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r集團的效率很快,在醜聞當頭直接公佈大獎的最後得主,便是宋辭的那一份!

這一舉動,直接朝宋嫣然的臉上狠狠踩了一腳!

可很快宋家以唐城名義發表出‘抄襲’的律師函狠狠踩回了m&r一腳!

“操,我還真是冇想到這個老狐狸會汙衊這個抄襲!”陸子衍冷哼一聲,直接將筆桿子朝桌子上狠狠一摔!

“三哥,m&r被指責包庇抄襲者了。”

冇過兩秒,又爆出一句粗口:“我靠!”

“這老狐狸還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居然想藉此抹黑m&r,他是不是還想來搶ak的資源?”

“三哥,你說老狐狸是不是忘記e星項目的人都是來做什麼的?”陸子衍冷嗬。

m&r集團做的e星項目就是it行業,對於全公司的黑客們來說,宋遠城操縱娛樂緋聞想潑臟水給m&r,完全不可能!

更何況m&r向來對黑子從不留情,直接扼殺在搖籃裡!

“三哥,我們要不要開始?但要是由m&r出麵的話,就是要徹底和宋家撕破臉皮了,這日後難相見啊。”陸子衍冷靜分析好壞。

霍慕沉眸光幽深無溫淡淡掃著平板上的內容!

輿論開始炮轟m&r竊取宋嫣然的作品!

他們要求匿名人出來,甚至是還要求m&r道歉!

他嘴角牽起晦暗的弧度,讓她老婆道歉?

可笑!

“反擊。”

“好。”

陸子衍剛低頭,指著螢幕上的內容又驚訝了。

網上又一個帖子火了。

宋辭以霍太太名義的圍脖下釋出眾多張手稿。

多張都是和宋嫣然如出一轍的筆法,簡直是峯迴路轉的劇情,打臉!

陸子衍盯緊網上的設計圖,又對比匿名發表的設計圖,凝睇兩分鐘後,突然瞠目,又狠狠揉著眼睛,把眼珠子黏在網頁上,恨不得把設計圖摳出來。

在長達十幾秒中的沉寂,突然從會議廳裡爆發出一聲驚吼。

陸子衍捂住自己的脖子,呼吸一滯,幾個字就卡在喉嚨裡,隻用驚訝錯愕的眼神盯緊螢幕。

他強壓住內心錯愕和驚慌,臉上戲諷的笑意,一秒消失不見,眯眯眼,長撥出一口氣。

“三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陸子衍心口猛地一涼,跟著渾身都冷了冷。

他隻覺得宋辭正站他麵前,跟著抽了他兩巴掌!

我靠!

太變態了!

這根‘我早就知道結果,還要故意和你打賭,再讓你輸得連褲子都不剩下’有啥區彆!

陸子衍吸氣,抓緊手機,想哆嗦著指尖在微信群裡發訊息!

三嫂太陰險了,不愧是三哥手把手教出來的人!

陰險,真是太陰險了!

“三哥,你告訴我這些都不是真的,三嫂不會把我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吧。”陸子衍從桌邊跳到霍慕沉身邊,可憐巴巴的求饒。

他腦子嗡嗡作響,還答應過三嫂什麼了?

陸子衍又捂喉嚨又捂臉頰,覺得喉嚨泛著灼燒感,臉頰也被‘啪啪’打得火辣辣的疼。

“三哥,你說三嫂為什麼不早說,還要匿名,這不是純心坑我嗎?”陸子衍抱住霍慕沉大腿,又委屈又幽怨的道。

你們夫妻,好欺負人的……

“嗬嗬,我老婆坑你,還是你故意把得獎作品公佈出兩幅?”霍慕沉陰厲詭暗的聲音從頭頂冷冷的砸了下來,如同從地獄裡舀來的一瓢水從陸子衍頭頂潑了下來。

陸子衍脊骨竄起一陣陣涼意,驚悚得連他自己都覺得根根毛孔都豎了起來,抖著顫抖的嘴唇,就是半個字吐不出來。

“……”

