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突然將宋辭推倒地上。

猝不及防的,她手後肘連帶著後腦勺撞到了玻璃門。

霍慕沉冇有管,站起來,拍了拍被皺的襯衫,氣場也一下子隨著他的強大而發生了改變,眼神也冷冽了起來,居高臨下的蔑視宋辭:“有,很多。”

他微微勾唇,眼裡斥滿諷刺,轉身邁開長腿朝外走去:“你不過是最不識抬舉的女人!”

宋辭被撞都頭暈目眩,冷冷道:“既然我最不識抬舉,你想要什麼,拿走後就放我走。”

“做夢。”

霍慕沉菲薄的唇冷冷挑起,抓起檀木桌上的手機朝外走。

門口楚淮北見男人怒氣沖沖走出來,不由得低頭:“霍總,您……還有高層會議,所有人都在等您。”

“推掉,全部!”

霍慕沉扭了扭脖頸,骨節一用力就將脖頸上的領帶硬生生扯了下來,扔到地上,鋥亮的皮鞋踩在黑色的領帶上,從vip專用電梯走出去!

楚淮北和高層都木訥的看著霍慕沉離開。

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霍總向來最寵太太,頭一次丟下太太,獨自出去還是第一次!

而宋辭躺在冰冷的地麵上,任由冷颼颼的風刺痛她的皮肉。

她心口被挖去了一角,疼的淚流滿麵。

晶瑩的淚珠成串了線的珠子,宋辭腦袋又疼又震,身體小小的蜷縮起來。

隻剩下她一個人。

她不好受,霍慕沉更不好受!

他拉開駕駛座的門上,人跌到駕駛座上,抽出紙巾,捂住喉嚨。

“咳咳咳……”

一陣猛咳,潔白的紙巾被血珠灑開,氤氳在漆黑的眼眸裡。

他冷冷戲諷,撥通了步言還有江景行的電話:“1986,我定了包廂。”

“大白天去喝酒?”

“老六去嗎?”

修長的指骨玩轉著鷹頭打火機,‘啪嗒’一聲,薄唇邊的煙升起強人的煙霧,灌到他被千刀萬割的肺腑裡,他心才勉強好受了點。

他回:“老六加班。”

“正好,喬老二帶著年墨也跟著過來,兄弟們也一起聚一聚,看看想辦法能讓你的m&r起死回生。”

江景行剛回來,聽到m&r要破產,於心不忍,想著把兄弟們都聚齊了,還有商量下,怎麼讓霍慕沉和宋辭離婚的事!

“好。”

霍慕沉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他單手捏著煙,一一腳踩著油門,嗖地一聲,邁巴赫就上路了。

霍慕沉匆匆趕到1986,直奔專用包廂。

昏黃曖昧的長廊下,讓人浮想聯翩。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喉嚨處鈕釦被一顆又一顆鈕釦,敞到鎖骨兩側的男人慵慵懶懶的坐在金色沙發裡,襯托得他整個人異常邪魅。

總經理過去,頷首問:“霍少,請問您有什麼吩咐?”

這位爺,在圈內有名難伺候的主子!

“1986以女人出色,不是?”

男人聞言,懶懶的挑起眼眸,勾起邪邪的笑容。

這笑容,讓人恐慌。

總經理猜不透,要知道全華城都知道霍慕沉多寵他老婆,碰不得,說不得,想就更想不得了!

“是。”

他戰戰兢兢的回答。

“叫幾個姿色好的,我不喜歡用二手貨,懂?”霍慕沉嘴邊的煙散著濃濃的菸絲氣息,兩條大長腿,搭在茶幾邊。

總經理一聽,眼睛都亮了,立即點頭:“明白明白,霍少,我一定給您找的都是1986姿色最上乘,最好的公主。”

“嗯,滾吧。”

霍慕沉擺擺手。

總經理一回去,就把1986裡最好看,剛來的幾個最乾淨,還冇有被客人碰過,占過便宜的公主叫過來。

其他公主擰起眉頭:“這是什麼事?”

“你還不知道,霍少要點公主陪酒,這不是一步登天的好機會?”

“哪個霍少?”

“在華城還能有哪個霍少,就隻有一個霍少。”

“你說的不會是霍慕沉吧!他不是最愛他老婆宋辭嗎?”

“現在哪個男人冇有幾個女人,像霍少這樣高高在上的男人,女人都仰慕,但是要讓霍少每天隻麵對一個女人,就算宋辭美得再和天仙一樣,還不是一樣,有一天會被當成黃臉婆!

我們1986當然就是他們找刺激,而且宋辭也不過是高攀霍慕沉而已!”

“真可惜,早知道我就不配那些個客人了。”

兩個公主議論著,但霍少出來1986同時找好幾個女人陪的訊息,是徹徹底底傳了出去!

宋辭失寵,外加上照片,也是鐵定的事實!

總經理在幾百個公主裡來回挑選,而那些個女人個個都翹首以盼,就特彆希望能高攀上霍慕沉的大腿,離開1986,說不定能和宋辭平分秋色,將來是誰當霍太太還不一定呢!

總經理精挑細選後,才帶著八個公主到樓上的頂級vip包廂。

公主個個都恨不得露出自己最性感,最清純,最妖嬈,最嫵媚的……一麵!

她們一字排開站在冷厲陰森的男人麵前,每個麵色紅潤,含羞帶怯,恨不得立馬撲上去!

“霍少,人帶來了。”

總經理道。

霍慕沉雙指一捏,菸頭被死死摁滅在菸灰缸裡,懶懶掀起眼眸:“會勾引人嗎?”

眾人一怔:“……”

其中一個身材火爆,前凸後翹的女人走出來,跪在茶幾邊,貼心倒上紅酒:“霍少,我來服侍您。”

她端起紅酒杯,伺候到男人唇邊:“霍少,您請喝酒。”

她近距離看著男人英俊的五官,心臟跳動得更厲害。

其他人都忿忿的看著這一幕,暗恨暗罵:“他們為什麼就冇有得到這樣的機會!”

“你不錯。”

霍慕沉低冷沉沉的誇讚,讓女人受寵若驚,恨不得下一秒就要飛上枝頭當霍太太。

“霍少,那您還有滿意的嗎?”總經理試探問,畢竟霍慕沉第一次點女人。

“都留下,照著這個樣子,懂?”

霍慕沉扯起唇角,對離他最近的女人命令:“坐到我身邊來。”

“是,霍少。”

女人嬌俏嫵媚,正要坐到霍慕沉懷裡,門口傳來一聲怒吼:“老三,你個混賬玩意兒,你乾什麼呢?”

女人被嚇得直接跌做到地上,手中的紅酒杯也一傾,所有的紅酒都灑到霍慕沉的褲腿。-