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700章 交易

-

葉玫眯了眯眸,心裡暗諷:“神氣什麼!

再得意,也無法磨滅霍席深曾經結過婚的事實!

而且霍席深和前妻還有兩個孩子的事實!”

她暗中掐了掐掌心,繃住了猙獰的麵孔,做了個決定!

“如果,最後她還是得不到霍席深,那她就想辦法把他的前妻和孩子都弄回來,看景連兮怎麼對付!”

長長撥出一口氣,葉玫心才順了。

她莞爾一笑:“一份心意到了,就夠了。”

宋辭挑眉:“老公,我餓了,你不是說帶我下樓吃飯嗎?還是來帶我氣飽的!”

“帶你吃飯。”

霍慕沉無奈,猜測:“宋辭的記憶應該隻恢複他們童年時,現在身上全都是稚嫩小女孩的影子!”

他把宋辭抱到陽台,走進廚房讓管家事先熱好的三明治和牛奶拿出去。

一走到陽台軟椅裡,男人就見到宋辭懶洋洋的趴著,如同慵懶的貓咪般,抱著抱枕,迷迷糊糊的睡著。

他彈了下她的額頭,把抱枕從她脖子下抽走,長臂也快速撈起她的身體:“又睡,還要不要吃飯?”

“困。”

“知道你困,快點吃完,然後我們回房間。”霍慕沉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圈住她的腰身就把人緊緊的摟入了懷中:“這麼雙眼睛看著呢!”

“都怪你,非得讓人看著我吃!”

宋辭捶了捶霍慕沉的肩,就悶頭開始吃起三明治。

“堂弟還真是寵愛妻子!”

霍殷離從門外邁腿進來,一眼就落到宋辭嬌嫩的臉蛋上,愈發的意味深長。

他突然想到那人口中說的:“想辦法把宋辭弄出來,我幫你把宋辭身上藏匿的钜額資產套出來!

還能一舉兩得的殺了霍慕沉,為你掃平一切障礙,隻賺不賠的買賣。

新任霍大總裁,這筆交易,做不做,就在你!”

霍殷離挑了挑眉,想道:“做不做,都要除掉宋辭!

一旦宋辭想起當年的事,就是證人!

她不死,他就要進監獄!

更何況,交易裡還能除掉霍慕沉,何樂而不為?”

宋辭被人兩道陰鶩的目光盯得渾身發麻。

她倏地抬頭,對上霍殷離不懷好意的目光,咬著三明治的唇僵住,腦仁裡混沌鐘著無數畫麵!

無數道撕喊和尖叫衝擊到腦海裡!

絕望的,狠厲的!

宋辭腦仁疼得臉色逐漸褪去血色,呼吸愈發紊亂了,血管裡的血液逐漸褪卻凝滯,甚至在倒流!

長達一分鐘的心神恍惚,直到霍殷離的諷刺才堪堪將她拉回來。

“三堂弟不知道管好自己老婆的眼神,弄得像幾年前那樣就不好了!”

霍殷離仗著就是他們冇有證據,而且……就算有,霍慕沉也不敢拿出來。

要知道,上麵有老爺子護著,能奈他何?

霍慕沉也意識到宋辭突然的不對勁,抱緊了宋辭,聲色銳利:“就算像幾年前那樣,又如何!

你要是再想嘗試一次那樣的滋味,我不介意成全你!

隻不過這次你可以試試,爺爺還能不能攔得住我!”

霍殷離:“……”

他狠狠甩頭,大步離開。

宋辭定定的盯著他離去的背影,久久移不開視線。

“吭!”

“霍太太,你看他,看得太久了。我不喜歡,嗯?”

霍慕沉陰惻惻的嗓音在耳邊飄過去,把三明治塞到她嘴巴裡。

宋辭咬著三明治,沉默幾分鐘,才攥著拳頭,悶悶道:“是他!

他強迫我嫁給他!”

“!”

霍慕沉一驚,但立刻意識到事情不對勁兒,隻是打橫把人抱走,讓宋辭懷中端穩牛奶和三明治,不顧眾人的目光,直截了當回三樓。

“砰!”

房門被重重關上,成功給眾人造成夫妻二人是假恩愛的場景!

宋辭被小心翼翼的放到沙發裡,聽那人在耳邊輕輕問:“想起來什麼,告訴老公,乖,嗯?”

“我……我要見江景行和陸子衍。”

她眨巴眨巴眼睛。

“好,我立刻讓你見。”

霍慕沉心被提到喉嚨眼裡,撥通陸子衍的電話:“滾到三樓上,你三嫂要見你。”

接到電話的陸子衍一臉懵逼,隻能乖乖的去樓上。

又一個電話撥出去!

霍慕沉毫無冰冷的話送出去:“大哥,小辭要見你!”

“冇功夫,忙!”

江景行把燃到儘頭的菸頭碾在菸灰缸裡。

“小辭想起來了。”霍慕沉低聲道。

“草,我現在就去!”

江景行倏地拉開凳子,抓起外套,朝外邁開長腿:“你們現在在哪裡?”

“霍家老宅。”

霍慕沉道。

“好,我立馬過去。”

江景行放下電話後,就見著對麵坐在審訊室的女人,聽她歪著頭,露出狡黠的目光:“警察叔叔,我可以走了嗎?”

“不能!”

江景行把自己的錢包摔了出來:“有膽量偷到我身上,就應該有膽量接受法律的製裁!”

“警察叔叔,我說過,我想偷的可不是你的錢包,而是你的心啊!”女孩穿著簡單的簡單的白襯衫和束腰牛仔褲,滿滿就像是剛出校門的大學生。

彆說,江景行也是一身簡單的黑體恤和牛仔褲,但可以看得出來,每一件都是價值不菲,穿在他精壯的身體也不顯得邋遢,毀造型,反而將男人氣味襯托十足。

和坐在審訊位上的女孩子很配!

“彆嬉皮笑臉,這不是你家!”

江景行低聲朝旁邊的人吩咐了兩句,轉身就朝門外走。

女孩看著江景行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視野裡,微微笑了笑。

她蔥白的手指點了點桌麵,抬頭看向審訊的人:“小哥哥,剛纔你們隊長說,我已經冇罪了,我可以走了吧!”

“不行!”

女孩也不著急,繼續道:“小哥哥你看我誠摯的眼神,他真的說了,說我無罪還說要把錢包給我,是不是呀?”

“滴答,滴答,滴答……”

“是。”

“既然這樣,那我可以走了吧。”

“可以。”

“那你還不過來把手中的鐐銬給我打開!”

“……好。”

女孩得到自由後,低低看了眼放在桌麵上的錢包,笑了笑:“江大隊長,你走得太急,連錢包都忘記了。你對女孩子也太不紳士了,拿走你的錢包就當是對你的懲罰了哦~”

她小手抓起錢包,塞到她的風衣裡,戴上黑色的帽子,將巴掌大的小臉藏匿在陰影裡,大搖大擺的走出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