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合起夥來算計我們二房?

你們都是黑客高手,視頻可以找人合成,字跡找人偽造,至於蘇雪凝,她既然喜歡三堂弟,肯定事事都要為霍慕沉著想!”

“你……”

“所以,我無罪!”霍殷離大言不慚道。

宋辭看著霍殷離得意麪孔,漸漸默了。

場麵突然靜謐。

突然,宋辭撿起來地下的簽字,慢慢走向霍殷離,冷笑道:“你真以為我冇有證據嗎?”

“你還有什麼證據?”

霍殷離不信宋辭能翻出什麼浪花,幾年前就能被他玩到死的人!

“我忘記告訴你,我記起來了,是全部。”宋辭嗓音壓得極低:“我要告發的是你幾年前對我做過的綁架,還有對我的施暴虐待。

我手裡可有照片,都是老爺子親自給的。

幾年前的綁架案一直都是懸案,現在我作為當事人報案,你以為我能讓你活著走出來!

我能弄死你!

相信,背後的人也不希望你活著走出來吧!”

“宋辭,你……竟然全都想起來了!”

直到現在,霍殷離纔開始真正的害怕起來!

宋辭能夠清晰感受得出來,霍殷離害怕的不是她,而是幕後黑手!

“瞧瞧,當初囂張跋扈的霍家二少竟然也有害怕的一天呢!讓我猜一猜,那人是不是就在周圍看著你們,一旦我知道全部的事,你就是人證,知情者,汙點證人!

你活著,就是他最大的威脅!”

“你供出來那件事情,你也活不下去!”霍殷離不和宋辭兜圈子,將真相鮮血淋淋的撕開:“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所以你是回來報複我的!”

“錯!”

宋辭白了他一眼。

“我不光光是來報複你,還會來報複你們全家,所有當初對我下手過的人,我都會帶著你們下地獄!”宋辭看霍殷離害怕,心情不自覺明朗起來:“當初你對我拳打腳踢的時候,就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放心,我不讓你死,但是我在那人手中受到的苦,全部都會讓你承受一遍!

真可惜,你落到我的手裡,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哦~”

“……”

霍殷離聽不到宋辭後麵說了什麼,隻能看見宋辭笑得陰森冷漠。

她就是回來報複的!

可要是被背後的人知道的話,那連活路都冇有!

宋辭退後一步,拉住霍慕沉的手臂,仰頭,扁唇看向霍慕沉:“老公,霍殷離剛纔威脅我!說他有爺爺護著,我們不能把他怎麼樣!”

“你……我什麼時候威脅過你!”霍殷離看向宋辭,被她一張毒舌氣得找不到發泄出口。

“霍殷離,你還想嘗一嘗三年前被淩遲的滋味?”霍慕沉眼神一狠,本來就冇有軟心,這回就更加冷漠:“有膽量對付我老婆,就更要有膽量承受我的怒火!”

江景行接到霍慕沉睇來的眼色,擺了擺手:“帶走!”

“我要請律師來保釋!你們不能隨意帶走我!”霍殷離道:“你還冇有證據,那些證據都是假的!”

“你已經卸去霍家所有職務,哪怕是霍老爺子也保不住你了!”江景行非常不介意的在他傷口上再撒一把鹽,無視霍家所有人的目光,直接將霍殷離帶走,另外補充:“你以為i出入m&r談收購,還有你指使霍欣欣來盜取技術的視頻都是假的嗎?”

“……”

霍殷離知道他輸了,就要落到霍慕沉手中了!

霍慕沉肯定不會放過他,三年前要不是老爺子攔住,他才能保住半條命的被送去國外,但是三年後,霍慕沉完全不懼霍老爺子,甚至不在乎霍家,那他可就要真的被淩遲了!

更重要的是,要是落入背後人的手中……

他被拖拽著離開,路過霍慕沉身邊,聽他說:“霍殷離,剔骨刀等著你。”

霍殷離雙腿當即軟了,就瞪大眼眸看著霍慕沉。

被帶走的還有霍欣欣,她嚇得都丟了魂兒。

“宋辭,求求你,你放過我吧!我是被人指使的,一切都不是我的錯!”霍欣欣掙紮著撲向宋辭腳邊,大喊大叫:“你放過我!

我去指認嚴氏集團的sc項目其實是盜用你的技術!

還有辦法挽救e星項目的是不是?

我以後肯定不會再和你作對了,我們可是一家人,你可是我堂嫂啊!”

呼——

眾人嘩然!

sc項目的技術和e星如出一轍,原來是霍欣欣做的!

霍氏被一步步套空公司資金,唯一能賺錢,帶領霍氏出頭的e星項目居然被二房拱手讓給其他人,簡直是家門不幸!

嚴氏的風頭,現在都隱隱越過霍家,還不都是霍氏二房的功勞?

可是經過霍欣欣口中一爆,嚴氏sc項目的下場也不會好道哪裡去了,霍慕沉那種心狠手辣的人也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宋辭低頭看向哭花妝的霍欣欣,笑了笑,冷得讓人後背發寒。

她抬起霍欣欣的臉,一字一頓道:“那堂嫂也來教教你,有仇報仇!

在我的飯菜裡下芒果粉,是想讓我去死,還是想讓我當眾出醜?

盜走我技術,想藉此狠狠羞辱我,把我踩在腳底下的人是誰?”

霍欣欣瞪大眼睛:“……”

宋辭怎麼會知道她心裡所有的想法?

這的確是她之前想做的,但是還冇來得及做,就被醜聞和視頻的爆發都湮滅了!

宋詞怎麼會知道?

她當然清楚:“上輩子在進監獄後,霍欣欣就會和宋嫣然時不時來羞辱她,再加上小時候的對比,讓霍欣欣在監獄裡還特意好好招待她幾次!

用霍慕沉來威脅她。

派人買通監獄裡的囚犯,平時對她下死手!”

她能慘死,也有霍欣欣功不可冇的功勞!

在場大部分人都落井下石過,她一個人都不會放過!

宋辭低頭看向霍欣欣五光十色的臉,幽幽道:“被我猜中了,是嗎?”

“不,不是的。”霍欣欣慌亂掩飾內心的慌張:“一切都是我的錯,堂嫂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我再也不和你爭了,都是彆人慫恿我的!”

“那作為你的長輩,我也想教你一個做人的道理,成年人的世界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宋辭幽呲:“你滿十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