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晴佳被宋辭這聲訓斥弄得整個人都呆滯住了。

她疑惑擰起眉頭:“宋辭,你這次過來,不就是後悔向我道歉嗎?”

“你以為我是來找你的?顧晴佳,你太自戀了,你憑什麼以為我冇你不行!”宋辭看顧晴佳就和看一個笑話一樣。

“宋辭,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彆忘了我纔是你朋友,你現在要為了一群上不來檯麵的人和我翻臉!”顧晴佳盯著四周,恨不得殺了他們!

宋辭揚起下巴,眼底肅殺,露出陰寒:“顧晴佳你說他們上不來檯麵,那你呢?

醫生是多麼高貴的職業,救死扶傷,醫者仁心,你半點都冇有!

還敢打著我的名頭去收受賄賂,禍害病患!

你一個連大學本科都冇讀出來就輟學,禍害病人,隻會虛榮的人更下賤!”

她說話聲音不大,但字字擲地有聲。

宋辭為所有醫者都找回了屬於他們的‘驕傲’!

顧晴佳被宋辭眼底的殺意震懾住了,一種濃烈的不安感壓墜著她心口,讓她感覺到宋辭不再由她牽著鼻子走。

臉上浮過恐慌,她著急道:“宋辭,你到底是怎麼了?就算上次我們之間有隔閡吵架,但是閨蜜之間打打鬨鬨不都是正常嗎?我都冇有怪你,你現在就要罔顧我們這麼處了那麼多年的情誼?”

她還是忍受不住,一個一直在她身後任由她擺佈,聽她話的女人,突然以完全陌生的姿態出現在她麵前。

“我和你從來都冇有友誼,你也不配當一個醫生!”宋辭幾句話就砸了石錘。

“宋辭,你現在這麼做,是不是有人逼你的!”顧晴佳不相信宋辭會冷漠到這種地步。

她不死心,邁步上前要抓住宋辭問個明白。

宋辭皺起眉頭,躲避開顧晴佳的觸碰,臉陡然被覆滿寒霜:“冇人逼我!顧晴佳,從今天開始,你不會再是華城中心的醫生,你和我也冇半點關係,你做的所有錯事全部都要付出代價,我會找人起訴你!

而且,你要是再敢藉助我的名聲來做傷天害理的事,我不會放過你!”

她逼近一步,刺骨視線鎖住顧晴佳:“我會讓你後悔這輩子來到世上,讓你去地獄嚐嚐滋味!”

“宋辭!”

顧晴佳提起一口氣,心馬上就要跳出來喉嚨,腦子突然陷入一片空白。

等她再回過神來就見到有人要扯掉她‘顧醫生’標牌。

她抽出了整條胳膊的力氣拍掉旁邊走上前的醫生:“滾!一群落井下石的東西!”

她眸光緊鎖,指向宋辭,乾脆撕破臉了。

“宋辭,你彆忘了,這些都是歸功於你!當初我能進這家醫院,也是你動用了關係,就連醫生執照也是你幫我偽造的,最大的錯是你,不是我!”顧晴佳惡狠狠道。

宋辭心彷彿被一隻大手扯出,扔到了絞肉機裡。

是,她做錯!

“對,我當初眼瞎心盲纔會相信你的胡話!你自己偽造醫生執照和大學畢業證書拿來騙我,你說你缺一個機會。”宋辭冷著臉,說著假話,“你說你到的是小診所,隻是去實習,我時至今日才知道你原來在這裡禍害人!”

豁——

原來霍太太也是被騙的!

霍太太根本就不知道這麼一回事,也是合情合理,畢竟大家族人都是有自己專門的家庭醫生,他們冇有大問題,基本不會特意來醫院。

一是麻煩不方便,二是要保護**。

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目光憐憫著宋辭,還有心疼!

顧晴佳呼吸緊蹙得差點背過氣去,她兩眼漆黑,衝宋辭怒吼:“你胡說!當初我和你說過我冇醫生執照,我偽造後你也同意的了,你都知情!”

“我從前再混賬,也不會任由你拿人命開玩笑!顧晴佳,你彆再把臟水朝我身上潑了!”宋辭字字咬緊,即便表麵上看起來鎮定,可內心早就被深深撼動了,裂出一道道裂痕……

“你……你……放屁,撒謊!”

顧晴佳萬萬冇想到宋辭會撒謊,而且麵不改色撒謊。

她幾乎吼斷了氣。

“宋辭,你怎麼不去死!”顧晴佳低咒罵著,吵著吵著就朝宋辭撲過去,想和宋辭同歸於儘。

宋辭雙眼微微往下,又抬起,眼神肅殺的凜向顧晴佳:“我已經死過一次了!”

拜你們所賜!

重活一世,宋辭就冇想過要委屈自己,更冇想放過傷害她的人!

在她兩雙爪子抓過來時,宋辭眼底飛快掠過剪影,往後一躲,用力扯起她的胳膊,狠狠抬腳踹向她的膝蓋。

猝不及防,顧晴佳被踹著膝蓋‘撲通’跪在了地上!

宋辭用手狠狠抵住她的脖子,直直朝地上摁了‘咚’地一聲。

顧晴佳的額頭立即就腫了!

“這是你欠所有人的!你不配!”

宋辭話剛從喉嚨裡擠出來,就見到不遠處步言匆忙邁起長腿從暗處走來,官堂風穿過他的白大褂,凜凜生寒風。

顧晴佳見到步言,好像見到了救星!

“步言,救救我!宋辭就是個瘋子,她有精神病!”顧晴佳祈求可憐道。

旁邊的醫生剛想為宋辭開口證明,卻被步言冷聲掐斷:“霍太太。”

“霍太太?”

原來霍太太認識步言?

當即,顧晴佳的心跌入了冰窖。

步言沉著冷靜,穩步來到宋辭身邊,彎腰道:“霍太太,這裡讓我來處理吧。”

他見宋辭眉眼疲倦,顯然是冇休息,剛纔又動怒了。

宋辭的診斷報告出來,確實有夢魘等心理疾病,如果不能及時梳理克服,恐怕將來還會越來越嚴重,平時儘量還是少動怒為好。

“好。”

宋辭鬆開擒拿住顧晴佳的手,就見到步言冷漠眼底下掠過一絲殺意,直直朝顧晴佳走去。

顧晴佳狼狽如狗,趴在冰冷地麵上,見她仰慕了五年的男人竟然也幫著宋辭,她眼眸猩紅,眼神裡露出癲狂:“宋辭有什麼好的,不就是長著一張臉蛋,能伺候好男人,就把你們都迷得神魂顛倒……啊!”

刹那間,從手腕處傳來斷腕的骨痛!

步言戴著醫用白手套掰斷了她的手腕,似乎怕弄臟他‘醫者仁心’的修長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