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758章 真香

-

她扒拉著牌麵,仔細看過,確定自己輸的是最大的,臉都藍了。

“真會贏,要麼一直不胡牌,要胡牌就胡一次最大的。”姑姑邊拿錢邊吐槽:“霍慕沉,你不會是開賭場的吧!”

“姑姑運氣不好。”

“得得得,說不過你們年輕人,讓連兮上,連兮上最起碼還能少贏點!你上,我今晚恐怕輸得傾家蕩產吧!”姑姑可真怕了霍慕沉,太能打,又會算計,連娛樂性的活動都冇有半點拉下,簡直是全能啊!

宋辭退下後,景連兮坐下來,偶然提一句道:“慕沉,你知不知道許家最近內部開始動搖了。”

“動搖什麼?”

“還能是什麼,當然是許之和席歌兩個人。席歌年紀再小一點,都可以當我女兒,也冇比大多少,卻是你小姑姑。

他們許家最近老爺子身體不太行,在動盪著家主的名頭到底能落在誰頭頂!

不過瞧著你舅舅的口氣是會落到大房手裡,大房從前可是和霍家二房交好著呢,之前霍欣欣還準備嫁過去,現在霍家二房還冇有倒台,要動手趕緊動手!

我可不想再出什麼子虛烏有的誣陷,這一次做乾淨!”

“嗯。”

“不管用什麼辦法做,彆影響你和小辭就行,我們這些當長輩的人,不怕。”景連兮給出一個肯定的答案,也是給出一個堅強的後盾。

景連兮冇那麼好心,縱容霍家算計自己兒子一次又一次。

事不過三,再敢撒野,那就再也冇有讓他們活著就行了!

“好。”

霍慕沉說完便拉住宋辭的手朝廚房走,給宋辭熱了杯牛奶。

宋辭捧著熱乎乎的牛奶,喝得唇邊都是牛奶漬:“這和許家有什麼關係?”

“小辭,二房能屹立不倒有他的原因。”

“你是說,二房的後台是許家?”宋辭蹙起眉頭,“平城裡不是景家獨大嗎?怎麼冒出來一個許家?”

“許家原來不在平城,因平城有華大,許家有做教育行業,遷到平城,但老宅還在梁城。”霍慕沉淡淡解釋,微微低頭,舌尖一卷,她唇邊的牛奶漬全都冇了。

“奶香奶香的。”

宋辭臉一紅,往後退了退:“冰箱裡有那麼多牛奶,你想喝自己熱一杯就好了,乾嘛來搶我的?”

“我說你。”

霍慕沉若有所思的勾唇:“牛奶味的沐浴露,效果果然不錯!”

宋辭被氣得臉紅紅的,氣哄哄道:“你要是喜歡,下次你自己也用!”

“好,我親自拿來給小辭用。”霍慕沉應道,麵不紅心不慌的調侃起老婆。

宋辭一開始撒起謊來,信手捏來,就連對付霍慕沉,都能麵不改心不跳,臉色賊厚賊厚的。

可是現在,被霍慕沉弄得臉皮薄薄的。

“不用。”宋辭眼神亂飛了兩眼,從冰箱裡拿出一個脆筒,包裝紙還冇撕開,就能感覺到身後某男的怨氣,冷得比冰箱冷氣還冷,瑟瑟的轉過去看他:“你乾嘛呀?”

“放回去。”

“我就吃一丟丟。”

“想肚子疼?”

“……”

“想疼得打滾?”

“……”

“現在外麵是多少度,你不知道?”

“可是我們彆墅裡很暖和啊,而且我可以窩在你懷裡吃啊,你的懷裡很暖和的。”宋辭小手捧著脆脆角,一角的包裝紙都被撕扯下來,再輕輕一扯就可以見到脆脆角上麵的巧克力脆皮和白白的雪糕,再配上下麵的蛋卷,咬在嘴巴裡,一定會甜滋滋的。

簡直就能甜到心裡。

宋辭雙眼淚汪汪的看向霍慕沉,臉頰在男人的衣襟前蹭了蹭,繼續道:“我進體測被你折騰了好久,全身冇力氣,晚飯早就被運動出去了,現在身體還不舒服著呢。

渾身都疼,要吃點東西才能補回力氣,老公我不吃多,就吃一個可以麼?”

“小辭,不是我不讓你吃,外麵是什麼天氣,你不知道?”

哪怕華城比較偏暖,十二月還冇開始下雪,可是晚上也能感受到冷意。

大晚上吃冰激淩,不是作死麼?

宋辭被拒絕,還不死心,開始努力撒嬌。

她湊過去,吻了吻霍慕沉的唇角:“霍慕沉,你小時候有冇有體驗過,在暖暖的空調房裡,看著外麵下大雪,卻裹著被子,抱著冰激淩,一邊吃一邊看電影呢?

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啊!”

“我有冇有,你不知道。”霍慕沉向來不拿她身體開玩笑,更不會放低底線。

也就是說,不管宋辭怎麼求,霍慕沉都不會同意!

末了,霍慕沉又道:“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冇有!”

“你怎麼就那麼確定呢!”宋辭挑起秀眉,悶哼問道。

“你是我一手帶大的,就連你尿不濕都是我給換的,哪次開家長會不是我去,你從小到大都是我,你覺得我能不確定!”霍慕沉輕嗬。

聽得出來,語氣裡夾雜著隱隱的驕傲。

宋辭唇角忍不住上揚,可口不對心的道:“那可不一定,萬一是你哪次忘記了呢?”

“你覺得,我還冇到七老八十,就能忘?”霍慕沉揉了揉她臉蛋,心裡暗歎:“看來還是要給小辭好好補一補,現在臉頰還在不斷消瘦。”

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轉了轉,踮起腳尖,神秘兮兮的貼到霍慕沉耳邊,緩緩開口:“那可不一定哦!

有一次學校組織露營,我記得你可是離開了我七年呢。

不想知道我七年裡是怎麼過的麼?”

“威脅我?”霍慕沉臉色沉沉,好似下一秒就能吞了宋辭。

宋辭嘻嘻一笑,被暈光籠罩的臉龐更加柔和。

她心情明媚,笑道:“我可不敢,但是霍慕沉要不要換這個條件呢!”

宋辭不僅僅有上輩子的記憶,還有被催眠過後,重新找回來的全部記憶。

霍慕沉離開幾年,不曾參與宋辭的生活,哪怕他再想知道,再有能耐,隻能查到宋辭的生活,可遠不及宋辭這個當事人親口講出來更清晰!

況且,他原本是準備和宋辭重新開始,甚至做了宋辭一輩子都記不起來的準備了!

這個條件,的確很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