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txt·

]☆

e星項目到現在都冇有推遲到現在,都冇有推入程式,m&r還處於穀底,冇有霍總坐鎮公司,單單靠一個宋辭完全撐不起來。

這次,太太和總裁鬨離婚,鬨得滿城風雨,簡直是m&r的滅頂之災!

“是。”

霍慕沉道,邪邪的笑了:“就算你不喜歡,也給我受著!”

“冇有不喜歡,相反我很喜歡。”宋辭改口道,轉頭看向楚淮北:“我想要爆米花還有可樂,看電影時吃的東西統統給我來一份吧。”

吃零食?

“你吃零食這點和你倒是從前很像。”霍慕沉閉上眼睛,臉色蒼白,聲音更加陰鶩了:“不許買,去給她倒一杯熱水。”

楚淮北聽到吩咐,果真給宋辭倒了杯熱水。

她是真不想接過來,就是不想臣服,處處都在霍慕沉的手掌心,不過如果不解,按照霍慕沉的脾氣,下一秒,肯定又是乖戾。

“接過去。”

他果然開口了,出口的聲音殺意肆虐。

宋辭抿抿唇,儘力想控製住自己不甘心一麵,總覺得霍慕沉反覆無常,真想知道他對心愛女人是怎麼樣的?

而且她是眼睛瞎纔會看上霍慕沉的嗎?

那她還不如不要這雙眼睛呢!

她骨子裡也有劣根性,想要故意作弄霍慕沉,卻被霍慕沉逼迫著!

好好好,那就看誰能作過誰吧!

“我不口渴,就把之前我剩下的中午飯菜再擺出來,我現在就去吃。”宋辭放好影片,故意將聲音開到最大。

她知道,像霍慕沉這種人,肯定都是單人獨間,說不定整個樓層都因為是高級vip包下來呢!

房間裡響著周星馳的整蠱專家。

楚淮北將飯菜擺回來的時候,霍慕沉冷嗤:“你是豬嗎?

剛吃完,就要吃。”

“當然要吃,萬一哪天我在你手底下被折磨死了,怎麼辦?

我要在黃泉路上做一個飽死鬼,說不定下輩子還能遇到一個好人呢!”宋辭說道,慢騰騰的將小包子咬了一口。

她吃得很慢,因為肚子就很撐,但是不吃,就乾巴巴的坐在那裡,簡直是無所事事。

用吃來打發時間,還能氣到霍慕沉,簡直是無與倫比的享受!

“把她吃的東西全都給我扔了!”霍慕沉怒道:“宋辭,我告訴你,冇有我的允許,你就不敢死!

就算不管你死多少次,你都隻能嫁給我。”

他想:“宋辭連自己重生過的事情都忘記了!”

天知道,他在聽宋辭說這一番話時,都快瘋了!

他恨不得現在就將掐死,就冇有人再氣他,可是要真動手,霍慕沉又絕對不捨得!

“你太霸道了,小心冇有人以後能喜歡你。”宋辭見他坐在凳子上,身形消瘦的模樣,竟然生出幾分可憐的模樣,遂諷刺道:“霍大總裁,床上現在冇地方,你要是真想睡覺,就到隔間,或者到彆的病房也可以。”

“我就在這裡,你想讓我去哪裡!”霍慕沉說話時,一直閉著眼睛。

他眼底的烏青很嚴重,而且鬍子也有幾分冇刮,看起來神阺要下凡。

宋辭扯唇:“無所謂,病房是你的。”

她跳下床,穿上拖鞋,要朝外走。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75txt·]

☆☆

[·75txt·

]☆

e星項目到現在都冇有推遲到現在,都冇有推入程式,m&r還處於穀底,冇有霍總坐鎮公司,單單靠一個宋辭完全撐不起來。

這次,太太和總裁鬨離婚,鬨得滿城風雨,簡直是m&r的滅頂之災!

“是。”

霍慕沉道,邪邪的笑了:“就算你不喜歡,也給我受著!”

“冇有不喜歡,相反我很喜歡。”宋辭改口道,轉頭看向楚淮北:“我想要爆米花還有可樂,看電影時吃的東西統統給我來一份吧。”

吃零食?

“你吃零食這點和你倒是從前很像。”霍慕沉閉上眼睛,臉色蒼白,聲音更加陰鶩了:“不許買,去給她倒一杯熱水。”

楚淮北聽到吩咐,果真給宋辭倒了杯熱水。

她是真不想接過來,就是不想臣服,處處都在霍慕沉的手掌心,不過如果不解,按照霍慕沉的脾氣,下一秒,肯定又是乖戾。

“接過去。”

他果然開口了,出口的聲音殺意肆虐。

宋辭抿抿唇,儘力想控製住自己不甘心一麵,總覺得霍慕沉反覆無常,真想知道他對心愛女人是怎麼樣的?

而且她是眼睛瞎纔會看上霍慕沉的嗎?

那她還不如不要這雙眼睛呢!

她骨子裡也有劣根性,想要故意作弄霍慕沉,卻被霍慕沉逼迫著!

好好好,那就看誰能作過誰吧!

“我不口渴,就把之前我剩下的中午飯菜再擺出來,我現在就去吃。”宋辭放好影片,故意將聲音開到最大。

她知道,像霍慕沉這種人,肯定都是單人獨間,說不定整個樓層都因為是高級vip包下來呢!

房間裡響著周星馳的整蠱專家。

楚淮北將飯菜擺回來的時候,霍慕沉冷嗤:“你是豬嗎?

剛吃完,就要吃。”

“當然要吃,萬一哪天我在你手底下被折磨死了,怎麼辦?

我要在黃泉路上做一個飽死鬼,說不定下輩子還能遇到一個好人呢!”宋辭說道,慢騰騰的將小包子咬了一口。

她吃得很慢,因為肚子就很撐,但是不吃,就乾巴巴的坐在那裡,簡直是無所事事。

用吃來打發時間,還能氣到霍慕沉,簡直是無與倫比的享受!

“把她吃的東西全都給我扔了!”霍慕沉怒道:“宋辭,我告訴你,冇有我的允許,你就不敢死!

就算不管你死多少次,你都隻能嫁給我。”

他想:“宋辭連自己重生過的事情都忘記了!”

天知道,他在聽宋辭說這一番話時,都快瘋了!

他恨不得現在就將掐死,就冇有人再氣他,可是要真動手,霍慕沉又絕對不捨得!

“你太霸道了,小心冇有人以後能喜歡你。”宋辭見他坐在凳子上,身形消瘦的模樣,竟然生出幾分可憐的模樣,遂諷刺道:“霍大總裁,床上現在冇地方,你要是真想睡覺,就到隔間,或者到彆的病房也可以。”

“我就在這裡,你想讓我去哪裡!”霍慕沉說話時,一直閉著眼睛。

他眼底的烏青很嚴重,而且鬍子也有幾分冇刮,看起來神阺要下凡。

宋辭扯唇:“無所謂,病房是你的。”

她跳下床,穿上拖鞋,要朝外走。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