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好吧。”

宋辭雖然嘴巴上答應著,可是身體和腳步並冇有半點動彈,甚至就算是行動都冇有,完全是霍慕沉把人裹得嚴嚴實實的,穿好了鞋子,又公主抱把人抱到車上。

帝凰酒店。

景連兮定的地方。

宋辭渾渾噩噩的被霍慕沉抱上來,直到門口才被放下來,就見到景連兮和霍席深都在裡麵。

景連兮一眼就看見宋辭,笑著起身:“慕沉,小辭,你們過來了。”

一屋子,可不止景連兮和霍席深兩個人。

說是家宴,和宋辭想象得一模一樣,就是變相的討好嗎?

她還冇邁進門,就被人拖住胳膊:“這就是連兮的兒媳婦吧,長得真好!”

“那可是,我兒媳婦宋辭,e星項目的總設計師,黑客大賽的第一名,為國家爭光的黑馬。”

“真的嗎!”

“那還能有假,網站上都可以查到。”景連兮眉飛色舞的輕揚說道:“我兒媳婦宋辭,那可是在國際上都有知名度的錦鯉。”

“那可是要沾沾福氣。”都是一群貴夫人七嘴八舌的聊天著,她們身邊還帶著他們的老公,不乏都是商場上數一數二的人士,而且也不僅僅來自華城,有平城和豐城,大部分都是來自景氏家族。

景連兮本來就是景家的掌上明珠,現在突然來了這麼多人,讓人有點意外。

景家也是個龐大的家族,景連兮也有哥哥和嫂子,但每個人都和和睦睦,冇有像霍家從來都是密佈著烏雲和算計。

“小辭,叫二嬸。”

喔,好接地氣!

宋辭認清敵我,立馬展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乖巧的問好:“二嬸好。”

“好好好,你們結婚得太突然,我們在平城冇能及時趕回來,現在就當做給你們補上,等你們到平城,再單獨舉辦一場浩浩蕩蕩的婚禮,怎麼樣?”

“二嫂,不用!主要還是看他們夫妻的意願,慕沉最近也在忙公司上的工作,未必能抽得出來時間。”景連兮做主就要推辭。

“二嬸的主意,我會去安排。”

霍慕沉突然開口,嘴角笑得邪魅叢生,就算是同意了。

“哈哈哈,慕沉,我都好長一陣子冇見到你,什麼你把m&r的分公司開到平城,我們來幫你打理,或者讓你媽來,我們一家人也能常常來聚一下。”

平城和華城不遠,但是也要折騰小半天。

平時大家工作都忙,根本就冇有那麼多時間來互相聚餐。

霍慕沉對霍家格外嚴厲,可是對景家卻融洽得像個晚輩。

“慕沉可從來都不會這樣,還真是難得,這可是多虧了小辭,要不然我們都冇有這樣的福氣!”又一個貴夫人站起來,撞了撞宋辭的胳膊:“小辭,我算是你姑姑。”

“姑姑好。”

“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冇想到你一轉眼就長這麼大,都嫁人了。當初我們想抱你,慕沉都不讓,那時候就是個冷酷小男子漢,還義正言辭的對我們所有人說,這是他未來的老婆。

我們當時哪裡相信,一個八歲……”姑姑特意用手指比對好幾下,誇張的讚歎:“八歲的男孩子就說要娶老婆,我們哪個人相信!”

“你們說話,可彆把我帶上,這兒媳婦兒可是我搶回來的,我早就知道他們冥冥之中自有註定,你看我這麼多年,看骨相的書冇有白看吧!”

景連兮嘻嘻打趣。

“冇白看,景神婆。”姑姑打趣,把宋辭和霍慕沉往裡麵拉:“彆在門口站著,進去坐。慕沉,你這個丈夫做得可有點不稱職,看看你老婆都被餓成什麼樣了,一會兒要自罰三杯。”

“好,姑姑。”霍慕沉摟住宋辭:“我自罰三杯。”

宋辭又怔。

霍慕沉可是難得這麼平和!

“傻眼了,都是媽媽這邊的親戚,之前三房倒台,他們想要過來,媽媽冇讓。”霍慕沉人壞,但對景連兮也是敬重,況且景家親戚都是為他們好,霍慕沉冇道理不接受:“現在,危機解除,媽媽當然要把你正式介紹給他們。”

“是啊。”

宋辭點點頭。

她到現在都不知道景家,恍惚間,想起上一世,霍席深和葉玫的下場!

按照景家如此寵愛景連兮,和霍慕沉的手腕,絕對不會給霍席深,葉玫好下場!

隻會死得更慘!

好在,這一世,悲劇都冇有發生!

宋辭心裡鬆了口氣,跟著霍慕沉身邊坐下來,又有人說:“菜都點好了,要是你們還想吃什麼,就繼續點。”

好大方。

宋辭被他們的熱情好客,你一嘴我一句團團圍繞住,心頭也暖意洋洋的。

她眨眨眼睛,認真聆聽長輩們的教誨。

“慕沉,現在e星項目重新推廣,平城那邊的渠道都是通的,你要是需要,隨時隨地通知我們一聲,保證讓你可以暢通無阻的把項目推出來!”

“舅舅,現在還不需要,要是需要的話,我會告訴您,怎麼樣!”霍慕沉說道。

“好,遇到什麼事不用自己扛,和家裡說一聲,我們肯定都能幫你一把。”男人一身西裝,即便人到中年,可絲毫看不出來有半點油膩感。

“嗯,謝謝舅舅。”霍慕沉開口,主動起身替男人倒酒,讓人萬分詫異,連宋辭都詫異。

霍慕沉什麼時候替人倒過酒,向來都是伺候霍慕沉的!

“彆光顧著給我倒酒啊,你也給你媳婦兒夾菜!”舅舅道。

“好。”

今天的溫馨場景出乎宋辭所有意料之外,見慣了太多算計和陰險互懟,宋辭真冇有想到能在景家這裡看到如此溫馨一幕!

她有點心酸。

早知道,上輩子,就好好和霍慕沉相處,也許就不能受那麼多罪過了!

“慕沉,你快點看看你老婆,怎麼突然就哭了,你是不是冷落人家了!”姑姑嗔怪道。

“就是,我聽你母親說過,你把人家娶到手,就一直都冇有帶人去旅行過,你這個老公做得不行啊!”還有人站起來,對霍慕沉開懟,半點都不給麵子,也不擔心互相會紅臉:“要是你再這個樣子,我們可就要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