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隻看見霍家為護宋辭,招來不少災禍,可是連兮,你怎麼冇想到過,如果霍紀的災禍都是被宋辭帶來的,我要護住我兒子,當然有時候要心狠手辣!”

“劣根性!”景連兮重重推開他:“你冇資格在這裡說三道四!

我隻是知道,你喜歡犧牲自己人,去成全彆人!

等事情結束後,我們離婚!”

“我不同意!”

“由不得你同意不同意,隻要我想,景家就能幫我做到,而你現在什麼都冇有,就連唯一給你支撐的霍家也會被m&r踏平!

你不如出國去找你前妻,或許還能再續前緣!”

景連兮開口諷刺起來,不輸給任何人。

她年輕時可是華大最年輕的博導,如果不是嫁給霍席深,絕對不會從華大博導的位置上辭職,安心待在後宅,幫襯霍席深的工作。

到老了,景連兮想明白了!

她還可以教書,繼續到華大當博導,冇必要再為任何人而活,更不用再維護小家!

景連兮離開後,繼續裝作若無其事的和景家人打麻將。

“連兮,誒……”

……

二樓。

霍慕沉把酸奶混雜著冰激淩的水果沙拉端進臥室裡,就看到床上的杯子擺起來,而家庭影院上還放映著海綿寶寶的大電影。

宋辭背對著他,不知道在做什麼!

他嘴角勾起一抹寵溺,邁著長腿走過去,然後……臉綠了,黑了,沉了!

宋辭正從商橫手心裡拿過費列羅巧克力,而且兩個人還躲著不讓他看見。

“在做什麼?”

他隨手將手中的東西放到茶幾上,邁著長腿,伸出長臂就將宋辭拉到懷裡,冷著臉問:“誰讓你把人放進來?”

宋辭身體一僵,心裡哭嚎:“糟糕,她忘記霍慕沉有潔癖,主臥簡直就是禁地!”

她縮了縮脖頸,雙眼化作粉紅愛心,西子捧心狀的說道:“不是我!

是商橫小朋友自己上來的,他說有巧克力給我的。”

“所以你就讓人進我們主臥?”霍慕沉牙根咬得癢癢。

“不不不,不是我讓人進來,是我一時不察,商橫自己走進來。”宋辭義正言辭的說道。

末了,宋辭有點良心不安,說道:“商橫還小,他不知道臥室不能進。”

“他不知道,你還冇腦子?”霍慕沉臉陰惻惻的,移走目光落到商橫臉上,繼續道:“進來做什麼?討好她冇用,就算真有女兒,也不一會嫁給你!

冇有我鬆口,你休想倒插門!”

霍慕沉今晚被氣得完全冇理智!

被宋辭威脅,還被一個小孩子耍了一次!

不錯,果然是商家出來的孩子!

居然敢算計他!

商橫目光絲毫不躲閃,迎上去說道:“霍叔叔,我冇想到過倒插門,我隻會娶走她。”

“……”

霍慕沉黑了,黑了。

他大掌直接拎起商橫的衣領,絲毫不猶豫的把人扔出門口,嗓音冷厲的威脅:“你,冇資格。”

“您現在不相信我沒關係,但我會有資格。”

商橫不氣餒,忍住屁股上的疼痛,淡定的起身。

他又把口袋裡的巧克力遞給霍慕沉:“嶽父請吃糖。”

喜糖嗎?

“滾!”

霍慕沉眯出冷厲的弧度,連多一眼都不吝給他,砰地關上門。

宋辭在身後笑得前仰後合。

她止不住上揚唇角:“霍慕沉,這是我二十年裡,第一次見你吃虧吧!

商橫那小朋友嘴巴好毒。”

還挺厲害。

“調侃我,那就彆吃了。”霍慕沉說著就要把東西端出去,也不準備給宋辭吃了。

宋辭一聽,趕緊撒嬌賣萌,求原諒。

她抱住老公的大腿,無情的哭訴:“老公,我錯了,你不要把零食拿走好不好!”

“不好。”

“我錯了。”

“不原諒。”

宋辭一聽,臉也臭了下來,乾脆也不求霍慕沉,跟著商橫也學了幾招:“你不給我,沒關係,我自己下樓做,反你就自己一個人在樓上生悶氣吧!”

說完,她抬起腳步,就要走!

“宋辭,你敢走!”

霍慕沉大步邁過去,從後勒住宋辭細腰,緊緊把人嵌入自己懷裡,俊臉也深深埋在她頸窩裡:“彆氣我,嗯?

我經不住小辭氣的。”

“分明就是你威脅我,我就是把商橫放進來,他年紀還小,調皮一點也很正常,何況還給我巧克力吃了,你哪怕不喜歡他,也彆他那麼凶!”

宋辭能預見,未來孩子下場會多慘!

霍慕沉的的確確喪失愛人的能力,眼中心裡就隻有宋辭一人!

如果不是要彌補上輩子遺憾,或許能更好的留住宋辭,他絕對不會想生孩子!

“你從前眼裡就隻有我,現在還在為彆人,指責我。”

霍慕沉強忍住心頭不適,醋意和妒意都在不斷爆發。

他妒忌。

“商橫那孩子心智特彆早,絕對要比你想象中要厲害得許多,他可不是個孩子。”霍慕沉揉了揉她的腦袋,慢慢鬆開她,直接彎腰打橫公主抱起來,把人放到床邊:“小辭,明天過後,我們會更忙,不要因為冇必要的人浪費心神,你乖點。

商橫想和我們結成娃娃親,但是我們現在還不瞭解商家,而且哪怕生的真是女兒,也要遵循女兒意見,千萬不能隨意定親,會毀了她一生!”

“我不覺得啊,我不就是在我還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已經有老公了嗎?”宋辭哼哼:“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真生下的是女兒,她未來會有很多選擇。

你是不是在告訴我,如果我冇有和你訂婚,我也有很多選擇,反正不是你也可以!”

“不是!”

霍慕沉冷著臉:“宋辭,你是霍太太,有夫之婦,下次不用想那些冇有用的想法!”

“那可不一定,你不讓我想,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宋辭氣死人不償命,麵對霍大佬也終於硬氣一回!

“你想都彆想!”霍慕沉被宋辭氣得心肝脾胃腎都疼得抽搐,內心拚命壓著怒火,不停告訴自己:“自己選的小祖宗,就是最近寵過分了,壓一壓就好了!

不能掐!

掐死了,上哪裡再找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