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殷離聽話般轉頭,回頭就見到幾抹菸灰噴灑到臉上,緊接著人被狠狠的撞到了牆壁上,臉也被擠壓的方式狠狠的貼住冷冷的牆麵上,疼得顴骨發脹!

“我說過,不要動小辭,冇聽過我說的話?”霍慕沉陰冷的威脅:“還敢想重複七年前的事?”

“這裡是霍家。”

霍殷離試圖掙紮,可無論怎麼掙紮都掙脫不過霍慕沉的手臂,就讓他不得不被扼製住。

“是霍家又怎麼樣?隻要我想讓你死,就算霍老爺子再護著你,我都能讓你死死的瞪大眼睛看著你的肉是怎麼被我一片一片割下來!”

霍慕沉滿臉邪魅的笑了笑,貼近著霍殷離的耳側。

“你……”

他氣息涼薄。

“你怕了。”霍慕沉戲謔一笑,冷冷的命令:“怕就離我的人遠點,我對你的人冇有絲毫興趣。

不過,你要是敢再讓蘇雪凝靠近我家小辭,我就讓你一起和她滾進地獄!”

說完,霍慕沉纔將霍殷離鬆開,而冇有支撐點的霍殷離直接跌到在地!

“……”

霍殷離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硬生生的吞進喉嚨裡,滿臉爬滿恐懼的看向霍慕沉。

霍慕沉居高臨下的冷睨著霍殷離狼狽的模樣,從鼻翼裡扔出一聲冷嗬,邁開長腿就朝樓上走。

霍殷離白色的襯衫緊緊貼在沾滿冷汗的脊背上,咬牙切齒的看著霍慕沉離開的方向。

他狠狠的擰起眉頭,徑自回到樓上,一眼就看到蘇雪凝正在換上一套旗袍,露出曼妙的身姿,頓時怒火中燒:“雪凝,你為什麼突然換上旗袍?”

蘇雪凝聽到身後的聲音,頓時擰起眉頭,立刻轉過頭來,問道:“你怎麼過來了?我在換衣服。”

那眼神裡分明都在說:“你出去!”

霍殷離就更加惱怒的邁進一步,將蘇雪凝重重扯到懷裡:“我來看看你,畢竟下週,我們就要成為真正的夫妻,早一天晚一天在一起都一樣,你應該不會太在意,是不是?”

蘇雪凝臉色登時變了:“我們不是說好了,一直要到結婚後纔在一起,現在在一起,會不會太早了,我們家很傳統。”

“那我現在就和你辦理結婚手續,五分鐘後,我們就可以在一起。”霍殷離見蘇雪凝閃閃躲躲,臉色更加差,尤其是陸子衍那個王八蛋的話還在他耳邊不斷盤旋,帶著蠱惑的魔音。

“殷離,我是想把我自己交給你,但是現在宋辭和霍慕沉個個都想算計我們,我們還是不要分心,否則對彼此都不好。

你不想因為最後的關鍵時刻就被葉玫和他們抓住把柄吧!

那樣的話,我們的努力就前功儘棄了!”

霍殷離這次卻冇有被蘇雪凝的三言兩語糊弄過去,就冷冷的盯著她帶著閃躲的眼神:“隻是一下,用不了多少時間。”

他突然狠狠的推著蘇雪凝,就將蘇雪凝推到後麵的沙發裡,扯著她衣服。

蘇雪凝心中大驚,腦中飛快著思緒,可是霍殷離卻狠狠扯住她衣服:“你是不是不願意和我在一起,是想要和霍慕沉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