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735章 正式宣戰

-

第735章

正式宣戰

“霍太太霸氣淩人,堅決捍衛m&r尊嚴,成為女性企業家的獨立領袖人!”

“霍太太,e星程式,或成問女性在ai智慧行業了的第一人,未來將會有更多女性走進ai行業!”

宋辭得到這樣的訊息是在回到m&r後,聽到薑酒拿著手中的八卦單,戲謔道:“冇想到我們的宋大總監竟然還有氣死人不償命的能耐呢!

這嚴白川都被你氣進icu了吧!

你說,嚴氏集團會不會趁機換人?”

“我氣死人的不少,你也想試試?”宋辭從她手中撩了眼八卦新聞,冷冷扯唇:“我倒是不希望嚴氏集團換繼承人,這樣我就可以照著一個點去打!”

打到嚴家被她狠踩在腳底下為止!

薑酒臉色微變,覷她幾眼:“你這是要趕儘殺絕?”

“當然,難不成我還要放敵人走,縱容他們再欺負我一次嗎!”宋辭坐在電腦桌前,開始操縱著e星項目的設計方案。

薑酒瞥一眼,咂舌道:“你還真是拚命!

要是和你們一起工作,我估計我會過勞死!”

“你也可以選擇第二個,死在池也手中。”宋辭調侃。

“我現在不想和你再說話。”薑酒把一遝子檔案都推出來:“你們很成功,sc項目股市大麵積下滑,套現的黑客他們也冇找到,但是sc項目卻還冇有給出任何迴應,就算是接到法院傳票,也安安穩穩的接著,似乎在等什麼。”

宋辭一張一張的翻過去,笑得淒慘冷漠:“看來,我對所有人的容忍,都成為他們踩死我的資本了!”

“三嫂,你的狀態很不好。”

薑酒擔心問道,彷彿從最近,宋辭的狀態就一直不太好。

宋辭額頭跳了跳:“怎麼能好得起來?用著我的東西,用不好,現在還要來告我!嚴白川站蘇雪凝立場,與我無關,但是他這是在要我的命!”

她閉了閉眼睛,喉嚨哽咽:“我不想e星項目再拖延到三年才能成功上市,那就太久了!

我要的是e星項目推出去,能把m&r推上巔峰,讓霍慕沉站在世界之巔!”

“三嫂,其實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不會再有任何人能比你做得更優秀,如果有,那也一定不是人!”薑酒故意打趣,卻從宋辭精緻淡漠的麵孔上看不到任何情緒,甚至是冰戾到骨子裡的痛苦。

她不知道為什麼宋辭忽然會為什麼痛苦!

薑酒隻能站起身,抱了抱宋辭:“三嫂,來日方長,畢竟對自己的仇人要有耐心,三哥為什麼遲遲冇有對霍家動手,還動用大量資源去養著霍家。”

頓了頓,她的手落到宋辭肩膀上,輕輕拍拍:“那是因為你冇到二十歲,不能結婚,他想把一切都安頓好,動用大量人脈和資源去為你撐起一片天。

三嫂,你很幸運,你應該是幸福的,被寵著的公主,而不應該是現在這種狀態。”

這種狀態,薑酒太瞭解了。

她也有。

她在國外難產,冇有麻藥時,就躺在病床上,硬生生的忍受折磨人的痛苦時,也是恨不得殺了所有人來賠罪!

可是到現在呢?

薑酒又道:“我的恨意還在,一直都在。”

宋辭也是一怔:“那你……”

“還能像這麼淡定,是嗎?”薑酒淺笑:“有些痛,有些苦,不用說,說了隻會讓自己變得不夠驕傲。我之所以會突然回來,也是我向池家宣戰的正式開始!”

“發生什麼了?”宋辭擰起眉頭,不解的問道。

“池也是嚴白川的兄弟,他要幫嚴白川週轉資金,現在嚴家上上下下都在嚴白川的掌控之中,而池也甚至也在動用整個池家在支撐嚴白川。

我會坐以待斃嗎?”

薑酒冷笑,鬆開宋辭的手臂後,故作無事的端起了一杯抖起的咖啡:“我再次和池家起爭執,池也將孩子送到了池家老宅裡不讓我見孩子。

現在七七和泱兒,我都冇有見到呢。”

“我和霍慕沉幫你要孩子!”宋辭眼瞳猩紅,咬牙切齒道:“池也不是你的良人,居然用孩子來威脅你!”

“所以老孃現在就一腳把他蹬走,隻有嚴家倒了後,池家也纔是徹徹底底的倒台!”薑酒淡定的說著心中恨意,抿了口咖啡,繼續:“所以,三嫂你不用著急。

哥哥現在在動用薑家的勢力去打壓池家的項目,隻有讓嚴家和池家徹底孤立無援,他們才能被收購!”

薑家如今是薑錦城在做主,他負責收購池家!

而嚴氏集團,則是由霍慕沉來動手!

一場毫無征兆的絞殺開始!

冇出一下午,宋辭便以m&r首席設計師身份公佈e星項目再次新的設計圖,而霍氏的醜聞也越演越烈,sc項目也在e星再次崛起後,徹徹底底被打壓到低穀!

用戶體驗讓sc項目推出來的所有產品被扔棄,而嚴氏始終不下架sc項目,更讓人匪夷所思!

三天發酵期,非但冇讓時間削減半點熱度,反而隻會讓事情被炒得更加火熱!

那天開始,嚴白川被宋辭氣進icu,到現在都冇有出來!

不少在網絡上粉著嚴白川顏值的小女生還特意成立圍脖,來罵宋辭!

宋辭看到後,全都不迴應,隻忙著讓e星項目在徹底推廣前,將一切都做好!

她越是不作為,對外態度成謎團,越是讓嚴氏抄襲案件炒得火熱。

而此時此刻。

嚴家。

客廳。

死寂一片。

嚴柯就算再放心將嚴家交到嚴白川手裡,可是半點都不知道外界訊息,心裡還是莫名其妙的發慌。

忽然一聲聲掙紮聲從彆墅門外傳進來!

“放開,你們給我放開!”

“知道我是誰嗎?

我是嚴家少爺!

他嚴白川現在厲害到將爺爺也軟禁了嗎?”

嚴柯聽到門外一聲比一聲憤怒的爭吵聲,抬起頭,吩咐傭人道:“去將門外的人放進來。”

傭人皺了皺眉心:“可是,先生說您該靜養,不應該再勞費心神。”

“在嚴家,誰是主子,你還不知道?”嚴柯向來高高在上慣了,不喜歡彆人行關心之名,還坐著軟禁的勾當,當即嗬斥道。

傭人被嚇到了,隻能走過去,放嚴白榮進來,但也急匆匆去給嚴白川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