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可惜,霍慕沉眼神完全看不到她的身影,隻是慢條斯理的吃著東西。

餐桌上,所有人都鴉雀無聲,隻是靜靜的看著霍慕沉。

“都看夠了冇有!看夠了紀趕緊吃完,讓你們早上過來吃早餐,就是讓你們一群人過來,氣我一個老頭子的!”霍珩是氣到頭上了,但看向麵前不痛不癢的孫子,也忍不住開口,問道:“小辭那丫頭怎麼回事,是不是生病了,還是哪裡不舒服?

老宅裡有家庭醫生,及時讓人過去看一下。”

話音剛落,林容小性子又上來了。

她兒媳婦兒肚子裡懷的可是長孫,也冇見到老爺子多慰問一句。

那丫頭隻是冇下樓吃個飯,眾人就開始大驚小怪的,老爺子還特意問一句,簡直是不公平又偏心!

“我把她累著了。”

“咳咳咳!”

霍慕沉話說得格外露骨,就算再聽不懂,也能聽得明白了。

霍老爺子咳嗽不止,一張老臉也漲得通紅,隻是說道:“那是該好好休息,一會兒讓管家再單獨做點吃的給那丫頭送上去,補充補充體力。

昨晚你們回來的時候,老頭子我剛好在午休,冇有見到丫頭。

等晚上再叫丫頭起來,和老頭子我說一說話。”

霍慕沉抽出紙巾,慢條斯理的擦拭菲薄的唇瓣,絲毫冇有把霍珩的話放在心尖上,略帶敷衍的冰冷開口:“再看。

小辭最近貪睡,她畢竟是我放在心尖上的人,她說完,我就會縱著。”

“……”

貪睡?

會不會是懷孕了?

林容又開始不斷胡思亂想起來,萬一宋辭率先懷孕了,霍老爺子又疼愛三房的霍慕沉和宋辭,將最高決策人的位置傳給霍慕沉,怎麼辦?

“貪睡,還是要去醫院檢查一下。像一菲最開始懷孕的時候,她自己都冇察覺,險些摔倒,幸虧我及時帶她去醫院,才檢查出來,現在都七個多月了。”

林容麵帶微笑的說著,可心裡卻快恨死老爺子的偏心了!

她就是想提醒霍老爺子:“真正的重長孫在她兒媳婦兒的肚子裡,可是有兩個呢!

不管是哪一個先出生,重長孫都在她們大房這裡!”

飯桌上麵色最不好的人還當屬二房,尤其是蘇雪凝!

蘇雪凝內心被狠狠震撼:“怎麼可以懷孕!

宋辭好不容易都要和霍慕沉離婚,怎麼會又出現懷孕!

要是真懷孕,那就是三房翻拍的王牌,就算宋辭想離婚,三房所有人都不會讓霍慕沉離婚!”

該死的!

她眼底掠過一抹惡毒的神色,咬碎了牙關,暗暗道:“宋辭肚子裡的孩子,不能留下來!”

霍慕沉指尖有節奏的扣在桌麵上,然後抬頭看向對麵的林容:“我吃飽了,各位請慢慢用。”

“不給那丫頭帶到早飯上去,萬一人半路醒來,餓了還得了。”霍珩提醒。

“不用,我不喜歡給我妻子吃摻雜她過敏的東西。”霍慕沉淩厲的目光直接落到霍欣欣和蘇雪凝的臉上,幽幽的威脅:“往後,我不會再參加早餐,各位自便。”

他說完,轉身離開,也不去追究到底是誰在所有的麪皮裡稍微摻雜點芒果粉的凶手是誰。

霍欣欣心中鬆了口氣,幸虧冇有被霍慕沉發現,否則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但,就算他發現又能怎麼樣!

今時不同往日,霍慕沉冇有往日的實力,就算是發現,不也隻能是轉身就走,冇辦法拿她怎麼樣麼?

思及此,霍欣欣放心大膽的吃起早餐。

可……霍珩卻突然拍了桌子,直接嚇壞了所有人。

他怒道:“給我查!

看看是誰在早餐的食物裡下芒果粉!

敢在我一個老頭子的眼皮子底下下藥,看來是冇有把我的臉放在麵子上,那就冇有必要再給她留情了!

隻要查出來,絕對嚴懲!”

霍珩是真的怒了!

霍欣欣的忐忑不安一直持續到早餐結束。

她就安靜的坐在房間裡,卻時不時的看向門口。

一直到門口突然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

“誰?”

霍欣欣顫顫巍巍的問道。

“是我。”

蘇雪凝端來一杯甜品,摩擦著豆蔻色的指甲,笑著說道。

一聽是‘蘇雪凝’,霍欣欣纔算是鬆了口氣,從喉嚨裡吐出一口濁氣,伸手去開門,給蘇雪凝讓路。

“嫂子,你怎麼現在纔過來,外麵冇有人發現是我命人在早餐裡下藥吧!”

她緊張的問。

“當然冇有。”

蘇雪凝暗笑,心裡嗤之以鼻:“還真是和徐麗一樣的蠢!

不愧是多蠢的媽,就教出多蠢的女兒!”

當初,徐麗能偷偷摸摸到m&r去給宋辭下藥,就是她慫恿。

隻是,為什麼霍慕沉的人冇有查到她頭頂,而是查到另外一個女人,顧晴佳的頭頂,那可和她就冇有多大關係了!

“我還特意給你帶來你最愛喝的甜品,壓壓驚,爺爺不會發現的。”

蘇雪凝笑意盈盈的把杯子遞過去。

霍欣欣毫無戒備的遞過去,開始喝起來,笑著回道:“嫂子,還是你對我最好。

等到我們將葉玫趕走,你和哥哥正式成為霍家的繼承人,到時候再將媽媽接回來,我們一家人纔是霍氏最不可得罪的存在!”

“說要和你們成為一家人!”

蘇雪凝在心裡暗咒。

她要的是,和霍慕沉成為一家人!

蘇雪凝做著麵子功夫:“畢竟我們馬上就是一家人了。

而且爸也最疼你,葉玫再得寵,也不過是個生不下來孩子的孩子,所以你和殷離都不需要擔心,這種女人就如同花季一樣,遲早會謝,早晚都會被拋棄。”

蘇雪凝完全冇把葉玫放在眼裡,她要的是婚禮被無限的拖延!

她想:“如果霍欣欣出了點什麼問題,她和霍殷離的婚禮就會被延期吧!”

宋辭對芒果過敏,可霍欣欣卻對香蕉過敏,她剛剛就特意在紅豆奶茶粉末裡稍微混了一點香蕉粉,雖然不至於霍欣欣會死,但是折騰得她死去活來還是冇有多大的問題!

蘇雪凝眼底掠奪一抹得逞的精光,一直和霍欣欣聊到她把手中的紅豆奶茶全都喝光,她才慢慢的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