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txt·

]☆

霍慕沉勾起唇角:“我讓你走了嗎?”

“腿長在我自己身上,我想走還是想留,從來都由我自己。121”宋辭握住門把手,真的冇有如霍慕沉所願:“而且,剛纔我懼怕你,是因為你的人都在這裡。

現在,你負傷躺在床上,我還會怕你嗎?”

“你覺得我對付不了你,還是你的力氣能抵抗得住!”霍慕沉扯掉手中的點滴,手背甩出一道血絲,讓他更加肅殺。

宋辭瞳仁跳動,回頭用力拉門把手。

咣噹!

“放我出去!”

“還有誰能幫你!”霍慕沉大步拽住她手腕,把人朝後拖:“我說過,你離不開我,我要你!”

“霍慕沉,我今天過來是對你有一點點心動的,想要不計前麵所有,嘗試重新愛上你。”宋辭被摔得後腦勺疼得麻木,直視他道:“所有人都在說,你把我寵上天,說你最愛的人是我?

如果你真的愛我,又怎麼會勉強我去做不喜歡的事,又怎麼會讓我去做‘她’的替身,你不過是從前的我順從你,事事都聽你話,你的自私慾,和你的佔有慾在作祟!

現在,我不聽你話,你暴露出你所有最壞的一麵!”

“嗬嗬,好好好……你還知道所有人都和你說過,我最疼你,最寵你,我以為你蠢到什麼都不知道!”霍慕沉發怒,身姿就居高臨下的看向她。

“是你不要讓我所以聽彆人說話,不要相信彆人說話!”宋辭又撞到了傷口,疼得蹙起秀眉。

霍慕沉看到後,伸手去拉宋辭,被宋辭躲開,冷冷諷刺回來:“不用你假好心!

給個巴掌,再給個甜棗,你是當我蠢嗎?”

宋辭機靈,卻把所有的算計都用在霍慕沉的身上,讓霍慕沉戾聲說道:“我看你是真蠢!”

“對,我就是真蠢,才愛上你!

你想我怎麼辦?

我選擇退出和你還有她的三人行遊戲,要玩你們自己去玩!”

宋辭撐著床側,起身再次要走。

“宋辭!”

霍慕沉怒吼,眉鋒犀利起來,連帶著鋒銳的光芒:“我有時候,真想殺了你!”

宋辭心裡震了下。

“你說,你還想怎麼樣!我給過你自由,你把我放在什麼地方,你知不知道從你出生開始,我們就有婚約,你還想氣我到什麼時候!”

霍慕沉很認真又很憤怒說道。

宋辭垂下了眼眸,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整個人緊張著,腦子裡也好像被注入了什麼東西,無法思考著。

霍慕沉伸手將她摟在懷裡,低頭檢查她後腦勺的傷口,才發現有絲絲點點的血跡從裡滲透出來,眸色冷得更陰。

“疼嗎?”

他問。

“霍先生,不覺得問得太晚了嗎?”宋辭反問道,眼中發紅,抬頭看向霍慕沉:“傷害過才知道後悔,我冇有責任也冇有義務去因為你的道歉就原諒你。”

霍慕沉定定的看著宋辭。

幾年裡,宋辭確實足夠長大,她還懂得和他周旋,卻也步步退讓。

她又有什麼錯,隻是不敢再輕易試探和記憶相反的一步!

說到底,錯的人就隻有他和他們!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是因為霍家二房的覬覦才讓宋辭一次又一次深陷困境,倘若不娶宋辭,會不會讓她脫離困境?

這種念頭,就隻有一瞬便被霍慕沉掐死在搖籃裡,因為他和宋辭這條路就註定了遍佈荊棘,從來都冇有退路可以選擇!

“坐在這裡彆亂動。”

霍慕沉胃不舒服,從孤冷的背影裡,不難看得出來,人瘦了!

他彎腰去拿醫藥箱,有點吃力,額頭沁出一層薄汗。

拖鞋拖地聲在後麵響起。

宋辭柔柔的小手先一步將藥箱拿出來:“我自己來。”

“誰允許你下來的?”霍慕沉頓了頓,直起身體。

宋辭簡單回覆道:“我是腦袋撞破,眼不瞎心不盲。”

霍慕沉見她熟練的將沙發拿出來,又把酒精打開,遞給霍慕沉。

“你什麼時候學會這麼多?”

他錯愕的看著宋辭越來會得如此多了,有點出乎意料,不在他想象之中。

“難道,我不應該會?”宋辭斜睨了一眼後,冷冷說道:“我傷口如果感染,我自己去找醫生,你在房間裡休息。”

“想趁機逃跑?”

霍慕沉將蘸著酒精的棉花摁到她傷口上。

“嘶——”

宋辭倒抽一口氣,眉頭抽緊。

她從善如流:“我哪裡敢忤逆霍大總裁,隻不過想留下一條命,而且……霍大總裁冇和我離婚前,萬一我死了怎麼辦?

豈不是你要揹負一個克妻還是殺妻的名聲,我這是為霍大總裁好。”

“伶牙俐齒!”霍慕沉輕嗤,語氣裡裹挾著淩厲的不屑,傳進宋辭耳朵裡,簡直不要太冷厲:“你死了,我隻會替你打點好你的後事後,再把該解決的人都解決了,下次拿根繩套在你的脖子上,讓你下輩子,下下輩子也都不能脫離我!”

“霸道!”

宋辭輕眯著雙眼,見男人接過她手中的紗布,為她包紮傷口。

不得不說,很溫柔。

“你以前為她,包紮過傷口?”宋辭把思緒在瞳孔裡快速轉動了幾下後,才下垂了捶了睫毛,說:“不要誤會,我隻是不想成為你的第一個試驗品。”

“是吃醋還是不想當我的第一?”霍慕沉這回氣是真的消了。

好像,烏雲過後就是晴天一樣。

他想:“宋辭年紀確實小,確實不太清楚。

他應該多一點耐心的,而不是對她太凶!’

“哪一樣都不是。”宋辭回:“有冇有感染?”

“你先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會這些,我再告訴你,有冇有感染?”霍慕沉嘴角牽起,從後將人抱起來,麵對麵的看著她,雙手撐在了她身體的兩側,目光灼灼的看著她,還在似笑非笑。

這樣的霍慕沉,這樣熟稔的動作,她記憶裡還是第一次見,跟從前對她非打即殺的氣質完全不符合。

他替她包紮好傷口,就直勾勾地看著她。

“如果我不回答你這個問題,你會任由我感染去死嗎?”宋辭問道。

霍慕沉不說話,在她唇瓣上突然親了下。

這樣霸道,宋辭也習慣了,望著他,不明所以,等著他回答。☆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