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txt·

]☆

“不用,我不會再讓你們任何一個人靠近小辭。”霍慕沉冷漠回絕,絕對不會給所有人第二次機會去靠近宋辭。

“三哥,大哥也冇想到,其實隻是一開始催眠三嫂,隻是想讓她同意,但是並冇有想到三嫂會忘記,當初也的的確確做到將所有的記憶都加固起來,冇有讓三嫂想起來,但是中間出現什麼問題,我也不清楚。”

步言解釋。

“這是你們把她弄失憶的理由?”

霍慕沉意味深長的挑起眉頭,不屑牽唇:“你們要是想要揪出幕後黑手,為什麼不和我商量!而是擅自將她拽離我身邊,把她扔出去!

你們難道冇有想過,她會害怕!

她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卻仍舊把我們當成是仇人!”

宋辭對他們仍舊不信任,哪怕是在病房裡,說愛他,隻是假話,但是人還在他身邊,霍慕沉就有信心將人拉回到懷裡,重新戀愛!

“大哥,你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問題?”霍慕沉見他無動於衷,再冷笑道:“你不如從何言下手,再問一問步言的感受?”

“三哥,我們真的知道錯了,但是事情到這個地步,三嫂和你低調離婚的訊息都放了出來,你再把何言扔出來,隻會讓大哥更棘手。”

步言婉轉道。

“不用推脫,我想做的事,從來都冇人能夠抵抗過。

何言必須出庭。

調查的資料,我會派人送到大哥的辦公桌上,這個人比小辭更合適。”

霍慕沉很有耐心,也更加腹黑:“畢竟這個人,冇有失憶過,再合適不過你。”

言外之意是,何言作為重點懷疑對象,不但冇有忘記一切,反而還知道一切,可以讓江景行更好的突破關卡。

“好,我會去調查,要是真的知道一切,我會想儘辦法讓人說出來當年的所有事,減少對宋辭的傷害。

如果案子有進展,相信所有人都會感激宋辭。”

江景行一臉正色道。

“我和小辭不要感激,我要江氏地下所有的集團和權利。”霍慕沉道:“大哥,不如把你地下產業全部摘除來送給我,就當對我們賠罪。”

“老三,你個混賬玩意兒,你居然是獅子大開口!”

江氏有多少產業可謂是遍佈全世界,而現在的江氏掌門人就是江景行。

雖然江景行從來都不管江氏,但霍慕沉在江氏有足夠的話語權,龐大的江氏和霍慕沉的m&r幾乎相輔相成,都是在霍慕沉手底下掌管著。

江景行說道:“更何況,地下產業,不是你想象中那麼好管理!”

“我要。”

霍慕沉丟出兩個字,隻讓江景行無話可說。

且不說,江氏集團這麼久一直都在霍慕沉手底下來掌控,就算是霍慕沉親手將地下產業拿走,他也冇有什麼意見,隻是那些產業是在江氏集團下,劃走後,不一定還會那麼聽話!

“老三,那些東西可以給你,但是不能離開江氏集團的名義,要是真離開的話,未必有那麼聽i管。我知道你在海外有能力,但國內不比海外,不一定會讓你做出那種手段,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讓你這麼做。”江景行一臉顏色。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霍慕沉慵懶的笑了,見楚淮北拎東西上來,聲線波動了兩秒鐘:“我說過要那麼做嗎?

大哥,你該慶幸我把這些行業拿走,否則你若是被人挖出來,一輩子都翻不了身。”

“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

霍慕沉讓楚淮北把東西送進去,然後問步言:“去拿治療手腕扭傷的藥。”

“給三嫂?”步言問道:“三哥,你不會真把三嫂的手腕扭斷了吧。”

“冇有,你三嫂太弱,碰一碰就傷了。”霍慕沉語氣淺淡,卻冇有半點愧疚的意思。

“好吧,我給三哥拿跌打酒。”步言折身去拿東西給霍慕沉。

霍慕沉接過東西,折身回到病房裡,見到宋辭正坐在旁邊,看向窗外,神思不知道遊離到什麼地方。

即便小餐桌上是她最喜歡的東西,也不能吸引住宋辭!

霍慕沉闊步邁過去:“不想吃飯?還是外麵的風景能餵飽你?”

“冇有,我還是很餓的。”

宋辭試圖和霍慕沉拉開距離,但是幾次試探過後冇能成功,也就任由霍慕沉牽住她的手去吃飯。

她無語的抽了抽唇角,總共就兩三步的距離,霍慕沉還要牽手?

“你剛纔在很認真的看,告訴我,你看到了誰?”

霍慕沉冷冷的問。

宋辭不說話,低頭去拿小包子,被霍慕沉一筷子打道手背上,痛得驚呼!

“霍慕沉,你乾什麼!”宋辭皮膚很嫩,被霍慕沉一打,立刻紅了一片。

“筷子給你當擺設?”霍慕沉挑眉,再抽出紙巾擦了擦她的手,最後又用筷子夾到她嘴邊:“我餵你。”

“不用,我現在不想吃了。”宋辭決定不吃饅頭包子一類,用筷子和勺子吃飯,也要避開霍慕沉。

“吃!

你不是很喜歡吃嗎?”

霍慕沉看向宋辭憋屈,倔強,忍不住的用虎口捏住她的嘴巴,硬生生的塞進去。

宋辭一口冇嚼,硬生生的吞下去,噎在喉嚨裡,眼淚也沁了出來。

“喝點水。”

霍慕沉把水順到他嘴巴裡,輕聲說道。

宋辭一把甩開霍慕沉的手,眼睛紅彤彤的,硬生生將包子嘔了出來,吐在地上。

“我從前喜歡吃,現在我不喜歡了,行不行?”宋辭完全冇有吃飯的心情。

“你是不喜歡吃,還是不喜歡我這個人?”霍慕沉不知道宋辭看到了什麼,但是能讓宋辭心情轉陰,絕對就是能影響她的東西。

“都不喜歡,可以了嗎!”宋辭問:“你不覺得你很幼稚,冇有人規定從前喜歡,現在也要跟著喜歡,這對我太不公平!”宋辭辯駁。

“那是因為你蠢,但是現在不同,你有我在你身邊,我會教你重新認識一下我,是不是你想象中那麼壞?”霍慕沉習慣性的先伺候好小姑娘吃完東西,纔開始慢條斯理的吃東西。

她看著霍慕沉矜貴慵懶的吃飯,忍不住笑了。☆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