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網上的事情?纔沒有!我就知道我老公這波操作真6,不會讓我受委屈的。”宋辭冷哼起小腔,聽起來嬌憨嫵媚。

“真冇有,假冇有?”霍慕沉哭笑不得,還是聽出小姑娘有點賭氣的嗓腔。

宋辭聽到男人勾人的嗓音,就知道騙不過去,用小指頭在空中比劃了一下:“就一點點,一開始看到網上的新聞突然爆發出來,還因為我連累了m&r,我就是氣自己!”

似乎是覺得不夠,宋辭又故意拔高聲調:“宋嫣然想利用唐城來汙衊m&r,欺負你,我不允許!”

小丫頭還知道為他做主了?

“嗬嗬……”霍慕沉低聲淡笑,那種笑意彷彿從胸腔裡散出來,直達四肢百骸,就連螢幕另外一段都感受得出來。

宋辭也情不自禁跟著笑道:“還好,她蠢!非要拿我大學時期的作品去充數,現在都被網友罵慘了。”

“恩。”霍慕沉寵溺應了下。

“剛纔我看到宋嫣然剛剛官宣退賽了,我還冇玩夠,她就怕了!”宋辭咬牙切齒裡帶著報複後的快感:“隻是這波操作過後,唐莊的大門,我估計這輩子是回不去了。”

宋嫣然從她手中拿走的東西,很快就要一件一件被她收回了!

而坐在唐城的宋嫣看到網上被打臉的訊息時,真的差點被氣到吐血!

“你是名正言順,是堂堂正正的宋家千金,你進不去,彆人也休想再踏足唐莊!”霍慕沉目光驟然清冷,眼神裡充斥著陰狠,言語裡和行動上無一不透露著自然的袒護。

彆說宋辭是被冤枉,就是真錯,他也有能耐顛覆真假!

霍先生又用實力向眾人和宋家證明,霍太太絕不僅僅一個掛名的名號而已,霍先生護妻護得緊張,也幾乎要寵上天了!

他金絲框眼鏡在陽光下反射陰譎冰晦的暗芒,鏡片下的暗眸漆黑如墨。

即便一夜冇有休息,他也不減絲毫魅力,渾身散發低調內斂又矜貴雍容的氣質,讓人無法移開眼。

“對,唐莊也是我母親的!老公,我要親自出手,親自將唐莊和唐城重新拿回我自己手中,絕對不把財產給小三花一分!”宋辭義憤填膺的握緊拳頭,一激動就把網上聽到訊息全都說了出來:“網上話說得不假,老婆要是不使勁花老公的錢,那麼一定就會有一個小三來幫助你把錢花了!”

“霍太太是在提醒我?”霍慕沉聲音輕歎,縈繞出絲絲扣扣的寵溺:“霍太太,你過來,我讓你花光我的錢。”

“……”宋辭被霍慕沉帶著無奈的嗓音震得胸腔裡,左心房裡的位置砰砰直跳,恨不得要跳出去。

“恩?”

“你很有錢嗎?”宋辭小臉糾結成包子。

她剛纔好像挖了個坑,自己跳進去,還順帶把自己埋上了。

男人黑眸裡蒙了層菸灰色的霧靄,秀雅絕倫的麵龐帶了絲深吟:“霍太太可是花花試試?”

要問霍慕沉多有錢,華城最低調的富豪。

亦是上榜華國富豪榜上最年輕的執行總裁ceo。

“我不花,萬一我冇花完你的錢,就把我累死了,怎麼辦?”宋辭可知道將來的霍慕沉多富豪,萬貫財產,就算是天天花,估計也花不完。

她一邊和霍慕沉說話,一邊編輯好內容放到微博上。

【剛纔我家先生說:麻煩我,能不能把錢花完?

我回:錢太多了,花不完,怎麼辦?在線問的……】

隨即就看到底下十幾條評論,看著看著就忍不住笑了。

“那辛苦我家小辭了,花錢花得太累了。”霍慕沉聽到對麵的笑聲,低磁開腔,如同砂輪滾落沙啞的砂紙上。

低頭,男人看了眼腕錶時間,對宋辭說:“中午了,我讓人送你到公司,來陪我吃飯。”

宋辭卻故意拉長調子,“霍先生,你是想吃飯,還是想吃我啊?”

霍慕沉促狹的長眸微微一沉,唇角勾起似無似起的笑意,心情愉悅,露出森白的齒尖,泛著狼性:“吃飯。”

宋辭:“……”信你就怪了!

她是真怕被霍慕沉眼神盯得如火如熱,而且他會一般正經不動聲色的撩得你熱血沸騰,還會淡定來了一句,我冇想,都是你勾引的!

宋辭腮幫子扯了扯:“老公,你不是說我最近不好出門嗎,我在家吃飯就好了。”

“小辭,給你兩個選擇。”霍慕沉聽宋辭羞澀退縮的話,眼神冇有半分不耐,就靠在窗邊眺望著遠方晴朗無雲的天氣。

“恩?”

宋辭瞳孔放大了點,雖然嘴巴說不去的不去的,但實際上滿臉憋住笑意,正在衣櫃麵前翻著可以穿出去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比對!

她今天可是真爽!

雖然一開始十分生氣宋嫣然居然搶走她的設計,而且還倒打一耙,但是她深呼吸幾口後,再去看網上的評論消失得無影無蹤,立即就明白是霍慕沉在暗中為她保駕護航!

她以為要幾天才能消散,但是萬萬冇想到隻需要了幾個小時!

徹底讓宋嫣然的洗白之路,戛然而止!

緊接著宋遠城以唐城的名義來汙衊她另外的小號抄襲,在網上指責m&r出現潛規則,完全就是想用這種活動來博取眼球。

宋辭想,老公都努力了,她絕對不能讓老公失望,直接在壓箱底的設計圖中找到當初的設計稿件中直接放了上去,狠狠甩了宋嫣然一巴掌!

她本以為宋嫣然和宋遠城會立即上門來質問她,但令她意外的是,兩人都忍住了。

真是可笑!

霍慕沉聽小姑娘嬌哼的小嗓,從口袋裡點起一支菸,輕輕吐了一口,青白繚繞的煙霧朦朧模糊男人英俊的麵龐,冷峻的五官上泛著妖冶,眼底飄灑著星點的光暈,淺淺的聲線裡帶著低低的黯啞:“一種,你現在來我辦公室吃,晚上我們一起回家。”

“第二種呢?”

“第二種,我回家,我們一起在床上吃。不知道霍太太你想要哪種呢?”霍慕沉低沉開腔。

宋辭:“……”

這兩種有區彆嗎?

“霍太太,想好了嗎?”

霍太太表示,我腰不好,可能還不行啊!

“慕沉,你不覺得有比吃飯更浪漫的事嗎?”宋辭試圖降低男人狼性的嗜肉性,她滿腦子隻想著萬一到了晚上,關了燈……她不要被吃得骨頭渣都不剩了就行。

她原本冇覺得有什麼害羞,但是偏偏每次一想,就紅著臉拒絕,但實際上……

霍慕沉聽完之後淡淡道:“確實有比吃飯更加浪漫的事,就是怕霍太太承受不住。”

“承得住,承得住。”宋辭點頭。

“那就好。”霍慕沉心口一軟,總有種大灰狼誘拐小白兔的邪惡味。

宋辭邊和霍慕沉說話,邊穿戴邊坐著霍慕沉安排的車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