霍慕沉一雙陰鶩犀利的雙眸落在他身上,那張俊美的臉陰翳得好似快滴出冷水來。

陸子衍倒抽一口冷氣,也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做過分了。

一隻腳朝後下意識挪了一小步。

頭一次因為算計一個人而慫得想要落荒而逃。

但他冇有逃,不是他不想,而是被霍慕沉雙眸鎖住,無處可去。

“三哥,這件事情是我錯,我承認我有私心,存在算計宋辭,就想看宋辭會不會努力,但是後來宋嫣然做的汙衊抄襲以及爆料三嫂學曆造假,這和我真沒關係。

我也冇想到她會狗急跳牆,胡亂咬人。

三哥這件事情我保證處理得乾乾淨淨,回頭我再親自到三嫂麵前負荊請罪!”

陸子衍舉著三個手指頭,做出一副‘改過自新’的模樣。

霍慕沉眉心蹙起,見他半跪在麵前,唇角抽了抽,“這件事情算了,彆讓她知道,她既然是匿名,就是不想讓彆人知道她的身份。”

末了,他又道:“冇有下次。”

說完,男人眼眸掠過一抹柔和,指尖摸著鑽戒,唇角勾起一抹寵溺弧度。

他的小辭,好像真的長大了。

總是讓人那麼驚喜。

他真是要感謝唐姨,是怎麼生出來這樣誘人的人兒?

“好好好,一定冇有下次,我現在就去找三嫂賠罪。”陸子衍一張俊臉寫滿愧疚,轉頭就要去給宋辭打電話,電話很快就通了。

從對麵傳過來一道輕柔的聲音,就更讓陸子衍愧疚心大發。

他這是什麼混蛋啊,三嫂那麼好,他一個大老爺們還欺負一個小姑娘!

“……三嫂,我……”

宋辭接到陸子衍電話時,眼眸裡閃過一抹錯愕。

顯然氣氛不對。

但宋辭又不蠢,陸子衍肯定是知道了什麼,要不然平常給她打電話,都是‘我是大爺’的口吻來說!

要不然就是擺出正宮皇後的氣場,好似宋辭纔是那個得寵的妖妃似的。

“陸副總,你今天的嘴巴是被人咬了麼?”宋辭把大學裡的設計圖全都整理回去,她一邊看著網上顛覆性的評論,一邊故意調侃著陸子衍:“怎麼打了電話不說呢?”

“……”陸子衍牙根癢癢,故意的故意的,絕對和三哥一樣,故意欺負人的!

“陸副總,我最近剛好要鍛鍊,缺一個腦袋,不如你把你的腦袋送給我吧。”宋辭佯裝聽不懂,故意嘲諷出口,言語裡可以聽出絲絲調侃聲。

陸子衍被懟得啞口無言,又被宋辭睜眼說瞎話的能耐氣得麵色青白交加,腦海中靈光一現,決定也裝聾作啞:“這可不是我要打電話,是三哥,他太想你了,不好意思打電話給你,我就順便替他打電話了。”

他餘光剛好掃到霍慕沉朝他走來,立即堵住話筒,笑嘻嘻道:“三哥,我剛纔給三嫂道歉了,但是她說特彆想你,特彆想見你,就想聽聽你的聲音……”

說完,他就把手機往霍慕沉手中一塞,逃之夭夭。

但願三哥知道真相後,可以看在他當月老的份兒上,放他一馬!

霍慕沉睨著陸子衍的目光冷笑,隨即接起電話,開嗓,低沉黯啞的聲音順著喉嚨溢到對麵:“想我了?”

宋辭渾身酥麻了下,感覺自己的耳朵都要懷孕了。

“冇有。”

宋辭口是心非的說道,臉頰卻紅撲撲的。

“裝,繼續裝!”

霍慕沉心尖一動,聲音裡都透露出男人濃烈的荷爾蒙氣息,深深包裹住宋辭:“委屈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