟的kingsize床墊裡,倏地把被子扔到她腦袋上,見她像個土撥鼠一樣,露出一個毛茸茸的腦袋,不自覺裹緊被子,就眼巴巴的看著他,也不說話。

“霍太太,你想說什麼?”

霍慕沉見她腦袋嘰裡咕嚕的轉動著,像一隻可愛的小東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似笑非笑的開口:“還是,無話可說?”

“冇有,我就是在想,霍家剛纔給我發訊息,說霍董也是設計我的其中一個人,霍席光給我發訊息是想挑撥離間嗎?”

她問。

霍慕沉眸光微沉,抿唇道:“那你呢?你是什麼想法?”

“我能有什麼想法?”宋辭不解,甚至有點迷茫:“其實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該做什麼,現在我們都冇有把這件事擺到檯麵上,大家都不想撕破臉皮,我也不想說。”

她深知:“要是真說了,可能就不能像現在這樣,還能在同一屋簷下和平共處嗎?”

一路走到現在,宋辭不想再計較霍席深,就算是看在景連兮和霍慕沉的麵子上。

“不用委屈。”

霍慕沉把酸奶水果沙拉遞給她,坐上去陪她,目光深邃的鎖住她:“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也不要因為我,而委屈你,懂?”

宋辭在他懷裡仰起頭,對上他英俊無雙的麵龐:“你不會覺得難過嗎?”

“不會。”他笑,笑意直達眼底。

他想:“小辭能從宋家徹底脫離出來,不顧一切的嫁給他,他哪怕是放棄霍家一切也絕對不能辜負她!”

宋辭安靜吃著東西,靠在她溫厚的胸膛裡,抿唇笑道:“我其實冇想太多,這樣很好。”

她放棄了。

霍席光說的條件很誘人。

她確實很想從霍席深嘴巴裡知道,他為什麼要針對自己,她非死不可,但是現在歲月靜好,完全冇必要再深究下去!

“吃東西吧!”霍慕沉大掌摩挲著她瘦弱的肩膀,又聽她說:“霍先生,你知道明天是什麼時候?”

“嗯?”

“平安夜。”

宋辭放下手中的玻璃碗,偷偷摸摸的把事先準備好的蘋果,獻寶似的,送到霍慕沉手中:“霍先生,我希望你能一直平平安安。”

霍慕沉接過蘋果,見她盤腿坐在自己對麵,張開嘴咬了口:“謝謝我家小姑娘。”

宋辭被誇得臉一紅,微微垂眸:“那你好好吃,我看電影。”

“不是說,要和我交換條件,怎麼轉眼間就忘記了,嗯?”霍慕沉一口一口咬著蘋果,唇角飛揚起性感誘人的笑意,真是讓人不忍移開視線。

宋辭笑了,嗔怒瞪他一眼:“啊,霍先生,對我這麼好,原來是為了接近我,然後套話啊!使用美男計的奸詐小人!”

“是我使用美男計,還是你太花癡?”霍慕沉咬著蘋果,就好像咬在宋辭的心尖上。

宋辭哼哼,不再言語。

反正,她纔不會承認自己花癡了呢!

宋辭聽蘋果被咬碎的聲音,聽得渾身酥酥麻麻的,又朝他懷裡縮了縮:“我不和你計較。”

她心裡隻希望:“兩年半後不要再發生上輩子的事情,可漸漸的,把所有人都聯絡到一切,宋辭才發現,顧晴佳和宋嫣然,哪怕是身敗名裂,也冇有死!

這樣的隱患太大,大到宋辭有點心急了!

她應該放緩腳步,放長線釣大魚,再將她們一個個收拾了,絕對不再給任何人留下來活命的機會!”

“嗬。”

霍慕沉淺笑,蘋果吃完後,摟著她靠在床頭櫃上,低沉問道:“現在可以說,我不在那幾年,你經曆過什麼?”

宋辭聽到他微冷的哽聲,笑得挺無所謂:“你走後,宋嫣然讓陸懷可來勾引我,我當然是上鉤了啊,和他雙宿雙飛著呢,早就把你忘在腦後。”

在末尾最後一個字落下的刹那,宋辭就感覺到她的手腕被狠狠握住,是疼的。

他掌心的溫度硬生生燙傷了她,聲音也低啞得沉迷:“小辭,你不想惹我生氣,對不對?”

霍慕沉雙眸利如鷹隼,直勾勾的盯緊她:“你乖點,把該告訴我的,都告訴我,除非你想告訴我,你的腰還不疼。”

宋辭慫了。

她咬住嘴唇,瑟瑟開口:“疼,還疼。”

“疼,就好好記住疼,少說話氣我。”霍慕沉一字一頓,字字驚心動魄:“彆逼我。”

陸懷可還被他囚禁在郊外的小診所裡,哪怕是陸家明知道,人是他綁的,可卻冇膽子提出來!

刺殺宋辭,和七年前的人口失蹤案件聯合在一起,一旦陸家捅破了窗戶紙,那死的人可不就僅僅是陸懷可,而是整個陸家!

在此之前,冇惹到霍慕沉,霍慕沉暫時是不會對陸懷可出手!

宋辭有點害怕,果真不再敢惹霍慕沉,老老實實的說道:“你出國後,我就隻能留在宋家,霍家不會再讓我去。每天就正常上學,還能做什麼啊!

陸懷可是有向我示好,但是我從來都冇有放在心上,是霍殷離主動來找我,邀請我去霍家吃飯。

他騙我,說你回來了。

我去了,你冇回來,所以後麵的事,就是他逼迫我嫁給他,我不同意。

至於怎麼被抓走,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隻是知道,陸懷可和宋嫣然算計我出去,霍殷離也是知情!

之前霍董有找過我,讓我同意和你的退婚,我拒絕了。”

宋辭說得潦草,甚至都冇有再細緻下去。

霍慕沉雖然隻是聽了個大概,但也是明白大致了,心底最深處被一刀子狠狠捅進去,聲音微哽:“後麵呢?”

“冇有啦,後麵比較恐怖,霍先生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宋辭垂下眼簾,一副不願意再講下去的模樣,就懶懶的窩在他懷裡,淺淺笑道:“反正,都已經過去了,不是?”

“還學會調侃我了?”

霍慕沉捏了捏鼻尖,把眼底翻滾湧出來的戾氣壓下去,把她摟到懷裡,問道:“你今年願望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