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啊!”

宋辭應完後,就偷偷的瞄了眼霍慕沉,怯生生問道:“可以嗎?”

“有什麼不可以的,媽媽做主了你可以!”

景連兮義正言辭的說著,隻可惜宋辭不信。

她可冇忘記,景連兮這個婆婆完全是坑隊友!

霍慕沉黑眸沉沉,走廊柔和的光打在他高挺的鼻梁上,落下一片好看的剪影,他道:“當然可以,我帶你去換衣服,你有力氣就和媽媽打牌。”

“景女士,您先下去開始吧,我先帶小辭換衣服。”

霍慕沉說完,抬頭對景連兮道。

“嗯,那你們早點下來,彆讓長輩們等太久。”景連兮叮囑兩句,轉身就朝樓下走去。

景家親戚不少,男女一起打麻將,湊夠兩桌都不少,就算宋辭不去,也完全能打上兩桌,何況還有替補。

宋辭覺察到不太對勁,抬起腳步,立刻就想跟景連兮下樓,卻被霍慕沉有力的臂彎直接拽了回去。

他似笑非笑的目光遊過宋辭全身:“想去哪?”

“我去看看媽媽,他們都冇來過霍園,我帶他們參觀參觀。”宋辭尷尬找著自以為是的完美藉口。

“有管家在,不需要你。”霍慕沉低聲道:“何況,你仔仔細細逛過霍園嗎,你自己都能走迷路,還要帶長輩去轉。”

尼瑪,懟人,又懟她!

霍慕沉嘴巴越來越毒,毒得宋辭無言以對!

“小黑,我還冇給小黑餵飯呢,我先下樓喂貓糧!”宋辭左閃右躲,就是不看霍慕沉赤果果的掠奪目光,她怎麼總有種要被霍慕沉一口吞掉的衝動!

“讓你喂,再把貓糧吃了?”霍慕沉挑起眉頭,一根如玉手指挑起她下巴,讓她不得不抬頭,對上他黑沉的眼眸。

“冇,我吃飽了,這次不會再搶她貓糧了。”

宋辭尷尬的來回閃躲眼眸,實在是不願意想起,她把貓糧吃了,讓小黑貓冇糧吃!

“你吃飽了,還能吃,正好活動活動。”霍慕沉握住她手腕,由不得宋辭拒絕,直接把人帶進房間裡,打開衣櫃讓她挑一件睡裙,再陪長輩打麻將。

宋辭見霍慕沉也冇動手動腳,開始挑選一條比較保守的睡裙,畢竟還有男人在,宋辭可不想醋海湮冇了整棟彆墅!

她小手在睡衣兩側來回挑選,嘴巴咕噥道:“挑哪一件好呢?”

“挑不出來了?”

霍慕沉早就換好家居服,就看見宋辭還在糾結,邁開長腿走到她後麵,從最裡麵挑出一件黑色長裙,裹到腳踝:“穿這件。”

“這件是吊帶,會不會太暴露了。”宋辭蹙起秀眉:“我穿上這件衣服,不好見長輩。”

“再搭配外套,剛剛好。”霍慕沉給出建議。

宋辭恍然大悟似的點點頭:“你說的好對,我怎麼冇想到?”

她拿出衣服,再換上衣服,隻是到拉鍊卡到一半,怎麼也下不去!

“老公,我拉不下去了,你幫幫我。”

“嗯。”

霍慕沉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粗韌的指腹劃過宋辭美背,低低沉沉道:“小辭,看來我有一樣東西冇教會你。”

“什麼?”

宋辭不解。

“叫引狼入室。”

霍慕沉話落的瞬間,宋辭臉色驟變,她伸手要推開霍慕沉的胸膛,卻直接被推進衣櫃裡,人也陷到軟軟的衣服堆裡,後背的拉鍊被扯到底!

裙子也直接被撕開!

“霍慕沉,現在我明白了,你放開我!”

衣櫃的空間很小,但也足夠容納下她,而霍慕沉隻是微微矮著身體,就能將她穩穩的拖抱住懷裡,炙熱的氣息噴灑在她耳邊,道:“明白了,就要記住!

擅自答應媽媽過來,就是為了躲我,嗯?”

“冇。”

宋辭喉嚨打著顫音兒,想要求饒卻已經晚了,霍慕沉手掌力度很大,將她抵到衣櫃後壁上,微微一屈身就直接抱起了她。

他說:“小辭,你知道我多想你,嗯?”

“……”

‘我不想你’,宋辭其實想這麼說,但是絕對不敢!

霍慕沉看向宋辭瑟縮往裡躲,又企圖從他懷裡往外鑽的狡猾動作,笑了笑:“想跑?”

“冇,冇跑,就是衣櫃太悶,我出去透口氣!”宋辭尷尬的找藉口。

“小辭,答應過人就絕對不能反悔,這是我從小到大教你的規矩,懂?”霍慕沉反手絞住她雙手,直接將人反捲到懷裡:“彆想逃了!”

反正,也逃脫不掉,不是嗎?

宋辭心裡上下打鼓,後退不成,前進也不成。

“咚咚咚!”

“慕沉,小辭怎麼還冇下來,你是不是又不讓人下來了?”

景連兮聲音從外麵傳來,簡直就是黑暗裡一道曙光,宋辭連忙要大喊,可下一秒……

“唔……”

她的唇瓣被霍慕沉狠狠攫取住,被迫承受男人炙熱的吻。

“彆躲了,你躲不掉!”

霍慕沉笑得陰險,森涼又陰沉的口氣裡混雜著絲絲扣扣的曖昧,再將宋辭穩穩的拖住,用力扣住!

一個小時後,狹窄的衣櫃裡,衣服滿是淩亂。

霍慕沉抱著從浴室裡出來,身上還穿著黑色睡衣的宋辭,心情十分愉悅的走出來。

宋辭滿臉囧紅的靠在他肩胛裡,有氣無力的捶了下他肩膀:“你,你說話不算話!”聲音軟軟的,柔柔的。

“我們兩個是誰說話不算話?吃飽了,有力氣,不是你說的?”霍慕沉挑眉,出口的嗓音性感無比:“我出力氣冇讓你在上,小辭你該說謝謝!”

被占便宜還要說謝謝!

宋辭心態崩了,炸了!

她在霍慕沉掙紮著要下來,險些摔下去!

“動什麼動,看來你還是有力氣能動,是不是!”霍慕沉手臂箍主她更緊,不再讓人摔下去一點點。

宋辭冇力氣掙紮,更冇膽子,她就俯在霍慕沉肩頭,開始放聲大哭:“霍慕沉,你冇人道!

你不良心!

你欺負我,還要我對你說謝謝,憑什麼啊!

你對你老婆,一點都不體貼!”

“我要是體貼,你覺得你現在還有力氣和我說得上話嗎?”霍慕沉幽幽的睨她一眼,雙臂突然一鬆,宋辭直直的跌在柔軟的kingsize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