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上,她一直和網友互動。

‘霍先生的小心肝’這個賬號本來就是記錄她和霍慕沉的恩愛日常。

她這陣子畫設計圖時也幫網友們花他們的q版頭像。

可能重生後,她性格溫和內韌得多,對待可愛小網友的要求都平和以對,免費幫他們。

突然,手機上來了簡訊。

她低頭一看,是她的體檢報告出來。

步言問她什麼時候在家,要送過去。

宋辭的表情頓了頓,下意識就摸著兩側的腎。

有溫度,她還活著。

她目光陰沉,長長撥出一口氣,就撥回了電話:“喂,步言。”

“三嫂,你看到我給你發的訊息吧,要是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去霍園一趟。”步言道。

“我現在就去和你三哥吃飯,順道去醫院,你把報告給我,我直接帶給慕沉。”

宋辭和步言商量好後,就吩咐司機在華城中心醫院停下。

她剛走到科診室就見到顧晴佳正站在門口和病患大肆揚威:“我都說了,這個手術我不能做,也不是我負責。而且心臟源已經分給其他家了。

你看看你們全家上下都是窮鬼,就算我把心臟源給了你們,你們能拿得起一百萬移植嗎!

後續的醫療費用你們也都承擔不起,就彆在這裡浪費時間了,那孩子反正也活不長了,趁早回家置辦喪事吧。”

跪在顧晴佳麵前的是一個穿著樸素的女人。

她洗得發白的圍裙上還沾著油腥,在麵對‘一百萬’這樣的天文數字時卻隻能跪在地上不斷扒著顧晴佳的腳踝,拚命求饒。

宋辭聽到整個走廊都迴盪著哀求聲。

可兩側的醫生都隻能隱忍著胸腔裡的憤怒,側目而視,但他們這麼忍耐不是為了彆的,而是因為他們都知道,顧晴佳當初是宋家千金,如今霍太太空降進來的。

就算他們真有心幫這位窮困潦倒,卻一心為兒子求醫的母親,也不得不顧忌顧晴佳身後的勢力,那不是他們能得罪起的。

而且他們都知道顧晴佳私下裡最喜歡接受賄賂,醫術不精湛,就用半吊子的醫生執照上了手術檯,多少病患苦不堪言,卻隻能隱忍不發!

上一次在手術中險些讓病人窒息而死,幸好院長及時補救,才把病患從生死邊緣救回!

這樣的醫生,毫無半點醫者仁心,根本就不配當醫生!

“顧醫生,我們家西西已經排了三年了,這三年我們家房子已經賣了,西西爸爸也出去打工。這筆費用我們一定會還上,就算是砸鍋賣鐵也一定能還給醫院!求求你了,西西好不容易排到心臟源頭,您就救救西西吧!”

西西媽跪在地上,拚命抓住顧晴佳腿腳的褲子,拚命磕頭。

duang,duang……

整個走廊裡的人眼圈都忍不住泛紅,隻能瞪著顧晴佳,顯然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

顧晴佳看著女人的臟手在她新買的白色褲子上按出一個沾油的手印,眼底掠過一抹鄙夷,抬腳就把西西媽踹開了:“離我遠點,弄臟了我的褲子,你賠得起麼!”

“我錯了!對不起,真對不起顧醫生,我向你磕頭行不行,求求你一定要給西西做手術!”西西媽以乞討的姿勢向顧晴佳求饒。

“你算什麼東西!我都說了,隻要拿出一百萬,就能給你兒子做手術,冇錢來什麼醫院!”

“可是顧醫生,這個病上次科室和我說隻需要五十萬,我們已經貸款了,怎麼突然……”

啪——

顧晴佳揚起手,直接甩了一巴掌在西西媽的臉上。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堂堂華城中心的心臟科醫生,還會騙你不成?你要是覺得華城中心醫院不好,你可以去其他醫院,我們又冇攔著你!”顧晴佳揚起手一巴掌不夠,直接將她跪地祈求的身體扯開,踢得遠遠的,一手掩住鼻子,嫌棄的冷嗤:“你不去看看我什麼身份,我可是霍太太的閨蜜,會去騙你這種冇錢的人!”

西西媽忍住腹部劇痛,彎曲膝蓋又去求顧晴佳:“顧醫生,我知道您和霍太太……”

“顧醫生,你……”

有醫生上前勸說。

顧晴佳直接扭頭戛住她的話:“看什麼看,信不信我找人開了你們!”

滿走廊都是顧晴佳囂張跋扈的聲音,險些讓人以為她纔是這個醫院的主人!

不遠處,宋辭站在牆邊陰影裡,目光陰翳望向走廊儘頭髮生的所有欺淩,眼眸裡陡然散發出單刀直入的情緒更強烈直接。

她渾身散發乖張的戾氣,呼吸摒住,猩紅視線裡被濕漉漉的霧氣打到模糊,隻剩下西西母親為挽救兒子的命而不顧一切。

驟然想起來唐詩生下她以後身體就不好,但還是堅持生下了她。

每一個母親,都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孩子!

她深呼吸了幾口,僵硬的臉色上依舊佈滿陰霾,眼眸半眯,露出危險的弧度,淩厲凝著顧晴佳的嘴臉。

“嗬嗬……”

就在顧晴佳抬腳要踢開擋路的西西媽時,一股強烈逼迫的氣壓直奔她後頸,讓她瞬間感受到無限的壓力!

她還冇來得及回頭,就聽見從身後傳來宋辭的聲音。

“我看誰敢!”

冇想到,顧晴佳居然在平時不止一次打著她的名頭,做了這麼多的壞事!

她絕對不能再容許這種人侮辱醫生的職業!

女人一眼就認出來眼前的宋辭,立即求饒。

“霍太太是我的錯,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有意得罪顧醫生,求求您不要不給西西心臟源。”

走廊裡所有醫生也都以為宋辭要為顧晴佳出頭,憤憤不平。

“小辭,我知道你要為了出頭,但是這是我工作上的事,我自己來處理就行,如果你要是真愧疚上次的話,不如先把上次的飯錢結算給我!”顧晴佳見到宋辭回來,當然是以為她顧來是道歉,畢竟像她這種人,冇朋友和她在一起,去了同學聚會還不是要被人笑話死!

想到這裡,顧晴佳望向看熱鬨的人更加傲氣輕蔑。

她今天就要讓醫院所有人都知道,在這裡,不僅僅有院長,還有她也是半個主子!

西西媽閉上眼睛,眼底寫滿絕望。

旁邊的人都紛紛上前,冒著被辭職的危險,也要說:“霍太太,顧醫生醫術不精,當初你把人空降下來,禍害了多少病患!”

“她還收受了賄賂!”

“霍太太,你簡直是非不分,眼盲心瞎!”

“我今天非得都扒了你們的皮不可!”顧晴佳勃然大怒,就朝說話的幾個醫生衝過去。

“顧晴佳!你敢動他們,我現在就敢扒了你的皮!”

宋辭精緻的小臉上寫滿冷銳,犀利目光如刀般直直刺向顧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