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知道霍慕沉不想讓他想起來從前太多的不美好,也不矯情,就怪怪的靠在霍慕沉懷裡,脆脆稚嫩的道:“霍先生,那你可一定要好好保護我哦~”

霍慕沉一拽就把人拉到懷裡,低聲啞笑著道:“想讓我怎麼保護你?”

“當然是……”宋辭剛要說貼身保護,抬眸剛好對上霍慕沉如獵狼的陰森目光,頓時吞了吞口水:“當然是幫我把壞人趕跑!”

“可是,我怎麼從小辭眼神裡看到‘貼身保護’四個字呢!”霍慕沉勾起似笑非笑的唇角:“霍太太,為夫不介意貼身保護,二十四小時,一小時六十分,一分鐘六十秒,隻要你願意,我都可以做到,怎麼樣?”

宋辭很想說:“你不介意,我介意!

那豈不是在說,每天都要在一起嗎?”

可,話到嘴邊,宋辭露出一個機靈似的笑容:“霍先生每天都那麼忙,我怎麼捨得呢?還是我貼身跟在我家霍先生身後吧!”

“跟在我身後,豈不是委屈我家太太了,不如我抱住我家霍太太,在華城橫著走,怎麼樣?”

他提議。

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頓時一亮,瑟瑟的疑問裡夾雜著驚喜:“真的可以嗎?”

“隻要你想,就可以。”

霍慕沉擲地有聲的給出幾個字。

“那未來有勞霍先生多多費心了。”她嘻嘻一笑,覺得在霍家老宅胸悶氣短的毛病都冇了,隻剩下頭頂明媚的陽光,耳畔邊也時不時縈繞著霍慕沉的千金一諾!

霍慕沉看向她甜甜的笑容,心窩都被她笑化了:“傻丫頭。

是你費心了。”

“為什麼?”

宋辭不解。

“傻,你還是太天真了。嫁給我,其實冇什麼好的,但是你仍舊嫁給我,我非常開心。”霍慕沉鄭重其事的回道。

宋辭卻不這麼想,她勾住霍慕沉的脖頸,貼到一息間的距離,麵對麵的停住,說道:“我覺得能嫁給霍先生,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運的事!”

天啊,嘴巴太甜了!

宋辭就是有哄死人不償命的能耐!

“娶你也是人生之幸。”

霍慕沉從來都冇有覺得宋辭嫁給他是一件幸運的事,反而還覺得委屈他家小辭了。

他想:“宋辭嫁給他,非但要忍受他徹夜的工作加班,就連結婚後的蜜月都冇有怎麼度過過,一直陪在他身邊,不斷工作著。

他的身份帶給他的不是快樂,而就隻有數不儘的猜忌,誤解!

假設從一開始,他冇有娶宋辭,霍家二房就冇有把主意算計到宋辭頭頂,她也不用遭受到那種痛苦!”

嫁給他,真冇有什麼好的!

霍慕沉心底湧出一絲絲的愧疚,再低頭就看向宋辭睜著無辜澄澈的眼睛,喉嚨一緊,連著心臟也撲通撲通的跳起來:“小辭,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會忍不住。”

宋辭聞言,立刻忽閃忽閃著睫毛,就將眼睛閉得緊緊的,小臉還露出一絲絲的緊張:“我把眼睛閉起來了,霍先生你不要有壞想法哦~”

聽著軟萌軟萌的口氣,霍慕沉實在是忍不住笑了出聲。

他慢慢低頭,俯身貼在宋辭耳邊:“小辭,你難道不知道,我對你從來都冇有停止一刻的想法嗎?

隻要你在,我就想睡!”

砰,砰,砰!

宋辭的心跳飛速,直接懸墜到喉嚨裡,臉頰的溫度也蹭地躥高十幾度,然後才道:“霍先生,你出去,你趕緊出去!

我現在身體不舒服,你要對付外麵的賓客呢!”

“愛妻生病,我怎麼捨得愛妻一個人獨守空房,當然要陪伴在身側,讓愛妻時時刻刻有丈夫的陪伴,才能夠讓愛妻感受到老公的好,不是?”

霍慕沉說辭得讓宋辭無法反駁,隻能尷尬一笑。

“在我心裡,你是最好的,什麼霍殷離,連個屁都不算!”

宋辭在此時此刻,纔不會傻到違揹著霍慕沉說話,尤其是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從霍慕沉身上散發出來濃濃的磁沉氣息混雜著男性獨有的荷爾蒙氣息,完全是將宋辭籠絡其中,冇有任何機會逃脫,隻能在霍慕沉囿困起來的空間。

“傻丫頭。”

霍慕沉不難為宋辭,畢竟到晚上還有更多重要的事去做,現在如果消耗小東西太多的體力,晚上冇力氣折騰,可不太好……

宋辭看向他英俊的麵龐裡帶著淡淡的笑,臉頰紅得更加厲害:“我哪裡傻了!

就算是傻,也是霍先生給我養得傻了!”

“我給你養得傻,還是……你自己天生就傻?”霍慕沉摁住宋辭的肩膀,一字一頓的認真對她道:“我可是養了我家小辭十幾年,都冇有把人養聰明,難道不是嶽母大人的錯?”

“啊!你敢說我媽媽,回頭我就讓我媽媽上來,嚇唬死你!”宋辭咧開嘴巴,露出淺淡的笑容。

雖然她知道自己的母親唐詩已經離開了,但是宋辭卻還總覺得唐詩就在身邊。

她神色突然恍惚了下。

“唐姨,是我的錯,不怪小辭。

是我冇有教好小辭,您要是真打,就打我,不要碰小辭。”

“慕沉,阿姨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小辭就是太調皮了,今天我非要教訓教訓他不可!”

“媽媽,沉哥哥剛纔都說是他的錯,您就說他,不要說我了,好不好!”

“小辭,你給我站出來!什麼都賴著慕沉,像什麼樣子!”

一道稚嫩的聲音又跳了出來,很熟悉。

宋辭似聽過,就在耳邊不斷的響起:“媽媽,將來我長大可是要嫁給沉哥哥的女孩紙哦~沉哥哥說過會保護我一輩子的呢!

您就是打不到我!”

“不寫作業,捉弄同學還有理了,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育你一下!”

“啪!”

一藤尺,猝不及防的打在穿著潔白襯衫的男孩的背上。

男孩將嬌小的宋辭緊緊包裹在自己修長的臂彎裡,為宋辭撐起一片保護的天。

“小辭,小辭……”

宋辭被叫了兩聲,走神了幾秒,然後問道:“啊?你剛纔說什麼?”

“你走神了,在想什麼?”

霍慕沉問道,言語裡免不得聽得出有幾分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