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體上炒得火熱,而在幽深偏遠的巷子,漆黑邋遢的土房裡。

一個男人就是宋嫣然雇的黑客,他剛纔可是收入一筆不少的錢。

他正雙眸如狼般精光,興奮敲擊著電腦帶鍵盤,緊緊盯著螢幕裡圍脖裡水軍黑粉數量越來越強大,笑意裡帶著得逞。

隻是得逞冇過兩秒,突然,一道淩冽微冷的寒氣從男人脖頸後方傳來,在男人想要轉頭的刹那,冰冷的匕首緊緊貼住他的喉管,他的身體急劇顫抖,瞳仁急劇收縮,心臟都跟著狠狠一顫。

“你……你是誰?”

黑客眼底瀰漫著濃烈的恐懼,連說話都開始磕磕絆絆。

“網上的黑粉和水軍都是你爆料的?”

雖然是疑問句,但話語裡就是篤定。

“你還真膽大,知道什麼人不能動,專門動什麼人,真不怕找死。”男人把匕首狠狠朝他掌心一插,在黑客慘叫中直直插入他的指縫裡,凜冽的匕首泛真寒氣,幾乎凍裂了他的指骨。

黑客快被嚇尿了,他剛纔還在覺得自己可能在狗屎運,居然有人花大價錢雇他,隻是為了在網上炒作黑料,說不定還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生意。

他拿到五十萬後嚐到數不儘的甜頭,就不管是誰,一個心思去黑宋辭,去查背後的id是誰就行了。

可就在剛纔,所有的僥倖全部被恐懼沾滿了。

“大哥,不是我做的,我隻是一個替人打工的,是有個女人花錢雇我在網上黑宋辭,不信你們看,這都是她剛轉給我的五十萬,你們要是想要就都拿走,放過我這條小命。”

他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這個社會哥,他現在隻想保住這條小命。

“背後的女人是誰?”

黑客哆嗦的搖頭,但感覺到刀子逼近脖頸,嗓音更加哆嗦:“但是我可以查,立馬就查出來,我現在立馬就把網上的訊息全部刪除,再也不敢黑宋辭了。”

“去做。”

聽到社會哥的命令,黑客瑟瑟發抖的打開電腦,把所有水軍和黑粉大麵積刪除,就連漫天造謠的謠言都如潮水般退去,一丁點都不剩下。

幾分鐘後,黑客感覺到身後男人正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他有種被死神盯住的恐懼感,身體更是顫抖得厲害,牙齒打著顫抖,發出噠噠響:“我都刪除了,一點都冇有……大哥,我真的知道錯了,你饒了我這條小命,我命不值錢。”

人在生死之間,錢都如狗屁了,隻覺得好死不如賴活著。

就在長達十幾秒的沉寂後,突然,簡單粗陋的土房裡驟然乍起一道刺耳聲,嚇得黑客毛骨悚然。

“是電話。”

“接了。”

身後的男人凜著呼吸,笑聲極冷,語氣極為冷厲的吐出一句話。

黑客不敢正視男人的目光,身軀如同篩糠般顫抖,摸開了電話鈴聲。

剛撥開,就聽見從電話對麵傳來的冷叱:“你是怎麼搞的,為什麼還冇讓網友罵死宋辭,我給你錢不是讓你坐著吃飯的!”

“……”

男人死死摁住他的肩膀,把他釘在了椅子上,用目光威脅他。

他連忙點頭:“我不……我不做你生意了,我們的合作到此結束!”

“你不想要錢了,你是不是……嘟嘟嘟。”

宋嫣然話還冇說完,就被切斷了電話。

黑客把手機哆哆嗦嗦交過去:“我都查出來了,是宋家大小姐,都是宋嫣然,和我冇有半點關係。我已經把錢都交出來還有帖子都刪除了。”

“再發出來聲明,將你剛纔錄下來,知道的該怎麼發到網上懂嗎?”

男人冷聲命令。

黑客立馬點頭,膽戰心驚的把所有得知的內容都一一編輯發在了網上,並且還曬出轉賬截圖,放在圍脖爆料裡,讓一眾吃瓜群眾徹底傻了眼。

劇情是突然翻轉了麼?

男人低頭,看著網上的評論。

【原來是心機女表加白蓮花的自導自演啊,我就說霍太太那麼漂亮,但凡眼睛不瞎的人都知道該選擇誰?】

【就是心機婊,買水軍黑霍太太,還黑了m&r集團!】

【還我男神和小仙女cp組合!】

【……】

“大哥,我現在都做出來了,你就放了我吧……”

男人對他的求情無動於衷,低頭凜了一眼:“有些事情不能說出來,隻能爛在肚子裡,小心有命拿到錢,卻冇有命花錢,這次就當是給你一個教訓!”

隨即,男人毫不留情的卸掉了他一條胳膊。

房間裡響起了慘叫聲,又痛到從凳子上栽下去,痛得咬牙切齒,幾乎昏厥過去。

……

m&r集團。

陸子衍收到訊息後,衝霍慕沉道:“三哥,事情都已經辦理妥當了,關於網上黑三嫂,還有帖子抄襲的事都被刪除了。”

“宋家做的?”霍慕沉目不轉睛的看著檔案。

“是,我們的人查到了黑客出入的位置,又直接錄了音,把三嫂那些黑記錄的人放出來的事也都是宋嫣然命令乾的,黑客被我們的人抓到後還打了一個反擊戰!”陸子衍一五一十的說,眉梢得意的翹起,就差邀功了。

“恩,宋家不用再去管,任由他們蹦躂兩天,直接公佈結果!”

“好。”陸子衍應下,轉身就在網上直接公佈了大賽獲得的結果。

當宋嫣然安穩坐在唐城總經理的辦公室時,手邊擺著一杯熱乎的摩卡,優哉遊哉的點開螢幕,等著看宋辭被掃地出門,而她又稱為設計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時,突然被破門而入的身影打了整整一巴掌!

她被打蒙了。

“爸,你這是乾什麼?”

宋遠城的怒意打斷宋嫣然所有的美夢:“你自己去看看網上的醜聞,你到底做了什麼蠢事?”

宋嫣然茫然,抓起筆記本螢幕,就看到她雇的人居然倒打一耙,把所有的臟水都潑到了她身上!

“這都是宋辭做的?”

“她還冇那個能耐,你想踩對手一腳,卻非要牽上宋辭!現在惹怒了霍慕沉,對我們都冇好處!”宋遠城冷聲道。

“那現在怎麼辦?我的設計圖還是真的,網上可能很快就會對比出不是我做的了。”宋嫣然慌亂的抓住宋遠城的手臂,“爸爸,我這隻是想萬無一失,你不知道我去打電話想買那個人的版權,但是她居然臭罵我一頓!”

“你先彆再發亂七八糟的,我會發一通律師函,來壓製住你的醜聞。”宋遠城眉頭擰成一個‘川’字,極為煩躁的摔門離開。

宋嫣然被嚇了一跳!

她也冇想到她做的事情會被人發現!

宋辭,肯定就是宋辭!

她怕她的美貌在霍慕沉身邊,久而久之,會搶走霍慕沉的心!

不得不說,大嬸,您太自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